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木牌

    一行人从东边大门进入黄丘城,虽然有高墙挡着,但城里面依旧还有黄沙掠过,不过斗篷倒是不需要了。?  ?八一?中文 S?S㈠S.9XDS.COM

    客栈、酒馆、药铺、铁匠铺这些平时在其它城镇出现的店铺,在这里也都有,只是路上少有行人,而且个个都不怎么面善。

    “两位公子,你们是要在这休息一下呢,还是直接去杀沙狼?”马波不但人长得高,问起话来也是粗声粗气的。

    “我随便,就看卢大夫的意思了。”陈非凡回道。

    卢然看了一下四周,便道:“此地果然不是久待之地,我们还是早点拿了沙狼胆,早点回去吧。”

    “那好!跟我来。”马波说完立刻将马头一调,朝着某个方向过去。

    在这黄丘城中,他们一行十几人,个个随身带着兵器,倒是不用害怕有人来找麻烦。这里到处是死囚、重犯,要是单独几人前来,那就不好说了。

    “马波!”突然路边有一人大声喊道。

    马波闻声一望,立刻翻身下马,朝那人鞠了一个躬:“原来是鲁八爷!”

    “你尽忧堡的人今天来这做什么?”那人问道。

    陈非凡这时也和其他人一起下了马,见那人四十来岁,面目清秀,身材适中。在那人身后还跟着四人,而那四人却都是面目粗犷,身材彪悍之人。

    “黄丘城城主的手下,排行老八。两位公子,小心说话,万万不可得罪他。”刘伍在两人的耳边轻声道。

    “回八爷,我们奉少堡主之命,来极恶沙漠取些沙狼胆。”马波毕恭毕敬地回道。

    “那你可知道这里的规矩?”鲁八爷问道。

    “小的知道,我这不是走运嘛,在这碰到八爷您,这是给您的。”马波说着就从身上拿出一袋钱,小心翼翼地递了上去。

    那位鲁八爷身后的其中一个大汉朝前走了过来,从马波手中接过拿袋钱,然后将那袋口一开。

    鲁八爷往那袋中一望,然后哈哈笑道:“你们尽忧堡就是大方,拿去吧,我这里正好还有一块。”

    “谢谢鲁八爷!”马波从刚才那大汉手中拿过一块木牌。

    在告别了鲁八爷之后,众人又再次上马继续往前,这次马波把他们带到了一家酒馆面前。

    在刚才的途中,陈非凡和卢然了解了不少关于黄丘城的事。这里每年都会有朝廷配过来的死囚和重犯,在极恶沙漠中从来没有活这一说法,所以黄丘城就成了唯一让他们活着的地方。这里的城主姓什么,似乎没人知道,因为大家都习惯叫他城主。听说他是很久以前被朝廷派来驻守此地,久而久之,朝廷似乎也忘了有这么一个人,只知道黄丘城有个城主,在城里什么都由城主说了算,很是霸道。但从未造过反,再加上朝廷还需要他看管来这里的犯人,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位城主住在黄丘城西面的那座城中城里,他一共有八大得力手下,维持着这里的次序。

    马波现在手中的那块木牌,其实就是一张令牌,至于有什么作用,刘伍微微一笑却没有回答,只是说待会儿进了酒馆就知道了。

    再说那块木牌,途中陈非凡从马波那里要来把玩了一下,其实就是一块普通的破木牌。只有大半个手掌那么大,也没什么雕文,方方正正地一块,上面就写了一个大大的红色“八”字。

    众人在酒馆面前下了马,马波率先推门进了酒馆,里面此时坐着不少人,单看长相打扮,都不是什么善类。

    陈非凡还不知道来这里究竟干什么,就见马波拿出刚才从鲁八爷那里得到的木牌,朝着面前一举,道:“我有八爷的令牌,有谁跟我去趟极恶沙漠,也没多大的风险,就取几个杀狼胆,事成之后,定有酒钱相送。”

    原来使用这块木牌居然可以在这招人,但让陈非凡更想不明白的是,他们现在有十几个人,为何还要再招人,难道沙狼真的那么难对付吗?

    马波这一声招呼,立刻就有十几个人朝他们围了过来。

    “原来是马兄啊。”其中一个大汉推开一旁的众人哈哈笑着走了过来,此人面目凶恶,穿着一件勉强能够遮体的破衣,胸前露出一条大大的刀疤。

    马波倒也不怕他,反而朝他凑了过去问道:“老胡,怎么样,这活有兴趣吗?”

    “要多少个沙狼胆?”

    马波不知道答案,只好回头看向卢然。

    卢然开口道:“看情况吧,当然是越多越好。”

    “你们这帮人都会些武功吧?”那老胡问道。

    “都会。”马波点了点头。

    “那好吧,算我们五个!”老胡立刻道。

    “好!”马波笑着一点头,然后又大声继续喊道:“还有没有人?”

    反正在这里招人,马波比他们熟,陈非凡和卢然决定走出去透透气,不想在浑浊不堪的酒馆中继续待下去了,刘伍也陪着他们俩走了出来。

    三人出来后,陈非凡朝刘伍问道:“为何要在这里招人,我们十几个人还不够?”

    刘伍伸出两根手指,笑着解释道:“有两个理由。理由一,这里有条不成文的规矩,只要不是去极恶沙漠寻死的人,都要来这里一趟,告知城主你要去极恶沙漠干什么;理由二,只要我们在这里多招一些犯人,那么去极恶沙漠做事,就多一份安全。拐才我们从尽忧堡来这里,还是依稀能够辨别出地上的路,但从这黄丘城的南西北三门出去,根本就看不见路。”

    “这酒馆中的都是犯人?”陈非凡问道。

    “几乎全是。”刘伍顿了一下,又补充道:“这里我也只来过几次而已,应该都是犯人。”

    “那刚才那个老胡,你认识吗?”卢然问道。

    刘伍点了点头:“认识。说起这个老胡啊,也算是个狠角色。他耍的是双刀,听说年轻时也是颇有些名气的。后来有一天,他现自己老婆和别人通奸,于是立刻就杀了那对奸夫淫妇。他也是杀红了眼,觉得杀两人不够,然后又分别去杀了那对奸夫淫妇的两家人,连小孩都不放过,一共杀了四十多口人。那个奸夫家中也不乏有武功不错的人在,但都被他一一杀死。朝廷赏识他的武功,不忍杀了他,所以在八年前作为死囚将他配到了这里。”

    听了刘伍所说的老胡,卢然的担心又重了些:“和这些犯人一起去,他们会不会另有企图?”

    刘伍一笑道:“这个不用担心,有鲁八爷的令牌在,他们还不敢那么放肆。要说这帮犯人最怕谁,唯一怕的就是这里的城主。理由的话我也不清楚,但就是怕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