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汇聚一堂

    人一多,难免会慢些,到了第五天,众人才到达刀剑山。?八?一中文网?  S?S?S㈧.?9㈠X?D?S㈠.?COM

    此刻,铸器山庄门口的那条大路上,聚满了人,都来自各门各派。

    一见白弥道长他们,不认识的开始抬头打量着他们,而认识的则纷纷上前朝他们打着招呼。

    陈非凡和萧沐风以前来过铸器山庄,那次来的时候一直觉得铸器山庄门前的这条路很宽,但这次前来却现这条路就算再宽也依然挤满了人。

    众人走到大门面前,有一人从大门里面出来迎接,此人身材匀称,容貌也没身边的那几个粗犷,年约三四十岁。

    “白弥道长,南方十五帮盟的诸位兄弟们,一路辛苦了。”那人施礼道。

    白弥道长翻身下马,同样施礼道:“鲁兄弟,别来无恙。”

    乘着最前面的两人互相打招呼之际,陈非凡朝身旁的万勇问道:“前面跟白弥道长讲话的是何人。”

    万勇抬头朝前望了望,然后道:“那人是铸器山庄的大弟子鲁方。”

    只见鲁方笑脸一堆,朝白弥道长道:“道长,你看你们人多,我们山庄也不大。只好委屈你们那些兄弟住在外面了,至于吃喝,你们放心,我们山庄一定会照顾周到。”

    “这……”白弥道长面露难色。

    鲁方似乎不懂白弥道长为难什么,笑着道:“道长放心,你和其他几位帮主,当然是进山庄里面歇息。”

    白弥道长突然抱拳道:“多谢鲁兄弟的好意。不过,我们南方十五帮盟,是同进同退,我们这几个带头的也不例外。”

    “这……”这回轮到鲁方有些为难了。

    这时,站在白弥道长身后的蒋起道:“道长,你进去吧,我们几个帮主在外面就行了。要是一个人都不进去。一来是不给他们铸器山庄的面子,二来也不方便得到消息。”

    “蒋帮主说的在理。”另一边的白小楠也开口道。

    “几位,这是何必呢。”鲁方还想继续劝说。

    蒋起又再一次道:“不如这样吧,这次随我派来的有两位少侠,就让他俩替我们,跟白弥道长一起进去。白帮主,你觉得呢?”

    “你所指的是陈非凡和萧沐风?”这一同走了五天,白小楠自然是知道陈非凡他们兄弟两人。

    “正是。”蒋起点了点头。

    “我没意见。”

    “道长觉得呢?”蒋起再问。

    白弥道长哈哈一笑道:“那两位少侠跟我们也算有缘,看来只好如此了。”

    陈非凡和萧沐风跟万勇就在队伍的中间,此时正说着闲话,不想一小道士过来朝他们道:“陈少侠、萧少侠,师伯想请两位过去。”

    两人也没有多想,骑着马跟着面前的小道士往前走,等到了白弥道长面前,自然是下了马,朝着面前这几个人一一打了个招呼。

    见人都到齐了,鲁方一摆手道:“三位,请随我来。”

    “道长,这是……”陈非凡刚要问,被一旁的白弥道长摆手制止,只听他道:“陈少侠,一会儿进了里面,贫道自然会解释给你们听。”

    三人将各自的马交给身后之人,然后跟着鲁方进了大门。铸器山庄里面跟以前一样,几乎没什么变化,有变化的只是现在到处都站着人。

    往左走,在那片大大小小高低不齐的梯形平地里,鲁方为他们三人各自安排了一个房间,待他们三人将行李往各自房间里面一放,然后又带着他们继续往上。

    最后,四人来到一间厅堂面前,从外面的规模来看这间厅堂很大。四人进去,里面已经待了不少人,不下五六十人,那场面很是热闹。

    正中间所坐的放着一把大椅,上面坐着一人,年约五十来岁,身材孔武有力,容貌粗犷,但看上亲和友善。不用费什么脑筋,陈非凡和萧沐风也应该可以猜到,这就是铸器山庄的庄主张量。

    在他两边也摆放着不少大椅,左右两边,每边摆成三排,每排六把大椅上,此时几乎快没有空位了。

    “张庄主。”白弥道长上前施礼道。

    “原来是白弥道长,有失远迎。”张量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施礼道。

    此时,厅堂所坐之人都纷纷扭头朝向白弥道长他们,有些人还站了起来,朝着白弥道长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在所坐的这些人中,陈非凡跟萧沐风倒是认识不少人,正天帮的林耀坤、钱啸云,虹烟门的尚琳,凡天谷的李俊、徐天,北方七帮盟的朴安、刘彻、杨德,还有铸器山庄的谢豪。宇让他们两人大感意外的是,两年没见的沈涛居然也在其中。

    关于沈涛,关于四方镖局,关于云龙剑法,让两人的陷入了一片回忆之中,这还真是久别重逢啊。

    沈涛似乎也现了他们两人,不同于两人的惊讶,他倒是异常的镇定,似乎早已知道他们会来,朝他们微微一笑,然后点了点头。

    两人也同时点了一下头,算是打过招呼了,然后在鲁方的引领下,和白弥道长一起坐在了右边最后一排的空位上。

    见三人落座,张量便再次坐下道:“各位兄弟,现在人算是都到齐了吧,那我就长话短说了。”

    “张兄,我们何时动身?”在场一位模样粗鲁的人嚷嚷道。

    “余兄弟,别急。”张量笑着道,“各位,这一路的劳顿,想必大家也累了。不如,就在这好好休息两天。两天之后,我们再动身,如何?”

    这话一出,顿时下面在坐的议论纷纷,各种声音此起彼伏。

    刚才那个姓余的汉子又再次嚷嚷道:“我说张兄弟,这天下剑到底在不在你们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