第三百零四章 危机四伏

    四周四人刀剑齐上,陈非凡也不好意思就这样待在原地,只好硬着头皮游了过去。八??一中文网  S=S≤S≤.≤9XDS.COM

    那水蛇在水中这么一翻腾,所激起的浪花让人睁不开眼睛,而且那水珠打在人的脸上有些生疼。

    四人的刀剑依然徒劳,打在水蛇身上不痛不痒,虽然少了一个头,但是它凶猛的性格还在,一头一口,立马就咬死了水面上的其中三人,只剩下一人跟陈非凡还活着。

    活着的那人看着眼前的情况先是一愣,但紧接着把头往下一扎,迅钻入水中,打算从水下逃脱。可他也不想想,这水蛇在水中自然是它的天下,逃跑只能被看成是临死前的挣扎。

    陈非凡叹了一口气,弱肉强食,他也没有办法去救那人,因为那人早已游出一丈开外。不过,这样的距离对于水蛇来说,只是往前把头一伸的距离,一口咬住那人的双脚,然后使劲一拖,那人便在一种恐慌中胡乱挥剑,接近着便被拖入更深的水中,不知道是被咬死了还是溺水了,反正不一会儿就死了。

    四周没了人,倒是给了陈非凡一个机会,在水面上,他可不想随意用手指剑气,只能将体内的剑气传到幻影灵剑上。

    那条水蛇,除了其中一个头正在撕咬着刚才想逃命的那人外,另外两个头,则一个水上,一个水下,朝着陈非凡冲了过来。

    抬手一挥剑,那依附在灵剑上的紫红色剑气便飞了出去,迎向飞扑而来的蛇头;紧接着他往下一沉,现另一个蛇头也到了他的面前,已经张开了血盆大口。没有丝毫地犹豫,他将左手往前一指,一道紫色剑气直冲那蛇头。

    剑气和蛇头的度都很快,距离之近,使得两者根本就无法避让。顿时,血花和浪花迅混合在一起,然后又立刻四散开来。不要看陈非凡也已经知道结果,这个蛇头必死无疑。

    四个蛇头都杀死了,但是那躯体还在水中扭动,陈非凡抬头在水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再次潜入水中,左右双手同时朝着那躯体一指,两道紫红色剑气飞了出去,不一会儿,那水桶般粗壮的蛇身就被斩成了大小不一的四段,深红色的血也迅染红了这一片水域。

    这回看来是完全死掉了,陈非凡又多看了两眼,在确认无误之后,便浮出了水面。

    此时,沈涛和张量已经站在了桥上,很显然陈非凡是最后一个杀掉水蛇的。

    “果然自古英雄出少年啊!”张量看着水中的陈非凡感叹道。

    陈非凡只是朝他微微一笑,也没问他们究竟看见了自己那些,身子往上一纵,便离开了水面,重新回到了桥上。

    低头看去,整个水潭近三分之二的水面都被血水给染红了。这一战,四条水蛇全都死了,但各帮派的弟子也死了不少,人数比刚才少了将近三分之一,加上张量和沈涛所带的弟子,也不足百人。

    既然水潭已没了威胁,众人便安心走过竹桥,继续朝前进。但是,有些帮派已经开始打起了退堂鼓,纷纷掉头返回。这一下子又少了三十多个人,继续前进的只剩下六十多个人了。

    过了水潭,呈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条可以三人并肩行走的路,顺着这条路往前望去,要是没错的话,那便是通往山上的路,也就是众人必须要走的路。

    不管前方还会出现什么,既然选择了往前,那就没有退步的理由,这样的心态似乎感染了整个队伍,以致于行走途中,没有一个人出声讲话,顿时安静地可怕。

    沈涛和张量他们走在整个队伍的中间,而陈非凡和萧沐风被看成跟张量他们一起的人,所以也被安排在了队伍的中间。

    奇怪地是,过了竹桥一直往前,众人已经小心翼翼地走了小半个时辰,却迟迟没有危险生。

    这时,张量喊道:“大家都停一下。”

    走在最前面的虽然不知道张量是什么意思,但还是停止了脚步。

    “确实有些不对劲啊!”沈涛自言自语道。

    “你们看那座山。”张量指着不远处的山大声道。

    “都走了小半个时辰了,可那座山还是离我们那么远。”萧沐风刚把这话说出口,却不由地心中一惊。

    “难道是鬼打墙了?”陈非凡抬头看了看天空,现在是个好天气,没有乌云遮天,只有晴空万里。

    “我们应该是中了其它的机关。”萧沐风回答道。

    “看来确实如此!”陈非凡点了点头,看了看四周的情况,虽然没有什么事情生,但这一切有显得异常的诡异。

    “大家都过来,先聚到一起。”张量边说边走到道路一旁的草地上。

    “师傅!”谢豪和秦天保舆到了张量的身边。

    “你们俩一个到前一个到后,都给我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

    见自己的两个徒弟各自朝一边走去,张量再次高声道:“各位,稍安勿躁,请注意提防四周,别各自行动。”

    这话一出口,队伍中的其他人也不傻,知道有情况生了,但又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便开始各自议论起来。

    不一会儿,谢豪和秦天保则快步走了回来。

    “什么情况?”张量问道。

    “师父,前面没有什么,就只有一条路,似乎可以通到前面的山上。”秦天保道。

    “很奇怪,我还可以看见那水潭的树林,差不多在一里外。”谢豪皱眉道,“但是我们走了那么长时间,应该不可能看见它了。”

    听完两个徒弟的这些话,张量有些担忧,沉思了片刻,然后道:“看来这里很古怪,你们两个去告诉其他帮主一声,让他们都提高警惕,别掉以轻心,注意各自的脚下。”

    “是。”两人领命一走,张量便快来到沈涛的身旁。

    此刻的沈涛正蹲在地上,见张量走了过来,也没马上起身,而是开口道:“张庄主,这里危机四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