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 落入谷中

    这山壁看起来有百来丈高,而且几乎是笔直的,陈非凡以前没有过这样下山的经历,只能硬着头皮,双手抓住一旁的绳子,慢步走向山崖边。? ??? 八一中文 S㈧S?S?.?9㈠X?D㈧S㈠.?C?O㈧M?

    林泰此刻看出了陈非凡紧张的心态,忙善意提醒道:“双手不要时时紧握绳子,该松时松,该紧时紧,面朝山壁往下,不要一直往下看。”

    陈非凡朝他一笑,深深吸了一口气后,来到崖边,双手微松,双脚一蹬,便已腾空离地。

    耳边呼呼的山风,四周漆黑一片,陈非凡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手脚并用,抓着绳子,踩着山壁,慢慢地往下,当然他们习武之人不可能像那些普通人一样,略微熟悉之后,便施展轻功,脚下连点,加快了下落度。

    差不多一刻钟后,陈非凡安稳地站在了地上,黄旭此刻就站在他的一旁,于是他拉了三下绳子。

    黄旭似乎未曾离开半步,就算是陈非凡到了这里,也只是轻拍了一下他的肩,没有说半句话。

    等到林泰也到了这里,黄旭这才开口说话,不过声音极其轻微,轻到只有其余两人贴耳才能听到:“这里好像有暗哨,我们不能轻举妄动。”

    “你有没有现什么?”林泰同样轻声问道。

    “没有,但凭我感觉,这附近一定有人。”黄旭语气异常肯定地回答道。

    “好吧。既然到了这里确实要小心行事,那就依着黄兄弟的感觉,我们怎么朝谷中去?”林泰问道。

    黄旭苦笑着道:“不清楚,我们三人都是第一次来这,看来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

    “贤侄如果有什么好主意,不妨说来听听?”林泰转头朝陈非凡问道。

    陈非凡听刚才两人的谈话,知道两人已经打定了主意,现在来问自己多半是客套一下,何况自己心中确实没有什么好办法,只好回答道:“让林二叔见笑了,我想不出有什么好办法,还是你们两位做决定吧,我江湖经验浅薄,只要跟着你们行事就是了。”

    “也好!”林泰点了点头继续道:“我看我们三人在此也待得太久了,还是赶紧出,免得遭人现。”

    虽然四周昏暗,无法辨清方向,但林黄两人经验老到,根本没有犹豫,选了一个方向便走,陈非凡也紧紧跟在他们身后。

    他们三人刚才下来的地方虽说是在辟幽谷的边缘地区,但落脚的地方却是四周空旷,没什么可以遮挡的东西,没人敢说不危险,也许是今天运气好,碰巧没人过来。不过,现在要往里走,却是步步都要小心谨慎。

    前面是一片树林,但三人并没进去,而是绕着林子外面小心地走着,这林中有什么,他们不知道,所以谁都不敢进去。

    走了没多久,前面两人突然脚步一停,连忙躲了起来,跟在后面的陈非凡心中一紧,同样和他们一起躲到了一旁的林中。

    杂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这时只听有人道:“听说今天来的是血狼帮的人。”

    另一个声音接话道:“前几天狂虎帮也来了,看来是外面出了什么大事。”

    第三个声音没好气地冷声道:“哼!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那些都是我们盟中的精英,在这里待不了多长时间,你们两人刚来谷中不久,很多事情还不了解,有些话不要乱讲。”

    “那他们到底是为何事而来?”刚才第一个声音问道。

    “这个不是我们三人所能知晓的,不该问的别问。”第三个声音回答道。

    “你不是有个兄弟在独龙帮嘛,有打听到一些事情吗?”第二个人问道。

    那第一个声音叹了口气道:“别说了,那小子嘴巴紧,根本就不肯和我说些什么。”

    “你们两人也就别再提了,这些都不关我们的事,好好在这里转上一圈,一会儿回去,我们三人去喝一杯,如何?”第三个声音道。

    “好!”其余两人也高兴地答应道。

    巡视的三个人一路走来有说有笑,根本就没注意到一旁林中还有另外三人的存在。

    看着对方渐渐快要远去的背影,黄旭咧嘴笑着问道:“林堂主,你看……”

    “你们负责除掉旁边两个,我把中间那个拿下。”林泰毫不含糊地回答道。

    三人从身后轻声而又迅地偷袭,暗风盟的那三人怎么都没想到今天这次巡逻却成了不归路,走在两旁的两人分别被陈非凡和黄旭干净利落地割破了咽喉,而中间的那个则被林泰捂住了嘴巴摔倒在了地上。

    陈非凡和黄旭拖着两具死尸到了一旁的树林中,而林泰过了一会儿也半夹半捂着已经刺断了手脚经脉的那人走了过来。

    “说,这里四周还有其他人吗?”黄旭一剑抵在那人的喉咙处。

    “没……有,就……就我们三人!”那人用极其颤抖地声音轻声回答道。

    “你们这辟幽谷现在谁掌管着?”林泰问道。

    “三位大侠,这个小的不知。”那人轻声答道。

    陈非凡没说话,一剑就刺在那人的小腿上,而林泰也很有默契地连忙又重新捂住那人的嘴巴。

    “别进酒不喝喝罚酒,你不说,等你死了我们就再找个人给我们说。”黄旭狠声道。

    “是独龙帮葛副帮主。”那人面带痛色道。

    “我们从这怎么去他那里?”林泰接着问道。

    “既然你知道谁掌管这里,就应该知道他住哪里鸶颐撬J裁椿ㄑ幌胨赖幕熬屠鲜祷卮稹!币慌缘某路欠不瘟嘶问种械慕M驳馈

    在三人的威逼利诱之下,那人哭丧着把所知道的事情都如实地说了出来,而且就连他们三人没问的也说了些,显然有讨好饶命之意,不过最后还是被林泰一剑刺破了喉咙,将他扔在了另外两具尸体旁边。

    和这种人没什么道义可讲,陈非凡不觉得林泰做错了什么,出尔反尔也要看是对什么人而言。

    既然问清了方向,三人立刻行动了起来,免得在此时间一长惹来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