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泣恨锁链

    众人重新落座,在相互介绍一番之后,宴席再次开始。八一????中文 S㈠S?S?.9XDS.COM

    “老夫经常听泽瑜提起二位,泽瑜能和你们成为朋友,那是三生有幸啊。”

    “严堡主,您过奖了!”陈非凡现在总算知道什么叫有其父必有其子了。

    “哈哈!老夫看人向来不会走眼。老夫相信自己的眼光,更相信泽瑜的眼光。”

    “多谢堡主和严兄弟看得起我们。认识你们,我们也是三生有幸啊。”陈非凡笑着回道。

    “好了,你们两个也别互相客套了,菜都快凉了,赶紧吃吧。”一旁的严泽瑜一边帮忙夹菜一边道。

    四五杯酒下肚,严启突然盯着卢然问道:“不知道是不是老夫眼拙。卢大夫,你会内家功夫?”

    “严堡主,果然厉害,居然能够一眼看出。”韩霖惊奇道。

    “呵呵!老夫这些年来遇人无数,见到卢大夫就忍不住想猜猜,想不到果真如此。”

    “让严堡主见笑了。卢某只是会些隔空点穴而已。”

    严启识人的本事,陈非凡他们三人很是佩服,竟然能够一眼看穿卢然的会哪种类型的功夫。

    “隔空点穴,此种功夫,可不是一般人学得来的。卢大夫,来,来,来,我敬你一杯。”

    卢然一笑,举杯道:“多谢严堡主看得起在下。”

    又是一杯下肚,严启继续说道:“泽瑜从小就跟着我做生意,但同样跟着我练过祖传的武功,也算是个习武之人。不知道三位谁能够和我儿简单切磋一下?当然,谁胜谁负无所谓,老夫只是想看看泽瑜如今的武功到底如何。”

    严启这话一出,卢然和韩霖都朝着陈非凡看,把陈非凡看得有些不自在了。

    韩霖不会武功,卢然又不想比武,陈非凡知道这次的切磋自己是推不掉了,只好开口回道:“陈某不才,就让我和严兄弟简单比试一下吧。”

    “好!”严启笑着道:“那就这么定了,比试就定在明天,你看怎么样?”

    “行。”

    饭饱酒足之后,在自己房间休息了大约半个时辰,陈非凡从里面走了出来,敲开了韩霖的房门。

    “非凡,来,你先坐下。”韩霖知道他会来。

    两人虽然没有相约,但都知道彼此的想法,陈非凡随手将房门一关,在房间里找了把椅子坐下。

    “严泽瑜也是个生意人,知道我们彼此间的合作是只赚不亏。”韩霖满脸笑容,显得信心满满。

    “那这生意什么时候开始?”陈非凡有些迫不及待了,他现在知道要想建帮立业,银两是个必不可少的东西。

    “等他回惊天城之后。”

    “哈哈!好。那就让他和我们一起回去,这事越快越好。”

    “非凡,你也别急,严泽瑜这次是不会跟我们回惊天城的。”

    “为什么?”

    “我问过他原因。”韩霖笑了笑,知道陈非凡一定会问,“他说他娘去某个镇上小住了,所以再过段时间要去把她接回来,可能这事要耽搁一个月左右吧。不过,我们也正好可以有充足的时间去准备准备。”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事陈非凡也没其它办法:“那就全靠韩兄你了。”

    “非凡,你就放心吧。”

    韩霖办事,陈非凡也就不瞎操心了,但他现在突然想到一事,便道:“韩兄,这次回到惊天城,我们四个就把帮派和店的名字给定一下吧,你看怎样?”

    “好!”韩霖点了点头,“现在万事俱备就差一人了。”

    “还差一人,还差谁啊?”

    “柯奇。”

    “此人到底有何本事,你为何数次提到他?”陈非凡有些疑惑,他上回也见过这个柯奇,一脸的书生相,没见有什么特别之处。

    韩霖笑了笑,回答道:“此人不曾有过什么作为,但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具有大才。非凡,上次我说错了,要是我们有了他,不是如虎添翼,而是犹如老虎有了尖牙和利爪。”

    “既然韩兄如此推崇,那我也应当知人善用了。一回到惊天城,我们就去找他,尽力将他拉拢过来。你看如何?”陈非凡笑道。

    “如此甚好。”

    该说的都说了,明天还要比武,陈非凡再和韩霖随便聊了几句之后,便回到自己房间休息去了。

    出了堡垒,在尽忧堡的围墙之内,有很多处练武场地。第二天吃过早饭,休息了半个时辰之后,众人在严启的带领下,来到了其中一块练武场地。

    “陈兄,你是想和我空手比试,还是想用你手中的兵器和我较量一番?”严泽瑜笑着问道。

    “我都可以,还是由你来选吧。”陈非凡这句话倒不是自傲,他有掌法和剑法,确实比什么都可以。

    “那我们就赤手空拳的比试一番吧!”

    “好。”

    “不行!”严启突然道,“泽瑜,你应该给我认认真真地和人家比试比试。”

    “好吧!”严泽瑜看起来不愿意和别人比武,“陈兄,那我们就用各自的兵器较量一下吧。”

    “也好。”无论如何比试,陈非凡都很乐意奉陪。

    “把它拿着。”严启不知道从何处拿出一根锁链。

    严泽瑜双手将它接过,只见这锁链呈现银黑之色,不粗不细,比一根手指要粗些,握在手里刚好。

    陈非凡不知道,其实这锁链是他们严家的镇家之宝,要是张晓华在场的话,他或许能够认出来严泽瑜手中的这条锁链,它就是江湖大十兵器之一的泣恨锁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