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 云吞城

    人死了倒也省事,直接往马车上一扔就好,但伤者居多,幸好还有卢然这位大夫在,之前那位大夫已经在这场混战中被人杀了。八一中文网  S≠S=S≈.≈9=X≠D≠S.COM

    待经过简单收拾之后,众人也不再这里多做停留,重新整装上路。

    在见识了陈非凡的武功之后,吴兴和刘伍对他的态度变得更加恭敬,这让陈非凡有些不习惯。

    这里荒郊野外,前后都没什么人家,众人只好埋头赶路,希望能够尽早到达下一个城镇。

    前行了大概半个时辰,天空这才放晴朗了些,但依然看不见太阳,在他们上空是一片片的云。

    陈非凡抬头看着天空,刘伍这时来到他身边,朝他道:“陈兄弟,没来过这里吧?”

    陈非凡点了点头,天空中的云一片连着一片,虽然不是乌云,但也多的可怕。

    一旁的刘伍再次出声解释道:“此地已是云吞城地界,所以空中会出现如此景色。”

    “云吞城。”陈非凡心中默念了一句,但从来没人和他提起过这个城,所以没有任何印象。

    “难怪!难怪!”另一边的卢然抬头望着天空中的云笑道。

    “卢大夫,知道此处?”韩霖问道。

    卢然看了一眼刘伍,见他也同样朝自己看了过来,知道对方并没有因为他插话而感到不高兴,便开口回答道:“这云吞城也算是座大城,周围一带群山环绕,天上终日云聚不散,故称呼此城为云吞城。”

    “还真有这事?”陈非凡又看了一眼天上的云,满天都是白云,仿佛无边无际,便知道这事是真的。

    众人马不停蹄,连续前行了大半天,直到夜色降临,这才到了下一个城镇——云吞城。

    进了城之后,众人找了一家客人比较少的客栈住下,此时已过了晚饭时间,但饭菜依然还有,便要了十几间客房,让那店小二将饭菜一一送到房里来。

    吃过饭后,刘伍就去了外面,吴兴带着几个伤势较轻之人,去了楼下看管着那些货物。宇忙的要数卢然,仔细检查着每个人的伤势。好在这帮人要死的已经死了,留下活着的这些,虽然都有伤,有轻有重,但至少都无性命之忧。

    陈非凡和韩霖则继续待在房间中,两人的伤势虽都不重,但也无心去逛云吞城,便躺在各自的床上。

    “非凡。”韩霖先开口道。

    “韩兄,何事?”陈非凡问道。

    “我们先在这云吞城里逛一逛,怎样?”

    此次大战,伤者众多,陈非凡觉得他们一时间还走不了,起码要在这再待上一天。他也想好好逛一逛这里,便回道:“好啊!那明早我们就和老吴说一下。”

    “恩!不知道卢大夫意下如何。”

    “明早再问他也不迟。”

    “也行!”

    “韩兄,还是早点休息吧!”

    “好!”韩霖点了点头,这一天所生的事情太多,又加上一天的奔波劳累,他还真的有些撑不住了,下了床,简单洗漱一下之后,便重新回到床上闭上了眼睛。

    陈非凡到底是习武之人,身子骨没韩霖那么弱,但也早早熄了灯,躺在了床上,只是闭着双眼愣是睡不着。一直到了深夜,迷糊中听见有人推开房门轻声走了进来。

    “卢大夫?”陈非凡轻呼道。

    “陈兄弟,你还没睡啊?”听这声音确实是卢然。

    陈非凡从床上坐了起来道:“这么晚才回来,真是辛苦你了。”

    “呵呵!行医救人,此乃卢某的本份也。”

    “他们伤势如何?”陈非凡问道。

    “还行!都是些皮肉小伤,未伤及到骨头,没什么大碍,休息几天就好。”

    “那就好!卢大夫,你早点歇息吧。”

    “好!你也是。”

    第二天一早,等陈非凡起来,屋中另外两人全都不见了,屋外也早已阳光普照。

    看来自己是起晚了,陈非凡一边想着一边走出房间朝楼下走去。

    刚走下楼,吴兴一见他便热情地招呼道:“陈兄弟!过来坐。随便吃点什么?”

    依然不见韩霖和卢然的身影,陈非凡就在吴兴的身边坐下,叫了些吃的。

    “昨天之事,我还没有好好谢谢陈兄弟呢。”吴兴突然说道。

    “老吴,你客气了!昨天那事,我也只是想着要保命而已。”陈非凡边吃边道。

    “陈兄弟,你也别太谦虚。”吴兴笑着道:“你的武功,吴某也算是见识过了,在我只是上。要不是你陈兄弟出手帮忙,只怕我们也活不到这里了。”

    昨天出手相救,陈非凡其实也是有些私心在里面,现在正是和严府有事合作的时候,他当然能出手时就出手。“老吴,这事过去了,也就别再提了,我和你们家少爷怎么说也算是朋友一场。”

    “好!那就听陈兄弟,不提这事了。”吴兴倒也爽快,知道此人不是自己可以随便称兄道弟的,既然他不想提,那就不再多说。

    “对了!”陈非凡想起昨晚韩霖的话,朝吴兴道:“老吴,你们何时出去尽忧堡?”

    “明天刘伍会带人回来,到时候我们再回尽忧堡。”

    “明天?”

    “陈兄弟要想早尽忧堡也可以,我这就叫人带你一起去。”

    “不急,我是想问刘伍到底去了何处,为何明早就能带人过来?”

    吴兴一听,哈哈笑道:“看来,陈兄弟还真不知道这尽忧堡在哪里。从这里到尽忧堡只需半天的功夫。”

    “什么,还有半天就能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