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比武场

    庄内的这个比武场好算挺大的,这时场边已经站了不少人,安鹏领着他们三人朝那群人走去。? 八一中文? S≥S≥S=.≤9XDS.COM

    “庄主,有贵客前来拜访。”安鹏朝边上人群中一大汉行礼道。这个大汉年约五十来岁,光头,身材魁梧有力,站在人群里显得格外高大。

    “是哪里来的贵客?”那大汉一边问着一边将脸转向陈非凡三人。

    “是三位少侠,其中有一位是侠鹰老人的弟子电光鹰。”安鹏回答道。

    “想必阁下就是这里的主人,宣庄主吧。”陈非凡施了一个礼道:“在下陈非凡,这是我的二弟萧沐风,到此打扰了。”

    “这怎么能算打扰呢。宣某喜欢广交朋友,来者皆是客。”宣武哈哈笑道,“宣某是个粗人,陈少侠,在这就不必什么礼数了。”

    “陈大哥、萧二哥,宣庄主为人豪爽,不拘小节,我已深有体会。”一旁的李六笑着道。

    “哈哈,看来两位和电光鹰的关系不错,难道也是师从侠鹰老人?”宣武问道。

    “不是。”陈非凡摆手道,“我们两人无门无派,只是有些机遇,学了些防身之术。”

    “两位公子,年纪轻轻,能够独自闯荡江湖,想必也是有些本事的。”安鹏道。

    “今天是犬子和那位张少侠的比武,要是陈少侠也有兴趣,待会儿等他们比完了,可以上去和犬子比试比试,也可以和那位张少侠较量一下。”宣武兴致勃勃道。

    “实不相瞒,宣庄主所说的那位张少侠便是我的三弟。”

    宣武一听,哈哈大笑道:“居然有这等事,那两位少侠的武功必定不一般。宣某还真想看一看。”

    这时,在比武场上的张晓华也看见了场边的陈非凡他们:“大哥、二哥,你们怎么来了?”

    陈非凡回道:“你急急忙忙跑来这里,我和你二哥不放心,当然要赶过来了。”

    “大哥,有什么话一会儿再和三弟说吧,现在让他好好比武。”一旁的萧沐风道。

    “恩!好的。”陈非凡点了点头。

    张晓华也笑了笑,转头再次看向他面前的对手。

    “大哥、二哥。”站在人群里的李嫣然朝他们两人走了过来,与她并肩同行的还有一位年约三十来岁,容貌普通,但气势不凡的男子。

    “嫣然,这位是……?”萧沐风问道。

    李嫣然刚要说话,却被身旁那男子摆手拦住。

    那男子微微一笑,然后双手抱拳道:“在下马然。两位就是晓华所说的结拜兄弟吧。”

    “原来是狂风剑客马然,马大侠。失敬!失敬!”陈非凡和萧沐风同时抱拳。

    “两位,马大侠这称呼,在下实在不敢当,就别叫了。在下大两位几岁,就凭这年纪,不如叫我一声马大哥吧。”

    “马大哥,在下陈非凡。”

    “马大哥,在下萧沐风。”

    “两位好兄弟。”马然笑呵呵地点了点头:“听晓华说,你们兄弟三人都去过英杰大会,而且你们两位还排在前十。”

    一旁的宣武耳尖,听到这话,也走了过来道:“想不到,两位有这等本事,看来宣某是走眼了。釉古英雄出少年出少年,这话说得一点都不错。”

    “那次只是侥幸而已。”陈非凡知道英杰大会给他带来了不少名声,可他并不觉得凭自己的实力能够排在前十,多多少少是靠了一些运气在里面。

    “陈少侠,这话可不能这么讲,有些人就算侥幸也无法排在前十。我看今天无论如何都要让两位少侠的展露一下实力,好让大家开开眼界。马兄,你说呢?”宣武兴致冲冲地问道。

    “不错。”马然对他们两兄弟似乎也很有兴趣。

    “既然两位都这么说了,那我们兄弟两人就献丑了。”自从那一晚的事之后,陈非凡确实一直有着想重新认识幻影灵剑的念头,刚好这次比武的机会来了。

    “那么等犬子和你们的三弟比试完之后,我们再另挑对手,如何?”宣武问道。

    “好。”陈非凡点了点头。

    场边的人聊得火热,不知不觉间,比武的时辰差不多就到了,便纷纷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看向了比武场上。

    此时,比武场上的两边各站着一个人,那个手拿双剑的自然就是张晓华,而另一个人,身材壮硕,手中一把乌黑长剑,想来便是宣武的儿子,宣进。

    “张兄,我们开始了?”宣进笑着问道。

    “好。”

    两人都没有立刻动身,而是站在原地,互相看着对方,努力寻找着对方的破绽。

    但这样的时间没有太长,几眼下来,并没有找到最佳的攻击点,宣进已失去了耐心,率先持剑冲了上去。

    见对方朝自己冲了过来,张晓华依然不动,站在原地,右手的暑剑往前,左手的寒剑在旁,显然是做好了原地迎敌的准备。

    宣进度很快,但手中的剑裹快,人未到,剑已到,乌黑的长剑直刺张晓华的小腹。

    张晓华见状,忙将小腹往后一收,右手暑剑直接劈向那刺来的乌黑剑身。但暑剑拐落下,面前的长剑却已经往回一收,紧接着剑头往上一抬,刺向他的面门。

    对方途中变卦,让张晓华是有些触不及防,但好在他手上有两把剑,暑剑落空,他另一只手上的寒絏慵笆钡爻盎恿斯ィ沧×硕苑侥侵贝堂婷诺囊换鳌

    只守不攻,可不是张晓华的个性,见对方的絏桓竦沧×耍约河沂稚系氖罱;箍兆牛沂忠环罱V贝潭苑降男「埂

    见对放手中两把短剑,一剑守一剑攻,宣进倒也不慌张,右手将长剑往下一拉,便在那暑剑近身之前挡住了它。

    对方以一剑之力挡下他的两剑,剑之快,让张晓华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是该攻还是该守,也无法确定下一步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