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尽忧堡

    四人在马车上东拉西扯了半天,终于到达了此行的目的地——尽忧堡。八??一?中文网  S=S≠S≈.≈9=X≠D=S≥.≥COM

    撩起车帘,迎面所见的是高高的围墙大门和围墙之后那高耸的堡垒。要是从外面这圈围墙开始算起的话,尽忧堡占地面积极大,完全可以说有小城镇的规模。由此可见,尽忧堡的堡主严启,不但富甲一方,而且其势力不容小窥。

    马车一路前行,一直行驶到高大堡垒的面前才停了下来。四人下了马,由严泽瑜带着他们朝里面走去。

    刚才从围墙外面看,那堡垒已经很高了,现在走到面前,再次抬头看去,整个堡垒犹如一座大山,庞大雄伟,光是上面能站人的外墙就分了上中下三层,是个易守难攻的好地方。

    “少堡主!”严泽瑜前脚刚一踏进去,左右各一排人弯腰齐声称呼道。

    陈非凡已经注意到了,随行的那批人,在外面都称呼严泽瑜为少爷,而到了此地则改口为少堡主,想必这可能是尽忧堡的规矩,在外低调行事。此地离极恶沙漠很近,可以说是天高皇帝远,就算这里的人想造反,一时半刻也无人来镇压。陈非凡能想到,别人又未尝不会想到?这样看来,尽忧堡如此低调也是有其原因的。

    说到这极恶沙漠,在龙鼎国,东南西北各有一个地方是过不去的。东边的幻天涯,南边的一字山,西边的极恶沙漠,北边的北绝海。曾经有一代皇帝想要征服这四大禁区,派了许多英雄好汉,连军队也用上了,结果都是有去无回。从此以后,这四大禁区就深入人心,再也没人敢尝试了。

    “少堡主!”一位管家模样的人从堡内走了出来。

    “齐管家,堡主呢?”严泽瑜问道。

    “堡主有事出去了。”

    “哦!”严泽瑜点了点头,然后将身子一让道:“这三位远道而来,都是我的朋友,要好好招待他们。”

    “是!”

    高、大、人多,这是尽忧堡给陈非凡他们三人所带来的初次印象。

    在齐管家的带领下,三人先来到一间房中,将各自的行李放下,然后又带着他们到了一间聚客厅中。

    这间聚客厅很大,门面朝南,厅中左右两边各摆着十把大椅,每把椅子的旁边都放着一张小桌,而整个厅堂的北面则是一个微微高起的台面,上面单独放着一把大椅。

    此时,严泽瑜就坐在左手边的一把椅子上,一边喝着茶一边等着他们三人。

    “三位来了!来!来!来!”他招呼三人道:“都先坐下,喝口茶。”

    三人也不客气,各自随便找了一把椅子坐下,立刻就有人进来端茶递水。

    几口清茶喝下之后,严泽瑜笑着道:“三位兄弟,你们是想先谈正事,还是想在我这先好好休息几天?”

    陈非凡也同样笑道:“既然到了尽忧堡,当然先要好好参观一下这里,不知严兄是否允许?”

    “这有什么不可以的,一会儿我就带你们走一圈。”

    三人对这尽忧堡都有兴趣,所以对严泽瑜的回答都没有异议。

    “卢兄,这次遇袭,多亏有你,要不然我这帮兄弟们还不知道会死伤多少人。严某以茶代酒先敬你一杯,稍晚些的时候,我再准备酒宴,好好谢谢你。”

    “严兄,你太客气了。我们行医之人,遇到伤者,哪有见死不救的道理。”

    “哈哈!卢兄,你在这就别客气了。我设下酒宴,只是略表一下心意而已,好歹你们也是客人。”

    再客气下去,就有些不妥了,卢然便拱手道:“那就有劳严兄了!”

    “客气了!我只是尽地主之谊而已。”

    四人喝着茶,休息了大约半个时辰,严泽瑜先开口道:“三位,我现在就带你们参观一下这里,不知意下如何?”

    “好!”三人纷纷点头,全都离座站了起来。

    这尽忧堡一共有三道外墙,每道墙之间的距离很远,而堡垒则被最里面那道墙所包围着。

    这个堡垒一共有三层,他们四人现在就在堡垒的第一层,第一层的占地最大,少说也有三四十个房间。

    陈非凡他们原本打算先看完第一层,然后一层层依次往上,但等参观完第一层之后,严泽瑜却把三人领到了第一层的某一个角落。

    这里有一个小房间,奇怪地是,房间中除了在中央放着一张大铁板外,没有其它任何东西。

    而这张铁板也很诡异,铁板的四边都加装了护栏,四个角落各有一根手臂粗细的铁索朝上拉着。

    “三位,你们抬头朝上看!”严泽瑜提醒道。

    三人抬头往上,只见这房间没有顶,四条铁索笔直往上,直通整个堡垒的最上方。

    “我们就用这个上去。如何?”严泽瑜笑着问道。

    这里每一层的高度都很高,要是走楼梯上去,还真要花费一些时间,既然眼前有这么一个方便的工具在,何乐而不为呢?

    虽然三人都没乘过这个,但他们都是个聪明人,这么一看,那么一说,也就基本上知道了用途。

    话不多说,四人就这么地往那铁板上一站,一人一边扶住旁边的护栏,这块铁板也够大的,一次起码能站个五六人。

    待四人站稳了,一旁的下人便朝上大喊一声“拉”。于是乎,四条铁索同时一动,稳稳地往上移动。

    四人由这块铁板先到了最上面的第三层,这第三层一共只有十来个房间,要比第一层少了一半。

    逛完第三层,严泽瑜就领着他们走着楼梯来到了第二层,这里大概有二三十个房间,比下小比上大。

    “三位,以后你们吃住就在这一层里。”严泽瑜开口道,“有什么需要,可以找我或者齐管家。”

    三人点了点头说了声“多谢”。

    逛完这三层,三人现,这里不光是地方大,其实人也有许多,下人、侍女、侍卫,几乎每走几步都能见到人。

    此时,齐管家走了过来道:“少堡主、三位公子!酒宴已经准备好,三位公子的行李我也已经安排下人放到了各自的房间中。”

    “好!”严泽瑜转头朝三人问道:“三位是先吃饭,还是先回各自的房间?”

    到了这里三人就客,客随主便,既然已经准备好了酒宴,哪有不吃的道理。三人中以陈非凡为,于是他开口笑着道:“既然饭菜正热,哪有不吃的道理,有劳严兄费心了!”

    “陈兄,你又客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