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堡主

    刚才从上往下望去,这狼王看上去比一般的沙狼要大些,如今面对面地再看,居然犹如虎熊一般的壮硕。? 八一中?文?? S?S?S?.㈧9?X?DS.COM

    那狼王根本懒得看一眼周围指向它的兵器,而是双眼紧盯着卢然不放。起先陈非凡还感到奇怪,但马上就想起来了,因为卢然身上带着那三个沙狼胆。

    “畜生,滚回去!”赵四爷一脚上前,挡在了卢然面前。

    沙狼王低吼一声,露出两排长又尖的牙齿,四脚同时作势向后一退,然后猛地纵身朝前扑了过来。

    赵四爷见状倒也不慌张,而是急迎了上去,在恰到好处的时机里,身子一偏躲过狼王的猛扑,他的右手则乘机一拳打在了它的肚子上。

    毫无防备的肚子哪经得起赵四爷这一记重拳,要问这一拳的威力到底有多大?能将这体型如虎的狼王在瞬间往后倒飞四五步,并且还让它吐血。

    陈非凡这时才知道他的可怕,难怪马波态度如此地恭敬,连讨价还价都不敢,任凭这位赵四爷说了算。

    “我看这事就算了,外面那几个人就任凭你们处置吧。”赵四爷朝那狼王开口道。

    赵四爷这话听起来语气柔和,但却似乎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那狼王似乎还不肯罢休,又低吼了一声,但并没有其它什么举动,只是和他们四人对视着。

    “怎么,你似乎想把事情闹得再大点?”赵四爷笑着问道。

    陈非凡感觉到狼王已经没有刚上城墙之时的气势了,但它似乎还在坚持着什么,并没有立刻要离开的意思。

    “可能我们这次是杀了它的孩子。”马波猜测道。

    其余三人也有些认同马波的猜测,要不然这沙狼王也不会穷追不舍到这地步。

    “给—我—滚—回—去!”赵四爷这次则一字一句地开口命令道。

    那威严的气势就连站在他身后的陈非凡都能感觉得到,沙狼王这才不甘不愿地匆忙转身,从墙上一跃而下,然后带狼群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里。

    赵四爷的强悍把陈非凡给镇住了,他一直觉得自己自从传世剑决修炼到第四步之后,怎么说也算是个二流的高手了。但他现在才明白“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这句话的含义,想不到这一个地处偏远的黄丘城居然有这样的高手,而且还不止一个。看来自己要想成为真正的高手,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城外没了狼群,赵四爷转身朝他们三人道:“你们赶快动身,这帮畜生可不是什么善类,知道你们不是城中之人,一会儿就会回来,然后等在城外,伺机将你们杀死。”

    卢然双拳一抱道:“赵四爷,多谢!”

    “哈哈!好说!好说!我收了你们的钱,当然要保你们性命了。”

    此时,另一下模样的人走了过来,马波一见他,忙将身上的木牌交到他的手上。

    那人伸出两根手指道:“兄弟们都伤了,二两黄金。”

    马波点了点头也不说话,直接从身上掏出了二两黄金给了那人。

    陈非凡有些惊讶,为何马波的身上会带着那么多的银两。但尽忧堡的人都知道,这黄丘城就是需要用钱的地方,在这里宁可多带点也不能少带点。

    没想到去了趟极恶沙漠让尽忧堡死了五个人,而且还花了那么多黄金,陈非凡实在有些过意不去,反倒是马波他们想得开,不停地安慰着他和卢然。

    不知是那赵四爷唬人还是那群沙狼来得慢,反正一路回去倒是相安无事。

    众人回到尽忧堡之时,已接近黄昏,严泽瑜早在尽忧堡中摆下美酒佳肴,等着他们回来,这让原本就有些愧对于他的陈非凡更加惭愧了。

    在得知极恶沙漠中所生的事情后,严泽瑜连忙让齐管家带着马波一起去妥善安排一下。

    “陈兄,人命由天,你也不用在意。还有,那些钱也只是些小钱,据我所知,如果要去买那沙浪胆,就这点还远远不够。”严泽瑜安慰道。

    陈非凡只能叹了口气,点了点头,一旁的卢然也没说话,他同样内心有些惭愧,要不是他想要那沙浪胆,也就不会生这事了。

    “非凡,要是你觉得欠尽忧堡什么的话,日后就让我帮你补偿他们一些吧。我和严兄之间的生意已经谈妥了。”韩霖在旁拍了拍他肩笑着说道。

    “那……韩兄,以后你就看着办吧!”要说单单为死了人这事,其实陈非凡倒没觉得什么,行走江湖之人,是该做好随时毙命的准备。但坏就坏在的人是尽忧堡的,所以他一路上一直想着如何用最好的办法来处理这事。韩霖此时的话正合他意,顿时让他的心情好了许多。

    “哈哈!陈兄、韩兄,这可是你们说的,那我就不客气了!”严泽瑜爽朗一笑。

    陈非凡和韩霖也同样笑着,他们两人知道,以严泽瑜的性格,是不会亏待自己朋友的。唯有站在一旁的卢然,不知所以然地看着他们三人哈哈笑。

    晚餐依然很丰盛,更昨晚上差不多奢侈。

    四人刚坐下,齐管家就走了进来,弯腰在严泽瑜耳边低声了几句。

    严泽瑜回头朝他道:“那就再多加几道菜,一块儿吃。”

    “好!”齐管家点了点头,转身又走了出去。

    “严兄,还有谁要来?”陈非凡随口问道。

    严泽瑜微微一笑道:“我爹!”

    和严泽瑜往来久了,陈非凡还真把他当成这里的主人了,因为每次他都能够做主。直到现在陈非凡才想起来,他只是这里的少堡主,尽忧堡堡主严启才是这里真正的主人。

    “哈哈!堡内难得来朋友。”没见其人,但爽朗的笑声已经传了进来。

    “爹!”严泽瑜起身回头道。

    陈非凡他们三人也都连忙起身道:“严堡主。”

    “三位,不必拘束!请随意坐吧!”

    来者四十几岁,容貌和严泽瑜有着三分像,无须,身材适中,不高不矮,不胖不瘦,但隐隐中陈非凡觉得他浑身散着一股严泽瑜不曾有的气势。

    “又是一个高手。”这是陈非凡此时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