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静观其变

    一字厅,占地不大,里面摆放着九把檀木大椅,中间一把,左右各四把。? 八一中??文 S㈠S?S?.㈧9XDS.COM另外还摆放着一些屏风、茶几、画幅、花卉之类的东西,整个厅堂显得朴素但又不单调。

    众人在一字厅坐下,白弥道长便招呼厅中的小道士,为五人端茶送水。

    刚喝了一口杯中的清茶,刚才在持空殿所见的那位老者一脸微笑地走了进来。

    刘华见状,忙站了起来,施礼道:“晚辈劈山派刘华,拜见空平道长。”

    其余四人也随后纷纷站了起来,朝着老者施了一个礼。

    “几位,请坐。”空平道长笑呵呵地把手一摆道:“有什么事,我们坐下来慢慢说。”

    空平道长并没有坐上正中间那把椅子,而是就近坐了下来,一旁的白弥道长在为他端来茶水后,便在他身后站定。

    “这次劈山派就派了你一人前来?”空平道长问道。

    刘华笑着一指坐在自己身边的古策道:“还有我师弟古策。”

    “电光鹰,贫道还是认识的。”空平道长看着李六笑道。

    “那另两位是?”空平道长看着陈非凡和萧沐风,两人都是生面孔,他想了又想,最后依然找不出个头绪来。

    未等陈萧两人回答,一旁的李六开口介绍道:“这两位是侠鹰老人的孙女婿的结拜兄弟,这位是陈非凡,这位是萧沐风。”

    “原来如此,江湖真是人才辈出啊。”空平道长笑着道。这时,身后的白弥道长弯腰朝他耳语了几句。

    那空平道长忽地站了起来,其余几人见了也不好意思坐着,也都站了起来。

    “失敬!失敬啊!两位少侠在英杰大会上居然排在前十之内,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啊。贫道有眼无珠,还望两位见谅。”空平道长朝着两人施礼道。

    兄弟两人都没想到这英杰大会会有如此的影响,忙回礼道:“空平道长,您过奖了。”其实两人有所不知,这英杰大会在大门大派中已经是司空见惯习以为常了,而在那些小门小派眼中,却是一个少年英雄出人头地的大会。凡是在英杰大会上能够排上名次的,日后都必定有所作为,作为小帮派,能够和这些少年英雄相识,当然是多多益善,对本门帮派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几位快快坐下。”空平道长连忙招呼众人再次坐下。

    待众人重新坐定,空平道长喝了一口清茶,转而朝刘华问道:“这次蒋起要你上山,是为何事?”

    “是关于天下剑的事。”刘华回答道。

    能参加英杰大会的都是些正派人士,而电光鹰是侠鹰老人门下之人,所以空平道长等人也不忌讳陈非凡他们三人在此旁听。

    “说来听听。”

    一旁的陈非凡观察到,那空平道长的神色与刚才略有些变化,似乎对这事颇有兴趣。而这天下剑,他也是第一次听说,心中不免增添了不少好奇,便竖耳倾听着刘华如何说道。

    “前几日,帮中一兄弟从北方回来,途径铸器山庄,忽听庄外道上有人谈论,说那天下剑就在山庄内。”

    空平道长捋了捋胡须道:“如此消息,可否当真?”

    刘华犹豫了片刻,因为帮中那位兄弟只是道上听说,并没有去辨明真伪,帮主要他如实转告,他也只好硬着头皮实话实说了:“不知真假。我帮帮主的意思是,我们南方十五帮盟,可否在盟中召集一些人,亲自去一趟铸器山庄看个究竟。”

    “这个……”空平道长低头寻思了片刻问道:“此消息是从何人口中听来?”

    刘华摇了摇头道:“听帮中那位兄弟说,他所遇到的是两人,此消息是他从两人身边路过之时,听他们说起。那两人模样普通,从衣着打扮上,无法判别出自何门何派。”

    “事有蹊跷。”空平道长喝了一口茶,继续缓缓道来:“这天下剑,已失踪许久,每次出现都会带来种种不幸。如今却传出在铸器山庄内,恐怕并非空穴来风。无论真假,必定会挑起一些事端。”

    “那道长的意思是……?”一旁的古策忍不住问道。

    “静观其变。”空平道长不急不慢地说出这四个字。

    “静观其变。”刘华口中默念了一遍,然后朝着空平道长施了一个礼道:“晚辈明白了,定将道长的意思,转达给帮主。”

    空平道长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又朝着陈非凡三人问道:“不知三位来此,是为何事啊?”

    见对方问来,陈非凡开口道:“我家三弟前段日子和一位友人前来此地拜会南方十五帮盟,并派电光鹰约我们前来,但却未说详细地址。久闻南方十五帮盟的大名,既然到了此地,为了不虚此行,在下当然要来明静观拜会一下空平道长了。其二的目的便是想从道长这儿打探一下我三弟的消息。”

    “在下觉得,既然小姐和姑爷已到了南方十五帮盟的地盘,那么作为盟中之的明静观,应该会有些消息。”一旁的李六道。

    空平道长看着他们两人,顿了片刻道:“实不相瞒,前段日子贫道不在观内,观中一切事物都由我那两位师弟全权负责打理。白弥,去找你的境平师叔问问,看看他知不知道这事。”

    “是。”

    见白弥道长拔腿欲走,空平道长又道:“你那师叔此刻应该在观云台上,先去那看看。”

    “好的。”白弥道长朝着众人施了一个礼,便转身快步走出了一字厅。

    “道长,可否为我兄弟两人解一下手中的签?”萧沐风笑着问道。

    “两位求了签?那请快快拿来,贫道自然乐意帮两位看一看。”

    从两人手中接过,空平道长将两根木签摊放在手心上,仔仔细细看。

    为了不打扰空平道长,周围所坐五人都开始不说话,全都静下心来喝着茶,静静等待着签上的结果。

    一杯茶喝完,空平道长也终于抬起了头,只是眉头微皱,似乎对签上结果并不满意。

    看到此情此景,陈非凡忍不住开口问道:“道长,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