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传世剑诀

    楚紫涵的这话,让陈非凡大感惊讶,想不到一个修真之人竟然要收自己这个江湖中人为徒,这种事情说出去铁定没人相信。八??一中文 S≈S=S≤.≤9≥X≥D≤S≤.≤COM

    “你难道不高兴吗?”楚紫涵微笑道。

    看着眼前的佳人没了以前那副冰冷的面容,陈非凡倒是有些不习惯了,甚至还有些怀疑对方的身份,于是他试着轻声问道:“你是真的楚紫涵吗?”

    “当然了,这会有假吗?叫楚紫涵的,在这冷叶山庄中就我一个!”楚紫涵笑着道。

    虽然自己受伤躺在床上,但换来的则是自己心仪已久的人陪在自己身边照顾自己,这份福气却是陈非凡不曾想到的,他心里越想越高兴,不由地傻笑了起来。

    “你傻笑什么?”见对方满脸怪异笑容,而且还直直地看着自己,楚紫涵双颊一红,白了他一眼,然后笑容一收道:“既然你已经醒了,我现在就要去告诉我爹和道长一声。”

    见对方作势要走,陈非凡知道自己动不了,只好开口道:“紫涵,你等一下!”

    “还有什么事吗?”楚紫涵柔声问道。

    “我记得你爹不是要把你关静室的吗?怎么……那位宋师兄呢?他现在在哪?”

    楚紫涵又白了陈非凡一眼,没好气道:“难道你就那么想让我爹把我关到静室里去?”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陈非凡支支吾吾道。

    “好了!你还需要静养,我出去一下!”楚紫涵转身道。

    “你一会儿还回来吗?”陈非凡问道。

    楚紫涵回头看了一眼陈非凡那期待的眼神,轻叹了一口气,没有开口回答,而是快步走了出去。

    躺在床上,此时的陈非凡什么都不能动,只好脑中想着一些事情,来到冷叶山庄之后,所生的一切事情他都觉得值得,哪怕让他再选一次,他也会这样做。第一次向心仪之人告白,第一次被人伤得那么重,第一次见楚紫涵那温和的表情,都让他记忆深刻,也许今生都不会忘记。

    正当陈非凡胡思乱想之际,突然有人推门走了进来,这回只来了一人,不是楚紫涵而是袭空道长。

    “怎么样?身体好多了吗?”袭空道长背着双手走了过来轻声问道。

    “疼!”陈非凡看了看他身后现没有其他人在,神情有些失望地回答道。

    袭空道长笑着摇了摇头道:“既然疼,那你就多休息,其它事情等你好了我们再谈。”

    “道长,其他人呢?”陈非凡有些不甘心地问道。

    “哎!这世间的情缘实在麻烦!”袭空道长转身回答道:“你就在这静心养伤,该来的始终都会来,不该来的怎么等都不会来!”

    袭空道长扔下这句话就走了出去,陈非凡其实心中明白,他知道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把伤养好,其余的一切都等伤好了以后再说。

    在床上一躺就是大半个月,这期间都是几个下人和侍女轮流照顾,楚紫涵、袭空道长、楚冰叶还有那个宋师兄,一个都没见过,这让陈非凡有些纳闷,到底是自己被忽略了?还是众人为了能够让他静心养伤而有意不来打扰他?

    半个月之后,陈非凡感到自己的伤好得差不多了,这一消息很快就被服侍他的下人传达到了楚冰叶那里,于是他在一个下人的带领下来到了大殿之中。这时已有两人坐在里面,一个是楚冰叶,而另一个则是楚紫涵。

    陈非凡刚踏入大殿半步,突然感到身后一阵轻风吹来,紧接着一道人影闪到了他的面前,来人正是袭空道长。

    “道长!里边请!”楚冰叶起身相迎,一旁的楚紫涵也站起了身,不过此时在她眼中的则是袭空道长身后的陈非凡。

    见楚紫涵朝自己看来,陈非凡也抬头看去,但现她现在的神情又变回了往日的冷艳模样,心中不免有些失望。

    “道长,人都齐了,有什么话应该可以说了吧?”楚冰叶开口把话正式引入了正题。

    “可以!”袭空道长点了点头,很随意地找了个座位坐下,但身后的陈非凡毕竟是个客人,主人没话,他也不好意思落座,只好站在原地。

    楚冰叶见陈非凡此时的窘态,一摆手冷冷道:“坐!”

    “谢楚庄主!”

    待两人都坐下,身后的那些下人们就开始忙活起来,沏茶、端茶,然后转身离开了大殿。

    此刻大殿之中只剩下他们四人,袭空道长往茶杯中轻轻吹了一口气,然后慢慢道:“他是传世剑诀的传人。”

    “传世剑诀的传人?”楚冰叶有些茫然道。

    袭空道长呵呵一笑没解释,而是转头朝陈非凡问道:“你可清楚这传世剑诀的来历?”

    陈非凡有些惊讶,自己从来都没和外人说过这传世剑诀,但转念一想对方是修真之人,或许一眼就看出来了自己的不同之处,于是先摇了摇头,然后把自己所知道的如实说了一遍。

    “秃顶山?虽然我不知道它以前叫什么山,反正那座山的山峰是被传世剑诀上一代传人给一剑削掉的。”

    “一剑就能劈开山峰?”楚家两父女都一阵愕然,在江湖上就算是练成绝世武功,也没那么大本事一剑铲平一个山峰,看来这传世剑诀非同凡响,这让两人不由地望向一旁的陈非凡。

    陈非凡假装没现身旁两人此时的举止,而是朝坐在对面的袭空道长问道:“道长,那位传世剑诀上一代传人现在在何处?”

    “看来你对这传世剑诀了解的还真少。”袭空道长喝了一口茶接着道:“这剑诀是由上古剑皇所创,每当上一代拥有者死去或是成仙,就会相隔一百年之后再次出世,有缘人得之,你的上一代当然是死了。”

    “死了!怎么死的?”在陈非凡想来这种一剑削平山峰的高手,一定都是老死的。

    “死在天劫之中。”袭空道长轻描淡写地说道。

    “天劫!”楚冰叶原本冰冷的面孔也为之动容了。

    袭空道长笑着道:“你们都是些江湖中人,不用去想那天劫之事。我们修真之人,想要得道成仙,就必须过这一生死关。”

    “道长,那你是否过了天劫?”陈非凡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