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虹烟门

    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饭,四人便动身出。八一中?文网 ? S≈S≤S.9XDS.COM

    虹烟门离轻荷城确实很近,出了南城门,往西南面方向,骑马大约一刻钟的功夫,出现在四人面前的是一片树林,林中有一条不知通往哪儿的小道。

    林耀坤指了指面前这条小道:“这条就是去虹烟门的路。三位兄弟,一会到了虹烟门,可否依我之意行事?”

    三人都点了点头,此时的林耀坤倒是笑了笑,朝他们三人道了个谢,一马当先,顺着这条小路骑了进去。

    三人骑马尾随在后,张晓华轻声朝旁边的陈非凡问道:“大哥,一会儿,我们怎么办,他是不是会跟虹烟门的人闹翻?”

    “一会儿到了那里,我们兄弟三人尽量少说话,权当不知道他与尚琳的事。”陈非凡现在也不清楚林耀坤到底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从他的为人来看,还不至于把事情搞砸。

    四人走在林间,幽幽的树木清香随处可闻,顿时让人感到心旷神怡。

    前面带路的林耀坤慢慢地骑着,后面的三人知道他此时的心情,也只好陪他在后面慢慢地跟着,不知过了多久,等四人现面前的事物突然间开朗起来时,才知道林子已经走到了尽头。

    穿过树林后,林耀坤率先下了马,三人也跟着下了马,呈现在四人面前的是一块占地极大的空地,在这块空地的边上有四五排错落有致的房屋,而在这空地的后面却是一条小河,河上有一座微微拱起的石桥,边上竖着一块石碑,上面写着“虹烟门”三个大字,小河的对面又是一块空地,不过那块空地却是用平滑的石块铺垫而成,空地的后面是一排高高的围墙,至于围墙后面是什么,那就不是现在所能看见的了。

    四人牵马刚到了石桥边上,旁边的那些房屋中就有一男子走了出来大声道:“几位,你们从何而来?这里是虹烟门,不知道几位来这有何贵干?”

    走在最前面的林耀坤脚步一顿,立马一拍额头自言自语道:“哎呀,我差点忘了这里的规矩。”

    “几位,这里是虹烟门,门主若不答应,外人不准上桥半步,你们难道没看见那石碑上的一行字吗?”那人似乎现四人都是习武之人,于是走了过来,言语上比刚才要柔和了些。

    林耀坤朝他施了一个礼道:“在下正天帮的林耀坤,这三位是在下的朋友,我们四人路经此地,特来拜访一下虹烟门门主。”

    “原来是正天帮的贵客!”那男子微微一笑道:“四位稍等片刻!我去禀告一声!”

    也没等四人反应,那人转身进了那些房屋中,不一会儿,出来一女子,朝四人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快步过了石桥。

    石碑上的一行字刚才没人留意,此时有人提醒,三人出于好奇就上前看了看,在那三个大字下面果然有一行不算小的小字,上面写道:“非本门弟子请止步于此”。

    “这里的规矩还真麻烦!”张晓华抱怨道,“怪不得那家店里的小儿老是说自己没缘分,就这样子,还有什么缘分可言。”

    “就是!”萧沐风附和道:“也不知道是哪个人想出来的规矩,男人不能进,外人也不能进。”

    林耀坤叹了一口气道:“虹烟门已传下数代掌门,到底哪代没人知道,但从我懂事起,这规矩就已经在了。”

    “那现任掌门也是个未嫁之人?”张晓华好奇道。

    林耀坤苦笑着摇了摇头:“我说过虹烟门掌门不能嫁人,现任门主杜梦月,已有五十多岁,但还是个处子之身。”

    “一定是个丑女人没人要,害得其他弟子都不得嫁人。”张晓华愤愤道。

    “三弟!”陈非凡佯怒道:“这已是别人的地盘,说话注意点。”

    张晓华吐了吐舌头道:“知道了!我只是感到不平随口说说而已,放心,保证没有下一次了。”

    听着两人的对话结束,林耀坤刚要开口说道,桥上走来刚才那女子,只见她一脸笑意道:“四位,门主有请,请随我来。”

    “那这四匹马?”林耀坤问道。

    “噢!对!你不说我还忘了!几位稍等。”那女子下了桥然后朝旁边的那些房屋走去。

    不一会儿,走来两人,一人就是刚才那女子,后面跟着的就是刚才的那个男子。

    那女子来到他们面前指了指她身后的那个男子道:“四位,把你们的马交给他,然后请随我来!”

    把马交给那男子后,四人跟着那女子过了石桥,来到那块空地上,空地的尽头除了一排高大围墙外,还有两扇同样高大的红色铁门,其中一扇此时正虚掩着。

    五人来到那大门前,只见那扇虚掩的大门中有一位年纪大约十五六岁的妙龄少女站着。

    “小师妹,我把四位贵客带到了,余下就拜托你了!”那女子在门外说道,听这意思似乎是她不进里面去了。

    “好!”那少女面带笑容边让出身后的路边道:“四位请进!”

    待四人进门后,那少女把大门一关,往前快走了几步,来到四人面前道:“请随我来!”

    门内的景象,让兄弟三人暗自赞叹不已,其实从刚才外面的围墙也可以看出,里面占地极大。进门后是一块平整的小空地,这空地连着三条路可走,两边是紧挨着墙所铺的碎石小道,周边种了些花草,而正中间那一条似乎是用玉石铺垫而成的大路,这条路随着阶梯慢慢往上似乎直通后面的一间白玉色大殿。

    那少女领着四人来到正中间的那条路的面前,指着地上的一盆清水和一块大垫子道:“四位,请除去鞋上的尘土再踏上这条路。”

    等检查完四人鞋底确实不脏后,那少女才带着他们走了那条大路。

    沿着玉阶慢慢往上,三人现原来这四周不单单种了些花草树木,还有几处水池里面养着鱼儿,使得这里的景色秀气迷人。而这四周的建筑,不是用玉石砌成,就是用平滑的石头做成,可想而知这虹烟门的财力有多大。还有就是或许是早上的缘故吧,这四周始终是静悄悄的。

    如此的规模,如此的规矩,让三人对这虹烟门和门主产生了很浓的好奇心。

    上了五个细台阶后,走上一段路,再上五个细台阶,再走上一段路,五人前后一共上了几十个细台阶,走了好几段路后,方才来到了那间白玉色大殿面前。

    领路的那少女到了这里也不去开殿门,而是朝四人轻声道“小女子就送到这里,四位请进,门主就在里面。四位无需敲门,推门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