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四元镇

    两人就这样注视了良久,最后在楚冰叶的一声冷哼之下,才收回了各自的目光。八?一?中?文网  S≤S≈S=.≥9=X≈D≤S≈.=COM

    “我已经把该说的话都说了,你还有什么要说的?”袭空道长朝楚冰叶问道。

    楚冰叶又朝陈非凡看几眼,摇了摇头道:“没了!”

    “那我和非凡先回去了!”袭空道长也不客气,起身道。

    “好!道长,这几天有什么要需要,您尽管开口!”楚冰叶也同样起身道。

    袭空道长点了点,便叫上陈非凡,和他一起走出了大殿。

    见两人慢慢远去的背影,楚冰叶看着一旁的楚紫涵,叹了一口气,原本冰冷的脸庞此刻充满了溺爱之情,他轻声道:“紫涵,爹也想给你找个好人家,但这凝神心法关系到我们整个冷叶山庄的安危。如今暗风盟的势力越来越大,你应该知道吧?”

    楚紫涵没有马上开口,而是静静地坐了许久,才轻咬薄唇道:“爹!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但愿吧!”楚冰叶饶有深意地道:“有了袭空道长的一臂之力,那小子或许将来还会和你见面。”

    “爹!”楚紫涵停顿了片刻,才下定决心开口问道:“当初要不是袭空道长出手相助,你会杀了陈非凡吗?”

    楚冰叶看着楚紫涵,突然笑道:“你喜欢他吧?”

    楚紫涵一愣,没想到楚冰叶会开口问这个,双颊绯红,但还是点了点头。

    “既然是你喜欢的,我怎么可能会出手杀了他呢!”

    “爹!”楚紫涵有些欣喜道。

    楚冰叶把脸一板道:“别高兴的太早,在你没把凝神心法之前,我是不会让你和那小子见面的。如果你的凝神心法一直无法突破,我倒是不介意把他真的杀了,就算是得罪袭空道长,我也在所不惜。”

    “爹!女儿一定全新练习凝神心法,在没突破之前,不会再想任何的儿女私情!”楚紫涵起身正色道。

    “好!”……

    在冷叶山庄所住的最后几天里,是陈非凡来这最高兴的时光,因为每天都可以见到楚紫涵,和她一起说说话。从她口中陈非凡得知自己的伤能够半个月就好,还多亏了袭空道长,要不然原本这样的伤至少躺上三个月,这让他对自己所认的这个师父心存了一丝感激。

    虽然楚紫涵还是没有给自己一个确切的答复,但就现在两人这样的关系,陈非凡已经知足了,至少两人之间的关系比以前更进了一步。

    当然还有一件事让陈非凡感到高兴的,袭空道长所说的那个基本武功,其实在江湖之中也算是一门厉害的功夫。这几天中,袭空道长就先让陈非凡把会的武功说了一遍,然后教了他一套掌法名曰二十九式破天掌法。

    等把这套掌法学会之后,两人已在冷叶山庄又住了半个月,是时候该离开了。

    “你等我,等我把凝神心法练到第八层,我就来找你。”这是陈非凡临走时,楚紫涵向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这一次陈非凡自内心的笑了,“不虚此行”这是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四个字,现在既然知道对方也是喜欢自己的,他决定等下去,就算是要过很久,他也会等,一直等到对方来找自己的那一天。

    离开了冷叶山庄,陈非凡重新骑上了自己的黑马,而那袭空道长原本是御剑飞行,但种种原因,只好让楚冰叶送了他一匹好马,和陈非凡一起朝着兴隆城奔去。

    七天之后,两人来到四元镇,这是一个小镇,这一路上的开销,都是由陈非凡来的,那袭空道长空有一身本领却没有一文钱,所以吃住都只能由他来付钱了。

    虽然袭空道长早已可以辟谷了,但一见到食物他还是忍不住要大吃一番。两人在四元镇的一个客栈里坐下,随便点了几样小菜就吃了起来。

    两人刚吃了一半,就听外面乱哄哄的一片,陈非凡忙朝一旁的小二道:“外面为何如此吵闹,是否生了什么大事?”

    那小二满脸激动道:“听说一个疯子昨天杀了几个我们这里四元帮的人,现在四元帮帮主正带着二十来个兄弟们去找那个疯子算账,这回有好戏看了。”

    “一个疯子?”袭空道长夹了一口菜,嚼在嘴里问道:“他在哪里?”

    “不知道!听说是在镇外,四元帮的人现在正出镇找他去,两位想去看的话,就跟着他们走好了。”那小二指了指外面的人群回答道。

    听完小二的话,陈非凡依然低头吃着菜,没有丝毫要走的样子,而对面坐着的袭空道长却蠢蠢欲动,他朝陈非凡问道:“怎么样,去看看?”

    “一个疯子而已,有什么好看的!”陈非凡现在一心只想着早点回去,对于其它的事都没什么兴趣,刚才也只是随便问问而已。

    袭空道长笑了笑,朝还在一旁的小二问道:“你们这里的四元帮,平时是干什么的?”

    小二看了看四周,现没人注意到他,然后压低了声音回答道:“看来两位是远道而来,对这四元镇似乎不熟悉吧?”

    袭空道长点了点头,然后静静地看着小二。

    那小二舔了舔有些干的嘴唇,看了看另一边还在低头吃菜的陈非凡,朝袭空道长低声道:“这四元帮是我们这个镇中的恶霸,那帮主葛洪靠着有官府帮忙,而且他自身也有不错的武功,经常股些伤天害理之事,他那些手下也个个都会武功,就算是一些江湖人士到了这里,也要尊称他一声葛帮主。”

    “哦?那疯子不就是太岁头上动土嘛!”袭空道长笑着道。

    “听说那几个死了的人都是被一剑所杀,想来那疯子也挺厉害的,但今天四元帮帮主也会亲自出马,不知道两者谁更厉害。”那小二有些幸灾乐祸道。

    “去不去看看?”袭空道长再次向陈非凡问道。

    陈非凡虽在埋头吃着菜,但刚才两人的对话,他都听得清清楚楚,已经有了想去看个究竟的念头,现在袭空道长又朝他问了一遍,他忙抬头回答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