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继续杀戮

    是挡还是躲?陈非凡根本就没考虑过这个,他现在唯一所考虑的就是怎样能够尽快将他们全部杀死。八一中文 S≤S≤S=.≥9≠X≥D≤S=.≈C=OM

    于是,他将头上的斗笠一摘,往后一扔,身后的那三把刀全都砍在了斗笠上。顶着大雨,陈非凡根本就来不及抹把脸,将手中的剑一旋,划向右侧的那人,右脚则踢向正面那人的小腹,而左手也在同一时间里再一次力,将一道紫红色剑气直接打向左侧那人。

    剑、腿、剑气,这三者之中要属剑气最快,紫红色剑气无情地洞穿了左侧那人的胸口,紧接着陈非凡手中的剑也和右侧那人的大刀碰撞在了一起,最后是他的右腿,在出其不意之下,一脚把正面那人踢翻在了地上。

    先不管对方是死还是伤,陈非凡在这次较量中倒是毫无损。

    他忙将剑一绕,盘过对方大刀,然后连着雨水一起斜切了下去。对方根本就没有什么防备,被陈非凡这一切,立刻就伤了右臂,顿时鲜血直流,“哐当”一声,手中的大刀也掉在了地上。

    没了兵器又伤了右手,再想想刚才几位兄弟的死状,他的心到底也是肉做的,忙捂着被砍的伤口,扭头就跑。

    陈非凡可不给他逃跑的机会,身子朝前一纵,一剑刺在了那人的后心,把他刺翻在了地上。

    这雨大得实在让人头疼,不管做什么事都没平时那样轻松随意了。拐才陈非凡已经试过了,要是平时不下雨的话,他的快剑鱼以一击必杀对手,根本就不需要使出第二招的云龙剑法,连第三剑也可以省了。

    当然头疼的还不止这些,头上因为没有了斗笠,他现在整个人都开始湿了。

    打到现在陈非凡也不想再用剑气了,虽然这剑气杀人度快,但是消耗也大。眼下还剩四个人,其中一人还是右手有伤的,就算把他围住,陈非凡也有信心能够杀死他们。

    但凡任何事情,都要注重一个先机,陈非凡从那人背上将剑拔出之后,急忙转身,然后快刺向刚才被他踢倒在地上那人。

    那人揉着小腹刚从地上挣扎着支起身来,就见面前一剑过来,吓得忙去摸掉在地上的大刀。

    可陈非凡的剑裹快,还没等那人拿刀起身,就被他一剑诡开了咽喉。

    还剩三个!陈非凡将头一抬,就见那三人未在原地停留,直接掉头就跑。

    跑就跑了,只要不是朝马车那边跑,陈非凡也懒得去追。他现在脑中正想着一个问题,到底应该先帮哪边好?吴兴那边人少但都会武功,要是帮了他们,那么情况马上就会有了转机;而马车那边,人多货多,要是人死多了,货被拿走了,陈非凡觉得有些过意不去,毕竟人家好心好意带他上路,他也不能在危机时刻不帮他们一把。

    考虑再三,陈非凡决定还是先去马车那边,当然不光是为了帮助严家的那些货物,因为韩霖和卢然还在那里。

    躺在地上的人几乎都死了,偶有几个抽搐的,陈非凡也忽视不见,他直接从那些死人中挑了顶斗笠带上,然后又抹了一把脸,用雨水冲洗了一下剑上的血水。这还是他第一次杀了那么多人,没有什么厌恶感,也没有什么欣喜感,只是感到一丝无奈,这原本就是个弱肉强食的社会,没有谁好谁坏,一切都是为了活着。

    脚下步伐一快,踏着沉积的雨水,人很快就来到了那队马车面前,卢然和韩霖在哪里?陈非凡暂时是看不见了,只好边走边找。

    马队上的货物倒是没有松散开来,依然用油布盖着,但地上躺了不少人,都是严家的劳力。有些人一动不动,看来已经死了;有些人缺胳膊断腿,痛苦地呻吟着;有些人则全身是血,挣扎着想起来。

