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别有用心

    宽大的练武场地上,在场地的中央,两人面对面地站着。八一中文 S≤S≈S=.≈9≠X≥D≥S≈.≤C≥OM

    “林公子,开始吧!”话音刚落,尚琳一甩长剑,直奔林耀坤。

    两人相隔只有五六步,眼见对方已冲了过来,林耀坤丝毫不敢大意,立马稳住身形,左手剑鞘,右手絏险源

    话说虹烟门的烟波轻渺注重的是攻,而正天帮的盘恒剑法却恰好注重的是守。

    两人一攻一守,几个回合下来,看不出谁强谁弱,也毫无精彩可言,你来一招,我拆一招,不像比武倒像是对练,旁人看得有些无趣。

    正在这时,边上的杜梦月不悦道:“琳儿,比武需认真,为何如此儿戏?害得人家林公子只好迁就于你。快快拿出真本事来,不要辱没了本门的名声。”

    在她对面的张晓华听了这话低声嘿嘿笑道:“他们两人怎么会真打,这杜门主也真是逼人太甚了。”

    陈非凡看了眼对面的杜梦月,朝身旁的张晓华轻声道:“晓华,不许放肆,多留意些,可能待会林兄弟就要靠我们帮忙了。”

    一旁的萧沐风也道:“大哥,说的没错,看来情况有些不妙。”

    此时练武场中央的两人都握剑在手,静静地注视着对方。

    “林公子,小心了!”这次依旧是尚琳先出手,这一剑直而快,直刺林耀坤的左臂。

    林耀坤轻抬左手,拿剑鞘去档来剑,哪只这次来剑国刚才几次不同,竟能顺着那剑鞘向他的左胸劈去。

    林耀坤无法,只好朝右一个侧闪,右手上的恒阳剑在此同时迎向了来剑。

    尚琳也不和林耀坤硬碰,手中那把细剑和恒阳剑微微一碰触之后,便赶紧收了回来。

    两人原本是一前一后站位,现在却变成了一左一右的站位,而且两人相隔不到半步,不过林耀坤似乎没有要进攻的打算,反倒是尚琳再一次起步迅绕到他的后方。

    林耀坤依旧原地不动,但双眼却时刻关注着尚琳的动向,看来是时刻提防着对方下一次的进攻。

    尚琳绕着他走了半圈,突然一个冲刺,细剑直击他的右臂。

    林耀坤见状连忙一扭腰,向后猛的一退,稍稍拉开了两者间的距离,然后用左手的剑鞘去拨那细剑。

    但这时细剑的度却停了下来,仿佛静止一般,随着尚琳那诡异的步伐横移到了林耀坤的左手边。

    恒阳剑已来不及做抵挡之势,林耀坤当机立断,一个侧身倒地,在躲过细剑之时,顺势踢向尚琳的小腿。

    对方突然这样的一个矮身变招,让尚琳的那一剑落了个空,忽见对方攻击自己下盘,连忙高跳向后。

    陈非凡兄弟三人有些担心,看那尚琳似乎已用了烟波轻缈的剑法,而林耀坤现在这样子,根本就没用盘恒剑法,如果他还不认真些,恐怕再一会儿就要败下阵来。

    两人的距离随着尚琳的那一后跳又再一次拉开了好几步,林耀坤这次终于把左手上的剑鞘扔在了一边。

    “来吧!”林耀坤沉声道,看来他终于要认真起来了。

    这一次依旧是尚琳先动,不过林耀坤不像刚才那样一步不动,而是随着对手的步伐移动,时刻和对方保持着距离。

    烟波轻缈这剑法看似轻盈,却暗藏无限杀机,如果运用的好,会让你不知不觉间进入它的攻击范围,稍不留神的话还会被刺到要害,但这都需要施展者的步伐和剑法搭配妥当,才能挥出这样的威力。

    两人对视着走了几步后,尚琳突然一个前冲,直刺林耀坤的胸前,不过这是一招虚剑,眼看对方用剑来挡,尚琳右手细剑一压,脚步未停,绕过他的身前,来到了他的身后,随即转身一剑送上。

    林耀坤连忙一个半转身,手中的恒阳剑使了个剑花,轻松挡住了来者的一剑。

    细剑只是一碰即退,尚琳再一次快移动脚步,来到他的左侧,忽的又是一剑刺去。

    林耀坤左手虽没了剑鞘,不过盘恒剑法主防,恒阳剑从右手甩到左手上,再一次挡住了对方的那一剑。

    不过这一次细剑却没有再退,而是牢牢地抵着恒阳剑,尚琳一步向前,左脚侧踢向林耀坤的腰部。

    此时林耀坤似乎犹豫了下,右手出拳慢了些,结果被对方一脚狠狠地踢中了腰部。

    四周顿时一阵叫好,杜梦月也微微露出了一丝笑容,唯独陈非凡兄弟三人笑不起来,从刚才到现在,那尚琳似乎没有让过一步,反倒是林耀坤一让再让,这到底是两情相悦还是单相思?

    这一脚的伤害对林耀坤的身体来说倒没什么问题,在顶开纠缠着的那把细剑后,他向后连退了几步,恒阳剑重新回到右手上,此时两人的距离差不多有五六步那么远,微微地叹了一口气,这一次他终于先动了。

    论度,林耀坤不比尚琳差,只一个呼吸间,恒阳剑已经到了她的眼前。

    尚琳连忙身形一闪,手中的细剑犹如灵蛇一般顺着来剑游向对方的右臂。

    林耀坤似乎早已料到,右手一旋,剑身往前一突,彻底摆脱了那把细剑的纠缠,只是在这时对方的剑已到了他的颈部,而他的剑也恰好到了对方的胸口,看来这场比武两人是打了个平手。

    两人都收起了剑,相视一笑,边上的兄弟三人是既高兴又担心,高兴的是两人看来都没全力去应付这场比试,显然都是关心着对方,但这也是最担心的地方。

    果然,对面的杜梦月柳眉一皱,沉声道:“琳儿,这是怎么回事?烟波轻缈和慢妙诀为何都不用,不要辱没了你手中的柳燕剑。”

    尚琳转身回道:“师傅,徒儿已经尽力了,徒儿认为这场比试只是互相切磋,无需大动干戈。”

    杜梦月显然不这么认为,冷哼道:“莫非……你已喜欢上他?”

    那尚琳一听,顿时一阵哆嗦,直直站了片刻,玉唇轻轻一咬,忽然低头下跪道:“求师傅成全!”

    “好啊!”杜梦月怒道:“我还以为是那姓林的纠缠于你,想不到你们两人已早有私情。”

    林耀坤来到尚琳的身边,同样的跪下道:“求杜门主成全我们两人吧。”

    杜梦月气道:“林公子,你可知琳儿以被定为虹烟门下一代掌门人,你也应该知道我们虹烟门的规矩?”

    林耀坤点头道:“我都知道,我肯求杜门主不要让尚琳成为下一代掌门人,希望您再选一个徒弟出来代替她。”

    这一次杜梦月终于火了,指着林耀坤道:“真是胡闹,枉我曾经还欣赏过你,看来是我走眼了,尚琳是注定要成为下一代掌门人的。我们虹烟门的事,还论不到你插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