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信和诗

    自从萧沐风三人先一步去了兴隆城开店后,陈非凡在恒富山庄又住了三天,在这三天中他依然没有碰到庄溢财,但这里吃好睡好,养足了精神,也该到了出去鹰雪山的时候了。八一中文?网? ? S≠S=S≥.≠9≈X≤D≈S≤.≠COM

    三人都是习武之人,所带之物也很简单,随身的兵器和包袱,胯下一匹马,一路向北,直奔鹰雪山。

    到了飞虹镇,对李嫣然来说就和自己的家一样,到处有人和她打招呼,三人找了一家她熟识的客栈,把马寄放下来,准备第二天一早就出去鹰雪山。

    当晚,陈非凡来到了张晓华的房中,可能是几个月没见的缘故吧,这一路上经他观察,总觉得自己的三弟和李嫣然之间起了什么变化。

    “她和你早就拜堂成亲,也算是你张家的人,我怎么就看见你们两人反倒是生疏了不少。”这话陈非凡一路上不知道说过多少次了,每次张晓华都是敷衍了事。

    张晓华有些无奈道:“可能是在恒富山庄时说错了什么话吧,她现在就一直这样对我不冷不热的。”

    “她是你媳妇,我也不好说什么,只是大哥不想看到你们两人之间闹什么脾气,这点你可要向你二哥好好讨教一番。”陈非凡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二嫂的脾气和李嫣然的脾气截然不同,要是她有二嫂那样的脾气,我也不会现在这样了。”张晓华苦闷道。

    “那你就主动点嘛,当初也是你先喜欢上人家,如今都成你的人了,你还有什么好怕的。”

    这回张晓华却笑了,“大哥,你就别说别人了,我和二哥都心有所属,那你呢,我们何时能看见你主动?”

    “我有什么好主动的?”

    “我先不提凌姑娘的事,就先说楚姑娘吧,大哥,你准备要等到何时?”

    “等我把帮建好了,我自然会去。”陈非凡的心中其实早就有这个打算,只是没和他们说而已。

    “好,到时候我们陪你去。”

    “不,我一个人去。”

    “大哥,楚冰叶这人不好对付,还是由我们陪你一起去比较妥当。”

    “冷叶山庄之行,我必须一人去!”陈非凡语气异常坚定道。

    “好吧!到时候我和二哥为你送行。”张晓华见自己大哥如此表态,也不好再说什么。

    一路上的奔波,三人在客栈里好好地睡了一晚上,养足了精神准备明天上山。

    再次踏上鹰雪山,最高兴的要属李嫣然,山上的一切对她来说都是那么的熟悉和亲切,一路上走走停停,到处张望一番,反正不赶时间,其余两人也乐意陪她慢走,在此期间张晓华主动向她示好,两人的关系也好了许多。

    到了悬崖边,李嫣然一声口哨,原先的那两只鹰飞了过来,绕着她的身子飞了好几圈不停地叫着,似乎很高兴再次见到她。

    依然是那只方形鸟笼,三人依次下去来到了谷底,这里的一草一木,让张晓华和李嫣然的情绪都有些激动,两人的手不经意间拉在了一起。

    陈非凡看在眼里也是一阵感慨,这里对张晓华来说也算是半个家,他当初想建帮的目的,不光是为了能抗衡暗风盟,还有一个目的就想给自己和两个兄弟一个家。

    到了鹰雪谷,三人第一件要做的事情是去祭拜一下侠鹰老人。

    侠鹰老人就埋在鹰雪谷的西边,李嫣然是哭着走到了那里,一个半人高的石碑,上面写着李仁成之墓五个大字,在大字的一旁还写着侠鹰老人四个小字。

    “有人来过了!”张晓华看了看四周双手开始摸向腰间的寒暑剑。

    陈非凡刚开始还不明白张晓华为何会知道有人来过,但转念一想,立刻就明白了,刚才他所见石碑上的那几个字,字字清楚,非常股净,根本就不像是一年所刻,看来是有人来打扫过了,而且是最近一段时间。

    “不可能,这里有飞鹰守护着,除非他是个绝世高手,能躲过飞鹰,还能从上面的悬崖上直跳到这里。”李嫣然擦了擦眼角的泪水道。

    “你看那里。”陈非凡指了指石碑上的字道。

    “那怎么办?”李嫣然朝张晓华问道。

    “他能把爷爷墓碑上的字打扫干净,说明此人对爷爷有敬意之情,我们还是暂时先回木屋,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张晓华道。

    陈非凡点了点头表示赞同,李嫣然也没什么异议。

    进了由五间木屋形成的小宅院,三人在外堂的桌上现了一封信,信封上写着“嫣然亲启”四个字,看来确实是有人来过了。

    李嫣然迫不及待地拆了信封,展开了里面的信,仔细地看了一遍。

    “里面写着什么?”张晓华问道,这一问却让李嫣然再一次留起了泪。

    “怎么了?”张晓华关切道。

    “是我爹写给我的信,我爹来过了。”李嫣然破涕为笑道。

    “你爹?这信上怎么说?”

    “他说知道我离开了,爷爷也死了,希望半年后的四月初一在飞虹镇能与我见上一面。”

    “你爹失踪那么多年,现在除了晓华外,他就是你最亲的人了,到时候我让晓华陪你去,他应该还不知道他有个女婿了吧!哈哈!”见这话说得李嫣然红了脸,陈非凡只好就此打住,转而道:“我们现在还是看看你爷爷有没有留下一些东西。”

    其实侠鹰老人临死前,把该交待都交待好了,留下些什么他们两人心里有数,但既然李嫣然说有那么一批人,那就在这里找找线索,侠鹰老人的房间陈非凡和张晓华都不方便进去,所以这间由李嫣然来找,而其它四间就由他们兄弟两人负责。

    “你们来看这是什么意思?”李嫣然的声音从侠鹰老人的房间中传来。

    陈非凡和张晓华来到那间房,只见李嫣然手中拿着一张泛黄的白纸递了过来。

    两人接过那张纸,见那上面有几道折痕,显然是刚刚被展开,两手大的纸上并没有写很多字,七上八下的写着一诗:“游天北,鹰何在?虫不知,草却知。绝壁显缝往何处?鹰击长空终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