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暂住兴隆

    能一下子教那么多人武功,而且往后每十年一次,在武馆中选十个资质最好的人带回破天派,袭空道长表面依然平静,但心中却乐开了花。八一?中文 S?S?S?.㈠9XDS.COM

    他们那些江湖中人能知道什么?自己那个破天派曾经在修真界也算是个实力不俗的帮派,但自从门内一些高手,升仙的升仙,殒落的殒落,云游的云游,再加上平日里都懒散惯了,门中子弟一下子去了大半,让其它门派有机可乘。

    结果破天派所在的灵山被其它帮派给霸占,而门中弟子到了最后也只剩下袭空道长一人,幸好他逃出之时已经把所有能拿走的都带在了身边,要想东山再起不是没有可能,现在唯一缺的就是人手,这也是他来尘世间的原因之一。

    现在陈非凡已经把帮他解决了增加人手的问题,他也算是了却一门心事,自然高兴不已。

    再来说那些武功,不要以为修真之人就不会武功,只是武功对他们来说毫无用处而已,袭空道长就会十几种武功,那传授给陈非凡他们兄弟三人的三套武功,其实都是破天派中一些强身健体的体术而已,不过都被袭空道长除去法术应用,稍作改进而成。

    而传授给武馆弟子的那套劈云剑法,虽不是稀世武功,但其威力也不容小觑,这是他的一个师兄在尘世间历练时所创,至于那养气诀则是袭空道长唯一会的一套心法。

    他的这些武功和心法基本上都是以前那些师兄弟在刚入修真界的一段日子里,闲来无事所创,对修真之人来说,除了能强身健体之外,毫无其它作用,但是对江湖上的人来说却都是些上乘的武功。

    那套劈云剑法倒是人人都可以学,但那个养气诀,却只有那些丹田中没有真气之人可学,如果练过其它心法就无法再学养气诀了。

    这次在武馆中,袭空道长挑了十七个资质不错的人出来,手把手地教导他们,而那个阿狼也被陈非凡拉了过来,但他似乎学过什么心法,无法再学养气诀,只能学劈云剑法。

    短短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此时那十七个人在心法和剑法上都有了一定的基础,这样的结果,陈非凡他们都很满意。

    隔天,袭空道长让陈非凡来自己屋中,把劈云剑法和养气诀写成了两本书,都一一递到他面前道:“我要走了,这两本武功,交给你,将来就靠你去传授于他人了。”

    陈非凡知道袭空道长的脾气随性惯了,也没做什么挽留,只是慎重地接过那两本书,然后点头道:“弟子明白!”

    袭空道长看了陈非凡良久,才慢慢说道:“你所学剑诀不是这凡间的东西,就算你现在不想来修真界,以后也定会有机缘去那里。当然如果你何时厌倦了红尘,我也可带你去修真界,到那时你可真正成为我的弟子,拜入我破天派的门下。”

    厌倦红尘?一想起楚紫涵的娇容,陈非凡一时半刻还没有要去修真界的打算,但嘴上却道:“我去哪找你?”

    “到时候你自然会知道。”袭空道长笑了笑道。

    几天之后,某个深夜,在陈非凡和萧沐风的目送下,袭空道长驾剑远去,这修真之事也到此告一段落。

    一下子多了十几人会武功,陈非凡他们开心之余又平添了一些烦恼,让这些人住在哪里,这是他们现在要考虑的问题。

    庄家的这个庄园虽说很大,要容下这十几个人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陈非凡觉得有些不太妥当,毕竟是别人家的地盘,自己的这股力量还是需要在自己的地盘上成长。

    于是,众人一起商量了一晚上,最后决定先让阿狼带着这十七个人一起去卧牛山,在那里勤加苦练,等武艺有成,再另作打算。

    说到忠心,在挑选这些人的时候,袭空道长早已检查过,他们都是些穷苦人家出生的孩子,性格上还算淳朴,来武馆练武也是想为家里挣点钱。

    当初韩霖所开武馆能一下子招那么多人进来,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只要资质好,努力练习的人,不但每个月减免学费,而且还有银两赠送。这十七人在被选中之时,更是每人送了五两银子。

    不得不说,韩霖这收买人心的手段,算不上高明,但却很实用。

    至于阿狼这个人,通过几个月的接触下来,陈非凡几人对他的为人很放心,所以这次就由他带头出,把这一路上和到了山上吃住的银两都交给他保管。

    当然对于建帮之事,陈非凡他们也没有什么隐瞒,朝那十七个人大致说了一遍。

    当听到自己将是整个帮派第一代传人的时候,所有人的脸上都充满了兴奋之感,这也让陈非凡很高兴,如此看来这批人是选对了。

    不过唯一感到遗憾的是,这些人年纪最大的也就二十来岁,而最小的却只有十五六岁。

    看来想要真正建帮,不光是增加人手,还要找一些会武功并且有实战经验的人才能行,否则就只能慢慢等上几年,等手底下的人日渐成熟了,方可建帮立业。

    送走这帮人之后,陈非凡便打算和萧沐风一起在兴隆城里好好逛上几圈,怎么说自己会有很长一段时间要待在这里,当然也要熟悉一下这里的环境。

    一日,兄弟两人去兴隆城的可香楼喝茶,这里的碧波茶远近闻名,每天都有不少达官贵人来此。

    几天前,张晓华让人送来一封信,上面说他和李嫣然要在鹰雪谷待上一段时间。生意交给了韩霖,武馆交给了赵凡,而庄淑贞也有生意要做,剩下的陈非凡和萧沐风每天都没事可干,除了彼此间切磋一下武技外,就只能在兴隆城里瞎逛,或者去打听一下城中最新消息。

    他们两人也不是单纯地去喝茶,还有另一个目的就是去楼中听些消息。这可香楼,一共有三层,最底下那层,一般都是普通的茶客,能打听的都是些小道消息和风俗趣闻;而第二层,则是些来往商客,彼此讲些业内行情或者国家大事,这也是陈非凡他们要去的那一层;至于第三层,那都是些身份显赫之人才能去的地方,而且每批客都有一个单独的房间,不受他人打扰。

    点了一壶价格不菲的碧波茶,两人围在一张红木桌旁一边假装闲聊着,一边则竖耳聆听四周客商的谈话,这其实是韩霖交给他们的差事,以他们习武之人的本事,听力比常人要好,消息灵通,对做生意来说是百利而无一害。

    正当陈非凡听隔两桌之远那个肥胖商人吹嘘着如何卖掉自己手中的一批次货之时,从楼下传来几个人的脚步声。

    这时通往二楼的梯道上有人道:“小二,给我们来两壶最好的碧波茶。”

    这娇柔甜美的声音,分明是一个女子,而且有些熟悉,陈非凡略微一思索,顿时想了起来,忙转头看去。

    “是你!”那女子和陈非凡同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