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惨败

    陈非凡没想到对方的落叶飞逝威力和范围都要比楚紫涵大上许多,不光是正面袭来,连两侧都有,他的快剑度再快,幻影灵剑的威力再大,也只能挡住所有剑气的三分之二,也就是说还有三分之一全部都打在了他的身上,顿时把他打的遍体鳞伤,幸亏体内有游刃真气在,还没到伤了筋骨的地步。?? 八一中文 S=S≈S≈.=9≈X≠D≠S=.≥C≥O≠M

    当然对方的攻势还没完,就在陈非凡面前的那些剑气快要消失之时,楚冰叶飞身到了上空,然后朝四周连续挥了几个圈,就在陈非凡还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在刚才被虚空画过圈的地方,出现了许多剑气,紧接着就像骤雨一般朝陈非凡的地方落了下来。

    这招是落叶剑法第七层的绝招,名叫落叶归根,威力很大,就连一般高手都不敢轻易硬接这招,何况是还未成高手的陈非凡。

    此时一旁的楚紫涵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她知道今天这场比武是因自己而起,她清楚自己是喜欢上陈非凡了,这也使得自己的凝神心法止步不前,犯了修炼的大忌,才让楚冰叶起了杀心。

    当见到那些剑光从天而降的时候,陈非凡便知道自己是输了,而且输的很惨,他淡然地朝不远处的楚紫涵一笑,然后用尽最后一丝力气举剑迎向那些剑气。

    又密又快的剑气,从陈非凡的头顶直刺了下来,幻影灵剑在被几道剑气冲击之后,跌落在脚下变成了原来的模样,而陈非凡此时也没了力气,当剑气笼罩住他的时候,他感到全身一股凉意袭来,渐渐地出现火辣辣的疼。

    “剑下留人!”这时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巨大的痛楚让陈非凡还没来得及多想,就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还未见人,就见一把木剑从远处急飞了过来,硬生生就把上空还未落下的剑气一扫而光。

    “袭空道长!”楚冰叶收起了手中的听叶剑,看着来人,语气中带了一丝敬意。

    这时一个穿着泛白道袍的老头,从天而降,那老头没有理睬楚冰叶,而是一把抱起倒在地上的陈非凡,仔细检查了一番,然后在他身上轻点了几下后,转头朝楚冰叶微怒道:“小子,你差点把他害死了。”

    奇怪地是,被对方叫成小子,作为冷叶山庄的庄主楚冰叶不但没生气,反而轻声问道:“道长,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和他有仇吗?”那老头白了他一眼问道。

    楚冰叶刚要开口,那老头又道:“不管你跟他有没有仇,这人不能死!”

    “为何?”楚冰叶忍不住又多看了陈非凡两眼,一时间猜不出两人的关系。

    说起这位袭空道长,其实是某个早已灭门的修真派的唯一传人,其一身的本领不是他们这些江湖人士所能抗衡的。楚冰叶年少之时曾遇见过他,算是相识,而如今他云游到这里,就把他捧为了座上宾。

    在楚冰叶看来这修真之人和江湖人士之间根本就没什么交情,就算是无拘派这样的门派,也对江湖之事爱理不理,所以他对袭空道长此时的行为有些不解。

    “我要让他拜我为师!”那老头嘿嘿笑道。

    “拜道长为师?”楚冰叶有些惊愕。

    “别废话了,这人我就先把他带回房去!”那老人说着一把将陈非凡悬空托起,然后又指了指楚紫涵朝楚冰叶道:“她那左手上的伤,是被灵罡剑气所伤,你们一会儿把她也带到我房间来。”

    两句话说完,也未等众人反应,那老头左手一甩,便驾起一道剑光朝着山下的房屋飞去。

    这里除了楚冰叶外,其余人都是第一次见有人会御剑飞行,一时间惊讶地合不拢屿。

    一醒来,陈非凡就感到全身痛楚,忍不住轻声叫唤了一声,这时身旁一人柔声道:“非凡,你醒了?”

    一听身旁有人,陈非凡急忙睁开眼睛转头看去,此时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张绝世无双的娇容,也是一张他朝思暮想的面孔。

    “紫涵,你怎么在这?”楚紫涵的出现让陈非凡心中一阵惊讶,他甚至怀疑自己是否在梦中,但全身的疼痛不断地提醒着他这不是梦。

    “我在这里照顾你已经两天了!”楚紫涵微笑道。

    “你的手怎么样了?你爹呢?我是怎么了?”陈非凡想起了秋风台那一战,似乎自己已经战败了,但现在他很高兴因为他还活着。

    楚紫涵脸一红,把左手递到陈非凡面前道:“你看,我的手已经好了!”

    陈非凡此时真的很想抚摸一下眼前这只玉手,但他一动就全身痛,根本就抬不起手来。

    见陈非凡面色痛苦,楚紫涵神色有些慌张道:“你别动,现在伤还没好,你要干什么,就和我说。”

    “你能不能把我晕倒之后所生的事情告诉我!”陈非凡仔细想了想道,因为他当时最后只记得漫天的剑气朝自己袭来,接着就是一阵痛楚传遍全身,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所以他很想知道后面生了什么事情。

    “我爹出手很重,我很怕你会没命,是袭空道长出手救了你,现在你所躺的地方也是袭空道长帮你安排的。”当下楚紫涵就把袭空道长如何救下他的经过简单地讲了一遍。

    “袭空道长?”陈非凡脑中似乎有些印象,但一时间却想不起来。

    “你们见过的。”楚紫涵知道陈非凡想不起来,连忙道,“就是以前在赤吞山庄,我们碰见的那个道长,几招就让钱啸云认输的那个人。”

    “原来是他!”陈非凡还记得当初那道长几次邀请他比试一番,但他都拒绝了。

    “这个道长,是修真派的。”

    “修真?”陈非凡不懂对方嘴里的话。

    “听说是能得道升仙的门派,比无拘派还要厉害。”至于到底有多厉害,楚紫涵也不清楚,她也是从她爹楚冰叶口中得知的。

    “那他为什么要救我?”陈非凡脑中努力地回想了一遍,除了在赤吞山庄和那道长见过一面外,似乎两人之间没什么关系。

    “他想收你做徒弟!”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