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剑气对真气

    既然对方能够隔空攻击,陈非凡也不敢再做保留,准备用上剑气。? 八?一中文 S?S?S㈠.?9?X㈧D?S?.?C?O?M

    见对方再次摆出只守不攻的架势,陈非凡心中一动,当即手中剑身一抖,一道红色剑气瞬而出,度之快犹如离弦的火箭。

    对面卢然眼中惊讶之色一闪而过,之后便全神贯注地看着那道已经近在眼前的剑气,只见他手中三枚几寸长的银针同时向前一。

    很快那三枚银针就和迎面而来的那道红色剑气碰撞在了一起,一时间两者都停止了各自向前的趋势,紧接着只听一阵轻微的爆裂声响起,红色剑气和那三枚银针一同消失不见了。

    这两人的第二回合较量,让周围那些七帮盟的人看得是个个目瞪口呆,场上两人一个是剑气高手一个是内功高手,两者虽不是搏命相斗,但已经让他们大开眼界了。

    也未等对手会做出如何反应,在那道红色剑气飞出剑身之后,陈非凡整个人就跟着冲了上去,对付手中只有暗器在手的人当然是采取近战才能战决。

    剑气才刚刚消失,陈非凡就已经持剑到了卢然的面前,这次他不敢再马虎大意,手中长剑一落,纵向一剑劈了上去。

    卢然当然也不是毫无防备,只见他身子往后一仰,脚步连退,避开面前的来剑,与此同时,从双手中各飞出一枚银针袭向陈非凡。

    银针虽小,但是以陈非凡的眼力还是能够看清,不过银针度之快,就算让他现在立刻停下脚步,也没有信心避开这一左一右两枚银针。

    既然不能避开那就只能硬挡,思考再三,陈非凡决定还是用剑气去挡,但银针小而且度快,为了以防万一,他只好先避开左边那枚,然后再全力挡下右边那枚银针。

    这一次陈非凡并没有用剑气直接去挡,而是让体内的剑气依附在剑身上形成了一道紫色剑芒,迎面而来的银针一碰触到剑身上的剑气,几乎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不见了。

    眼看自己的两枚银针就这样被对方化解了,卢然只能微皱眉头,一时间想不出能够破解对方剑气的好办法。

    此时双方都已经互相往后退了几步,两者间的距离再一次拉开。

    这只是一场比武切磋,而且不是真正的生死搏斗,刚才那两次的近身进攻让陈非凡明白了,除非是搏命一击,要不然近身也不一定能赢,卢然身上不知道有多少枚银针,而且度快威力大,让人防不胜防。

    当然陈非凡现在所遇到的不只有要近战还是远攻的问题,还有他现在的左臂,自从刚才被卢然隔空点穴之后,他的左臂一直不能动弹,不过他体内的一丝灵罡剑气一直在尝试着解开被封住的穴道。

    卢然这一次倒是决定先攻,只见他双手同时往前一挥,几枚银针在无声无息中飞射而出,另一边陈非凡见状也不打算再一次近身上前,当即右手一挥剑,一道紫红色长如弯月的剑气立刻飞了出去,迎向面前的那几枚银针,紧接着他又连挥三剑,见三道红色剑气快从剑身中飞出,紧紧跟在紫红色剑气后面飞向对面的卢然。

    两人的进攻度都很快,仅一个呼吸间,紫红色剑气和那几枚银针就互相碰撞在了一起。一时间,两者互不相让,谁也突破不了谁,到了最后只能同归于尽。

    这一击斗了个旗鼓相当,而随后飞来的那三道红色剑气倒捡了个便宜,能够毫无阻碍地继续快向前。

    能够如此控制剑气,飞射出不同颜色和威力的剑气,让一旁观战的众人大开眼界,更是对陈非凡刮目相看。

    面对左中右各一道的剑气,卢然依然表现地不慌不忙,身上的银针没有再次飞射出去,而是双手同时朝前虚空连点。

    在众人地注视下,让人觉得诡异的一幕生了,那三道剑气明明刚才还笔直往前,而现在却突然间似乎碰到了什么阻力,不但无法再继续前进,还节节败退,到了最后溃散成了无形。

    “是真气!”众人和陈非凡心中所想一样,不说别的,单单是论内力,卢然就已经是个高手了。

    这招用真气破除剑气,让陈非凡对卢然的态度再一次起了变化,心中更想把他拉拢到自己身边来了,一个大夫不但会医术还会高深的内功,试问哪个帮派有这样的大夫?

    接下来的比试,两人似乎都找到了破除对方攻击的办法,卢然用真气化解陈非凡的剑气,而陈非凡也用剑气化解了对方的银针和真气。

    连续斗了几个回合后,卢然突然摆手道:“陈兄弟,既然我们双方不能拼个你死我活,我看我们不如就此打住吧,以免伤了和气。兴隆城之行,卢某愿意陪你走一趟。”

    卢然的话,陈非凡心中也有一丝同意,但他这次和卢然比武,却不是单单想见识一下对方的武功,再说如果被人传出去说自己和一个大夫打成平手,这颜面何存?

    “卢大夫,我看天色还早,不如我们再比上十个回合,你看怎样?”陈非凡问道。

    “陈兄弟的剑气已经让卢某大开眼界,只是,如果再比下去,卢某觉得实在没什么意思。”

    “卢大夫,再和我比试十个回合,就十个回合,难得有这么多观众在场,我们可不能扫兴。”陈非凡可不想就这么不了了之,刚才因为一时大意左手被封,根本就没办法有全力攻击,而现在在体内灵罡剑气的化解下,左手已经开始慢慢地回复了知觉。

    看着周围众人一脸期待的模样,卢然只好点头道,“好吧!那就再切磋十个回合。”

    陈非凡微微一笑,二话不说,甩手就是一道剑气攻了过去,前面几个回合,两人都是拉开距离远斗,而这次也不例外,不是他们不想近身搏斗,只是两人都会瞬的招数,如果真要近战,定会斗个两败俱伤,这不是众人所想看到的,还不如像现在这般隔着十来步远的距离,各自都好有个防备。

    陈非凡这道剑气完全是紫色的,度之快威力之大,卢然连了几枚银针和几道真气才得以化解。

    如此一来,卢然原本轻松的脸色开始变得凝重起来,他现在知道了陈非凡约定这十个回合的意义,一定是想在这十个回合中来决出个胜负,虽然他并不热衷于一决高下,但对方如此想要,那他也愿意奉陪到底。

    转眼间又是一道剑气袭来,这次是紫红色,卢然深吸一口气,右手朝前连点,几道真气直奔面前的目标,紧接着左手中的几枚银针也快地飞了出去。

    紫红色剑气明显要比刚才陈非凡所施展的那道全紫色剑气弱些,在卢然几道真气的全力冲击下,只坚持了不到两个呼吸间就溃散不成形了,当然那几道真气此时也和剑气差不多的情况,根本对陈非凡构不成什么威胁,不过后而来的那几枚银针却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

    很显然这一次卢然跟陈非凡的那次一样,安排了前后两波进攻,虽然直接危害不大,但也足以让对手没有多余的时间去顾及其它事物。

    眼看着银针越来越近,陈非凡的体内剑气再一次显现在剑身上,手起剑落,几道红色剑气快飞出,迎向那同样是度飞快的银针,剑气和银针再一次在空中相撞同时爆裂开来。

    又是一次平手,卢然心中早已经想到了会有这样的结果,而陈非凡此刻却嘴角微翘,他的左手终于可以出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