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再访柯奇

    此时要是再挥剑过去,一定会落空,而且自己又会被对方的锁链拦腰缠住。八一中?文? S㈠S㈧S?.㈧9㈠X㈠DS.COM万般无奈之下,陈非凡只好将剑往回一拉,纵身向上一跃,来躲过下面锁链的纠缠。

    对于时机和爆力,陈非凡都把握地恰到好处,所以这一回合双方都没有占到便宜。

    打到现在两人依然没有分出个胜负,就连谁在上风都看不出来。

    陈非凡已经不想再比下去,不是打不过,而是根本就没法打。他觉得要想赢严泽瑜,就必须直接用剑气出招或者将那泣恨锁链破坏掉,但现在的条件不允许他这么做,所以对他来说这场比试已经让他越打越郁闷了。

    另一边,严泽瑜此刻的心情也不比陈非凡好上多少,他从自己手下那里听说过陈非凡会剑气,知道对方至今为止没用全力。他是个聪明人,也知道对方是不会用全力和他比试这一场,但自己这样子已经算是全力了。虽有些不甘,可实力如此,那是再比下去,已经毫无意义可言。

    “陈兄,我看我们就到此为止吧?”严泽瑜开口道。

    “好。我也正有此意。”陈非凡笑着回道。

    见两人都开始各自收回兵器,严启则在一旁哈哈笑道:“泽瑜,能跟这位陈兄弟打成这样,看来你已经进步不少了。”

    “多谢爹的夸奖!”严泽瑜笑着走了过去,将手中的泣恨锁链重新交还到严启的手上。

    严启这时朝着陈非凡又道:“陈兄弟,不知道有些话,老夫该不该问?”

    陈非凡先是一愣,但立刻笑着回道:“严堡主,直问无妨。”

    “你和云龙剑侠沈初杰是什么关系?”

    一开口就问这话,让陈非凡又是一愣,难道这个沈涛的云龙剑法真的那么有名?这已经不是一次有人提到云龙剑侠沈初杰了。

    “这套云龙剑法是从一位名叫沈涛的那里学来,但我没能够学全。”陈非凡并没有遮遮掩掩。

    “沈涛?那……他现在人在何处?”

    “早在一年前,我就已经不知道他的去向。”

    “哎!”严启叹了一口气。

    “爹,这沈初杰是何来历?”

    严启没有马上开口,似乎不想提起此人,过了半响才道:“此人已经多年不曾出现,但如今却见云龙剑法,看来这江湖又要再起什么波澜了。”

    陈非凡隐约觉得这位尽忧堡堡主应该知道一些关于沈初杰的事情,但他现在不提,所以就不好再继续问下去了。

    “如今暗风盟已在惊天城开了镖局扎了根,我想这才是如今最重要的事吧。”陈非凡道。

    “哼。”严启冷哼了一声回道:“朝廷中的那两位丞相,向来就势不两立,我看不会就这么让暗风盟放肆下去的。不过,提防还是要的。”

    “陈兄,这个你尽管放心,暗风盟可不止一个对手,谅他们也不敢光明正大地烧杀抢掠。”严泽瑜也在一旁补充着。

    严启接着又道:“陈兄弟,你的剑法不错,但老夫觉得太杂。要想将你所学剑法挥出最大的威力,依老夫所见,只能自成一派。”

    “谢堡主指点,非凡谨记在心。”严启这番话确实说到陈非凡的心坎上了。

    他也曾想过如何将自己所学挥到极致,只是所学剑法太多,根本就没功夫去专注其中一套剑法,若是遇上强敌,用多套剑法来取长补短,但这不是一个长久之计,如今经严启这么一提醒,他便明白了,只有把所学剑法融会贯通,练成自己的招式,才能够在江湖上独当一面。

    三人在尽忧堡又住了四天,之后便谢绝了严家父子的多次挽留,和刘伍他们一起再次出回惊天城。

    离约定的一个月还有些时日,到了惊天城之后,跟着刘伍他们去了趟严府,亲自向海管家道了声谢,然后三人又马不停蹄地直奔落风村。

    “陈兄弟、韩兄弟,我看我还是不跟你们一起回去了吧。”眼见着要出了惊天城的城门,卢然突然开口道。

    卢然这次提出离开,让陈非凡和韩霖都没有想到,也许在一起太久了,他们早已把卢然当成了自己人看待。

    “卢大夫,这段时间,你跟我们几人接触下来,对我们的印象如何?”韩霖先开口问道。

    “几位都是江湖正派,卢某很高兴能够认识你们。”

    “卢大夫,那你为何执意要走?”陈非凡在旁问道。

    “这个……一言难尽啊。”卢然眉头微皱,似乎心里有话不方便开口。

    两人见卢然这般神色,知道他一定事出有因,也就不再强留。

    “既然卢大夫去意已决,我们也不再挽留,不如等我那两位兄弟来了,互相道个别,再走也不迟。”陈非凡道。

    卢然想了想,点头道:“好吧。”

    韩霖面露不舍:“卢大夫,今后如有什么困难,可以随时来找我们。”

    “一定!”卢然抱拳道。

    眼看着再过几日就要离别,三人都有些不舍,于是在路上不停地说着话,不知不觉间就到了落风村。

    三人来到柯家,纷纷下了马,韩霖敲了敲门。

    “谁啊?”屋内响起了柯奇的声音。

    “是我。”韩霖笑着回应道。

    “是你们啊!”柯奇将大门一开,“进来吧。”

    三人把马留在门外,然后跟着他走了进去。

    刚一坐下,韩霖就朝他问道:“柯兄,你考虑的如何了?”

    “我哥让我做官。”柯奇却答非所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