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雨中大战

    吴兴此时带着身旁七个兄弟,每人手握一把大刀,慢慢地走了过去,陈非凡也没再去和他多说什么,而是默默地跟在他们身后。?八一?中??文 S≈S≥S≥.≠9XDS.COM

    那帮山贼似乎也不急于冲过来,同样慢慢地朝他们靠近。

    “对面的兄弟。”吴兴大声朝对面喊道:“要是缺钱,我这倒是有十几两黄金,可以如数奉上。但请别为难我们,要是抢了这些货物,我们也没法向尽忧堡交代。”

    先是将钱拿出,然后又把尽忧堡给搬了出来,吴兴这样的做法倒也不差,或许还能保印货和命。

    只听对面那帮人都哈哈大笑,其中为一人出来同样喊道:“我说这位兄弟,我们要钱也要货。对不起了,你们今天要全部留下。”

    对方二十多人,吴兴根本就没把握,只能紧了紧手中的大刀,再一次喊道:“兄弟,这钱能给你们,但这货你们不能拿啊。”

    “少他妈的废话。大哥,我们上!”对面其中一人粗鲁地喊道。

    面对对方地步步逼近,吴兴八人都不由地往后退了一步。

    见陈非凡手拿幻影灵剑站在他们身后,吴兴慌忙侧身朝他道:“陈兄弟,这里危险,你快逃命吧。”

    “你们先逃,我帮你们殿后。”陈非凡可不觉得这帮山贼除了有些凶残外还有其它什么能耐。原本要是吴兴给了钱能保印货和命的话,他也就不打算出手了,但想不到对方如此凶残,那他就有必要好好教训他们一下。

    “陈兄弟,这不是闹着玩的,乘现在雨大,他们不好追,你就快点逃命吧。”吴兴苦口婆心道。

    陈非凡刚想好好解释一下,这时有一小的跑了过来朝吴兴道:“老大,这道路两边似乎也有山贼。”

    他这边话音刚落,那面前的山贼就顶着大雨突然杀了过来。

    对方来势汹汹,吴兴心中早已视死如归,喊了声“杀”,便带头冲了过去。

    其余七人见状也同样大喊一声冲了过去,很快两批人马就纠缠在了一起。

    严家的人要是真没什么本事也不会出来运那么远的货,陈非凡倒也不担心他们一时半刻会死,所以没马上上前拼杀,而是站在原地静静地看着。

    就见对方只留下十来个人和老吴他们纠缠,剩下的那十几人则又重新组成一个队伍朝着他们的马队跑了过来。

    这时,陈非凡听见身后已是喊杀声、惨叫声混成了一片,转身看去,只见道路两边突然各杀出一组人马,总共有十来个人。

    早在他们不去追刘伍时,陈非凡就知道这次一定是围杀,所以他们不会马上就过来,而是慢慢等待时机。雨下得那么大,吴兴他们的马车又多,根本就来不及掉头逃跑。

    只是这么回身一瞥,陈非凡很快又重新凝视前方,只见面前这帮人一边抹着脸一边飞奔而来,看来这帮山贼左右那边伏击的目的已经达到,现在就等着与自己面前的这帮人汇合了。

    这雨下得实在太大了,乘对方还没近身,陈非凡赶紧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重新又握了握已经湿透了的幻影灵剑。

    雨战,这还是陈非凡第一次经历到,而且还是在那么大的雨中。他深深地吸了一口,再次将满脸的雨水抹去。

    随着两者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从那十几人中又分了两个出来,他们根本就没把陈非凡放在眼里,打算用两个人解决掉他。

    要是让眼前的这十几个人和身后的那十几个人汇合起来,那不光是从士气上还是人数上都要增加不少,换来的则是增加吴兴他们队伍中的死伤人数。

    虽然陈非凡没有绝对的信心能够留下眼前的这帮人,但现在危机关头,只能搏上一搏。

    面前的这两人手拿大刀,不急不慢地朝他走了过来。陈非凡依然没有动,他微微抬头看了看天,这雨势丝毫没减,也不知道要下到什么时候。

    乘雨打劫,陈非凡还是头一回遇到这事,看这山贼四周都做了埋伏,想来是盯上他们有一段时间了,肯定不是临时起意。

    他刚刚想到这,那两人已到了他面前,舞动着手中的大刀,那刀刃夹着雨水朝他砍来。

    左右两把刀夹击而来,陈非凡突然咧嘴一笑,也怪面前这两人倒霉,他现在就想来个下马威,所以这两人必须得死。

    这也不是陈非凡心狠手辣,对付这帮凶残的人,唯有以恶制恶,才能保印自己的性命,才能震慑住他们。

    于是,他右手一用力,将幻影灵剑挥了起来。与此同时,体内的那股灵罡剑气也从他的右手中冲了出来,随着这一剑的挥去,在空中形成了一道月牙状的紫红色剑气。

    陈非凡这一剑的度之快,飞出去的这道紫红色剑气似乎根本就没有打断眼前的这密密麻麻连成一片的雨线,也没有激起任何的波澜。但对方两人手中的大刀却成了两截,两人的头颅也都掉了下来。

    这事来得实在突然,把在两人身旁或者身后想看好戏的那十几个人都吓了一跳。

    “滚回去!”陈非凡站在原地大喊一声。

    四周那十几人先是一愣,那两人的死并没有让他们退怯,随之而来的则是他们满脸的狰狞,十几个人同时举刀朝着陈非凡砍来。

    看来这帮是亡命之徒,要是今日放了他们,日后还会继续作恶。陈非凡心中一定,右手把剑一握,左手将脸一擦,一矮身便朝其中一人冲了过去。

    韩霖有卢然照顾着,以卢然的本事,两人自保是没有问题,至于其他人,陈非凡可不想考虑在内,所以就不再有什么顾忌,现在要做的就是将眼前这十几个暴徒全部杀死,然后再另作打算。

    只有一个照面,陈非凡手起剑落,就将面前之人握刀的手臂刺伤,他觉得自己一开始就有些高估了他们,其实根本就没必要用剑气来对付他们。这帮人只是会些打架的功夫,根本就不会武功,对付他们用威震四方剑法就足矣。

    对方可不知道现在他在想些什么,见其中一人似乎已经成功牵制住他了,便纷纷围了过来。

    这雨依然下得很大,就算近在咫尺也不一定看得真切,更何况四周那么多刀都齐齐砍了过来。陈非凡毕竟不是什么三头六臂,不能一一躲过,幸好有蓑衣和斗笠在,再加上雨大湿滑,致命伤倒是没有,只是在背上留了几条血口子。

    要是这么一直被围杀着,就算杀光他们,自己也得不偿失。如此一想之下,陈非凡忙将剑向前一伸,脚步一跨,然后再将剑一拉,割开了面前之人的喉咙。

    见对方光顾着惊讶,浑然不顾自己脖子上的血汩汩地往外冒。陈非凡淡然一笑,将身子一矮从那人的肋下钻了过去。

    顺利逃出了对方的包围,陈非凡朝前跑了几步,然后一转身,双手将剑一握,已做好了正面对敌的准备。

    一人战十几人,双方的杀意都起,谁生谁死一会儿就要见分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