    粗略数了一下,大概有十来个人,从刚才交手来看,这帮山贼也只是微微会耍一下大刀而已,自己这边的劳力,虽然没有武功,但兵器和蛮力都有,可为何会呈一边倒的情况,这让陈非凡感到有些不解。

    前面不远处还有人影在晃动,陈非凡也不犹豫,快步上前,见不到卢然和韩霖,他有些放心不下。

    又往前走了几步,见卢然正和一人打得不可开交。卢然是有苦说不出,他平时用银针伤敌,但现在大雨早就模糊了他的视线,再加上人多混杂,他也不敢轻易出手,怕伤到自己人,对方又是手拿大刀无法近身,结果只能拿出一把防身用的软剑和对方苦苦纠缠着。

    能和卢然僵持住那么久的,显然不是那种不会武功的。陈非凡现在才意识到,自己可能想错了,这帮山贼中真正会武功的还是有的,而且就是自己现在所要面对的这十几个人,他们派几十个不会武功的打头阵,他们自己则靠两边偷袭。

    卢然见陈非凡朝自己走了过来,忙道:“韩霖和刘伍在一起,你快去帮忙。”

    韩霖不会武功,要是万一有个闪失,陈非凡可不知道怎么办了。于是,他心中一急,也就不在搭理卢然,笔直往前跑去。

    陈非凡一边抹着脸上的雨水,一边四处张望,但这雨实在太大了,始终看不清四周情况。途中有一人朝他杀了过来,他只好停下来迎战,打了不到十个回合,就用剑气洞穿了那人的小腹,用幻影灵剑诡开了那人的咽喉。

    被他杀掉的那人确实会武功,这使得陈非凡先前的推测没有错,但这也让他更加担心起韩霖来,既然看不见,他只好边走边大声地喊着“韩霖”。

    没过多久,就听见在他不远处的左边有个声音在呼喊他。在确定是韩霖的声音后,他便循声跑了过去。

    只见在一辆马车的一侧,有两个手持大刀的人围着,而韩霖的声音就是从那里面传出来的,看来他是被这两人给围住了。

    陈非凡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要是韩霖有个闪失,他们兄弟三人的很多计划就要泡汤了。如此一想,他边跑边朝那边大喊一声:“闪开。”

    那两人闻声朝他看了一眼,就乘他俩半转身的空挡,眼尖的陈非凡透过连续不断的雨水,模糊地看见在那里面除了韩霖外应该还有一人。不管如何,韩霖不是孤身一人,这让陈非凡放心不少,但脚下的步子迈得更快了。

    那两人也时刻注意着陈非凡的动向,见他过来,便让其中一人转过身,面对着他做好了迎敌的准备。

    几个呼吸之后,陈非凡已冲到了那人面前,这时他才现和韩霖在一起的是刘伍,两人似乎都受了些伤。

    来不及再看,面前那人已经挥刀朝他砍来,看这架势确实有练过刀法,但陈非凡并不惧怕,身子往后一退便躲过了那一刀,那人一见这情况,就立刻明白自己是遇到会武功的人了。

    陈非凡才不管对方现在在想什么,一退之后,就急忙挺身向前,一剑刺了过去。

    那人一见对方反应如此之快,有些措不及手,慌忙中只好抬手用刀迎了过去,却不料这剑和他刀一个刮擦之后,就迅朝下,从侧面进攻,直刺他的左肋。

    他从来没想到对方还有这样的高手在,但他心中不惧,自己好歹也是个刀口上过活的人,连忙将刀一收,身子则顺着来剑朝右侧一闪。

    这一闪,陈非凡是看见的,但他并没有用剑臃杀过去,而是乘那人躲闪的空挡,一剑刺向了另外一个人,那个背对着他正和刘伍交手的人。在毫无防备之下,陈非凡一用力,就把剑直直地刺进了那人的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