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 杀

    转眼间三个兄弟倒下了,每个人的心中或多或少都有些害怕起来。八一中?文?网  S㈠S㈠S?.?9㈧X㈧DS.COM但对方是人,不是什么鬼神,刚才那次围杀他们也见到了效果,他们相信只要人多一定能杀了他。杀了他之后,那满车的货物就是他们的了。

    众人想法差不多一致,都互相看了一眼,便各个磨拳擦掌,朝着陈非凡杀了过去。

    面对来者,陈非凡并没有害怕也没有兴奋,而是感到有些无奈,这一次他要杀的人确实多了点。如果此时他心慈手软,那么死的就是自己,两者之间只能有一方可以活下来。

    见对方冲在最前面的三人离自己只有两步之遥,陈非凡可不想再继续静站下去,双手将剑一提,脚下往后一跺,直接迎头冲了过去。

    面前三人倒是都有一身蛮力,陈非凡双手挥剑,不但被他们其中两人给硬生生地挡了下来,蛮力之下还让他往后退了半步。

    三人之中的剩下一人,见时机来得正好,就把刀往前一送,直接刺向陈非凡的小腹。

    陈非凡觉得可笑,要是三人这样就可以伤到自己,那么自己的这身功夫就白练了。他将左手从絏弦瓶笫质持负椭兄敢徊ⅲ耙坏悖患坏雷虾焐墓獯幽橇礁种钢猩料侄觯贝汤凑叩男乜凇

    那人一见对方手中突然一亮,顿时心中一吓,忙将刺出的大刀收回,朝着自己胸口护去。但此时为时已晚,那道剑气已经刺破了他的蓑衣,刺穿了他的胸膛。

    又死一个!后面跟来的那帮人不由地脚步一缓,显得犹豫起来。很快他们就做了一个决定,除了陈非凡面前的那两人因为已和他正面交锋走不开外,其余人则纷纷掉头朝着那批货物跑去。

    对这帮人来说,虽然陈非凡实力强大,但不是这次打劫的关键,现在最重要的还是那批货物。但他们似乎有些分不清眼前的状况,陈非凡的实力已经远远出了他们的估计。

    陈非凡见状忙将手中的幻影灵剑一抖一送一收,撇开两人的大刀。两人见对方一收兵器,心中一喜,忙同时双手举刀,朝着陈非凡狠狠地劈了过去。

    这两人只会蛮力不讲技巧,陈非凡根本就没把他们放在心上,右手中的幻影灵剑向前一点,身子突然往左一侧,在躲过左侧那人的大刀之后,幻影灵剑的剑身已经破开对方的蓑衣,稳稳地扎进了那人的小腹中。

    血水混杂着雨水,顺着那剑身不急不慢地留了下来,陈非凡也不等那人有什么反应,将脚一踹,右手同时用力一拨,便把剑锅拔了出来。

    喷射而出的血水在雨中显得异常的刺眼,陈非凡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右手一抬,便挡住了另一人的大刀,要是刚才他没有去拔剑,此刻也就不可能那么轻松应对了。

    在挡下这刀之后,他右手一转,剑顺着对方的刀身削了过去。突如其来的招式,让那人有些不知所措,陈非凡的快剑很快就割伤了他的手指,紧接着他又感到脖子一凉,一条斜切的口子在他的脖子上绽放开来。

    这两人就这样死了,尽管陈非凡已经算是战决了,但那余下的那十几人离他最近的也有六七步那么远。要是真让他们汇合起来,麻烦会更大。

    陈非凡连忙擦了擦脸,甩了甩剑上的血水和雨水,然后脚下一蹬,便追了上去。

    雨大,前面那十几人跑不快,陈非凡也是如此,一边追一边不停地抹着脸上的雨水。

    这时吴兴那边出了一声惨叫声,不知道是谁受伤或者死了,陈非凡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继续埋头往前追。

    那十几人看似往前,却一直在注意着陈非凡的动向,见他杀完两人之后又追了过来,便又留下两人挡在他的来路上。

    对陈非凡来说,这分明就是螳臂当车,但他也知道这是这帮山贼唯一能够拖延时间的办法。

    威震四方加上快剑,用在此时,变得异常的准、狠、快,他的每一次挥砍都会在雨中带出一条水纹,水纹弥留之际,便是一人倒下的时候。

    瞬间就又杀了两人,这让前面那帮人都有些害怕起来,脚下的步伐又加快了不少。

    眼见前面这帮剩下只有十个人的队伍就快要到达马车那边了,陈非凡不得不加快脚步。

    还没追上几步,又有两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反正是要一路杀过去了,陈非凡也没怎么细看,右手将剑一握就杀了过去。

    双方交手只有一个回合,陈非凡手起剑落,一人被他刺伤了右臂,而另一人则倒在了地上。

    可不想他一脚将那受伤之人踢开之时,前面那八人已经掉头朝他跑了过来,很快将他围在了中间。

    陈非凡环顾了一下四周,加上那个手臂受伤又重新站起来的,一共有九人。他现在有些后悔,刚才不应该一脚踢开那人,而是应该直接杀了他,这样现在包围他的人就会少一个。

    那么多人打他一个,就算陈非凡自持武功上比他们高,他也不敢丝毫大意。雨那么大,很难看清每一个人的动作,更何况就刚才第一次被他们围杀的时候,他还吃过一次小亏,背上的伤到现在还有点隐隐作痛。

    要么战决,杀光他们所有人;要么就是突破其中一人,再次形成独挡一面的格局。

    对方都是凶残之人,陈非凡早没了剑下留人的念头,毕竟他不是什么圣人,对方如果要杀他,他就会先下手为强。所以他选择了前者,就凭他现在的实力,要杀光他们不是不可能,就算失策了,但也有保命的能力。

    如此一想,陈非凡也就不在瞻前顾后,直接持剑刺向面前之人。

    面前那人见陈非凡完全不顾周围的大刀,朝着自己全力刺来,又想起前面那几个同伴的死状,不由地脚下一软,右手拿起大刀朝前胡乱地挥砍着,脚下则拼命地往后急退。

    就凭对方那种看似刀法却又不是的刀法,陈非凡完全没放在眼里,右手用剑一拨,便轻松撇开了他的胡乱刀法,然后朝前一划,就破开了对方的咽喉。这时,他的左手也没闲着,连看都没看一眼,朝着左侧就那么一指,一道紫红色剑气从指尖迅冲了出去,很快贯穿了其中一人的小腹。

    由于刚才在他面前的那人慌忙朝后一退,陈非凡顺势朝前一进,这使得在他四周的其余人都只是砍到了他的那件蓑衣,并没有伤到他人。

    一下子又死了两人,这让剩下的七人都不由地各自往后退了一步。

    陈非凡一见这圈子又变得大了些,知道机会来了,忙身子一侧,朝着右手边最近一人刺了过去。

    这雨依然下得很大,大得让人无法看得真切,但陈非凡根本就不顾及这些。剑身划去,却被对方的大刀所挡住。他忙将左手一指,又是一道紫红色剑气使出,贯穿了那人的小腹。

    他知道自己最厉害最致命的绝技,不是什么剑法,而是那体内的剑气。对付如此不堪一击的大刀和山贼,要想以最快度杀光他们,没有比剑气更合适的了。

    应该是又死了一人,但陈非凡根本就没时间去考虑对方有没有死,因为四周其余的六把刀已经近在咫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