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暮白剑

    剑鬼手中的那把铁锈斑斑的长剑,陈非凡倒是未曾注意过,现在听他这么一说,忙仔细看去,果然是非同凡响。八一中文?网  S㈧S㈧S.9XDS.COM

    只见那把长剑,在剑鬼轻轻抚摸之下,剑身渐渐褪去了外面那层铁锈,取而代之的是一层若有若无的白光。

    “好剑。”袭空道长赞叹道:“是把有灵性的好剑,不知阁下可否告诉老道这把剑叫什么名字?”

    “此剑唤名暮白,是我平生最爱之剑。”

    “很好!那现在是否可以全力一战?”

    剑鬼咧嘴一笑,自信满满道:“我会让你出手的!”

    “来吧!”袭空道长不以为然道。

    两人的气氛瞬间又紧张了起来,接下来所生的事情,让一旁的陈非凡是大开眼界,剑鬼手中的那把暮白剑上的白光是越来越多,最后那股剑气竟然在剑面上形成了宽达一寸的剑芒,只有高手中的高手才会有的剑芒!

    此刻在陈非凡的心中,这个剑鬼已经比楚冰叶和杜梦月都要厉害了。

    “剑芒!”袭空道长眯眼笑道:“不错,看来你也算是个江湖中的顶级高手。”

    “高手?”剑鬼自嘲一笑,身体微微往前一跃,顿时整个人就变得飘忽不定起来,能见的就只剩下一道白光。随后,便是见十几道剑气从不同的方向几乎同时朝着袭空道长飞去。

    袭空道长身前的那把重剑依然稳当,纵使周围那些剑气度再快威力再大,但都被它阻挡在外,丝毫伤不了里面所站着的人。

    就在所有剑气被消灭一空的时候,剑鬼的身影忽然闪现在袭空道长的左侧,然后一道白光划过,重重地劈在了那把重剑之上,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刚才纹丝不动的重絏话坠庖换髦螅谷晃⑽⒉读艘幌隆

    随着那道白光消失,剑鬼的身形又再一次模糊了起来,下一秒,又出现在了袭空道长的右侧,紧接着又是一道白光砍在了那把重剑之上,那重剑也再一次颤抖了一下。

    连续十几次如此的进攻,那白光没减弱任何攻势,而那把重剑却似乎坚持不住了,显得有些摇摇欲坠。

    一旁的陈非凡原本以为这场比试会呈现一面倒的形势,但此刻让他终于见识到了,江湖中的高手也确实有能力和修真界的人过招。

    这一切,袭空道长都看在眼里,他只是微微一笑,不动声色地把手虚空一招,身外的那把重絏惴扇肓怂囊滦渲小

    那白光这次倒是没有继续击向袭空道长,而是在他的面前的几步之外停了下来,重新显出了剑鬼的模样。

    “怎么样,你是不是想出手和我打了?”剑鬼看着面前之人,有些得意道。

    “这是你最厉害的本事了?”袭空道长依然老神在在地问道。

    剑鬼先是一愣,然后哈哈一笑道:“难道你还不想和我交手?实话和你说了,我这剑法名叫残剑式,只攻不守,以攻代守。你若真不想出手,我就一直打,打得你出手为止。”

    “残剑式,暮白剑,这剑鬼是否是你的真名?”袭空道长有些答非所问道。

    剑鬼摇了摇头道:“我早忘了以前叫什么名字,这剑鬼是江湖中人为我取的称谓,也是现在我唯一的名字。”

    “看来你的身世一定生过不好的事情!”袭空道长叹息道。

    这时剑鬼似乎想到了一件事,脸上诡异笑容一闪而过之后,突然转头看着一旁不远处的陈非凡,眼中寒光连闪,朝他嘿嘿笑道:“在旁看的那位,如果我现在要杀了你,这个道士是否会来救你?”

    被对方满脸杀气地盯着看,陈非凡顿时浑身一阵激灵,忙把幻影灵剑拿在了手中,于此同时全身的灵罡剑气也开始运转起来,对方的度和剑招,都是他现在无法抗衡的,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持警惕,尽量避免被对方一招击杀,这样才能拖到袭空道长出手相救。

    “我只和你打这一场!”袭空道长终于开口答应道:“我出手之后,不管胜负如何,都不许要求和我再比试一次。”

    “好!”剑鬼点头道。

    “那你现在继续攻过来,少打他的主意。”袭空道长指着陈非凡道。

    “只要你肯出手,我当然不会打他的主意。”剑鬼早已把目光重新移到了袭空道长的身上,“虽然我不知道你和他是什么关系,但我知道他是个江湖中人,现在让我感兴趣地是你们修真界,而不是这个武功很弱的小子。”

    当面被人家说自己武功弱,陈非凡还是头一次听到,不过这也是不争的事实,在这样的高手面前,自问和对方比武会有多大胜算呢?既然技不如人,也只好默认了。

    “来吧!”袭空道长右手一翻,一把翠绿的长絏愠鱿衷诹怂稚希缓蟀诔隽艘桓彼媸弊急附サ淖颂

    剑鬼二话不说,立刻冲了上去,此时在旁的陈非凡只见到,已不在是两个人,而是两道模糊的身影,一道是白色的,而另一道是绿色的,这白绿两道身影互相碰撞着,偶尔分开一下,但又马上纠缠在了一起。

    两人的度实在太快,刀光剑影的,陈非凡的两只眼睛根本就跟不上两人的度,始终看不清楚两人的打斗。

    大概十几个回合之后,两道身影终于分了开来,彼此间拉来了七八步的距离,袭空道长依然是气定神闲地站着,而剑鬼已经开始呼呼地喘着粗气,原本就破烂的衣服更加不成样子了,而且还添上了一些殷红的血迹。

    “看来这修真界也不过如此嘛!”剑鬼深吸了几口气,缓缓道。

    “井底之蛙!”袭空道长冷哼道。

    “再来!”剑鬼显然被对方的这一句话给激怒了,手中暮白剑上的剑芒比刚才更宽了些!

    袭空道长冷笑道:“让你见试一下,修真界的真正实力!”

    说完,他把那翠绿长剑一收,重现又放出了那把重剑,然后双手一合,低声吟唱了几句,顿时那把重剑釉动漂浮在了他的身前,剑头一指对面的剑鬼。

    见对方如此举动,剑鬼也毫不示弱,待又深吸了一口气之后,便加冲了过去,右手上的暮白剑裹是直指对方左胸。此时,那重剑也在袭空道长双手的指引之下,快地朝剑鬼飞去。

    很快,站在一旁的陈非凡马上就见到了使他惊愕的一幕:重剑在离剑鬼的那道白光还有一两步距离的时候,突然暴涨了数倍,接着朝前猛地劈了下去。

    “轰”一声巨响,地动山摇之感也随之而来,重剑所劈之处,尘土飞扬,根本无法看清里面的情况,剑鬼是生还是死,也只有等到这漫天的尘土过后,才能知道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