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归去

    赤手空拳的张晓华根本就不是那狂暴中的雪熊的对手,陈非凡和萧沐风两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上了。八?一中文网  S=S≈S≤.≥9≥XDS.COM

    手中没有兵器那就只能退,而那熊却不依不饶一直紧紧盯着张晓华不放。

    人和熊之间就这样一退一进,没几步就已经离万勇他们只有半步距离,此时身后的万勇也不后退,当下眼疾手快,一把拿起身边不远刚才小布脱手的猎叉,朝着那头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雪熊奋力刺去。

    看见猎叉,那熊本能地一顿,就在一刹那,陈非凡举剑也已经从后赶到,紫红色的剑气包裹着幻影灵剑,只是这么地用力一切,那颗硕大的熊头便整个脱离了熊身,“啪”地一声掉落在了雪地上。

    熊,就这样地死了。

    不光是阿星和胡老四两人,连万勇他们三人也是,都愣愣地看着陈非凡,这熊皮厚肉多全身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劲气保持着,几人都没自信能几剑之内砍下那颗熊头,而他却只用了一剑。

    “快取熊血吧!”陈非凡笑着提醒道。

    “哦!”万勇也想起自己来这的目的,连忙从身后包裹中拿出竹筒朝此时那正汩汩冒着鲜血的熊的颈脖处接去。

    这一战算是结束了,幸运的是有六人没有受伤,剩下的四人或多或少带了点伤,但都没有性命危险,而四头熊却死了三头,剩下那头最小的熊此时缩在那头被杀的母熊旁边害怕地嗷嗷直叫。

    小布和刘华算是伤得最重的两个,万勇的两个师弟捡起各自的兵器后,跑过去一人一个把他们从地上搀扶了起来。

    “陈兄弟,那就是剑气吧?”万勇收起已经灌满熊血的竹筒,转头朝陈非凡问道。

    陈非凡也没否认,点了点头,然后抱拳道:“多谢刚才万兄出手相救!要不是那猎叉,估计我三弟此刻也不会如此安然无恙了。”

    “哪里!哪里!”万勇摆手道,“陈兄弟言重了,你们是为了我们四人才来这里,应该是多谢你们才对。”

    “万兄,我就代表自己一人,谢谢你!”张晓华收起掉落在两边的寒暑剑舆了过来。

    “举手之劳,客气了!客气了!”

    万勇看似粗人却很是懂礼数,这样一来一往的回礼,三人都觉得有些不自在,最后只好聊起了其它话语。

    萧沐风从那死熊身上抽出子更剑擦了擦,朝面前几人问道:“这几头熊如何处置?”

    万勇笑了笑:“我们四人只要熊血,其它都不要。”

    阿星看了看然后指着那头已经死了的半成年公熊道:“我们可以把它拖回去,然后吃肉、扒皮,其它两头太重不好弄。”

    “那头小熊呢?”张晓华指了指道。

    “它就自生自灭吧,我们不会杀它的。”胡老四也走了过来。

    正当胡老四和阿星两人托起那头半成年的公熊,其他人都已经准备好回去的时候,突然前方不远处响起一阵吼叫声随后便是轰轰的奔跑声。

    “它们来了!”阿星脸色微微一变,转身指着前方道:“快!快点火!烧掉前面那片树林。”

    此时,四周的火把已经全部被雪湮灭了,一旁的火堆也被积雪盖得差不多了,只是零星冒出一点小火来,幸好胡老四、阿星和小布三人都带着打火石,除了小布那块已经潮湿外,其余两人的都还能用。

    两人只好暂时放下拖着的那头死熊,朝前走了几步,各自从身上取出一根一两尺长粗细均匀的小木棍,打火、烧棍,几乎是一气呵成,显然他们是有所准备,胡老四还从怀里拿出一小酒瓶,里面装着似酒非酒的东西,往前方树林中一阵抛洒,然后把点着的木头往那一扔。

    那些树木遇上火棍是一点就着,根本就不忌惮那些地上和树上的积雪,顿时前面成了一片火海。

    胡老四看着眼前那片大火,满意地笑了笑道:“我们回去吧!”

    离的近了,陈非凡他们才现原来刚才出那些声音的是一群雪熊,此时隔着那堆大火不停地吼叫着,似乎是害怕这火,那大概数量有十几头的雪熊,只能站在原地大声咆哮着,却又拿他们几人没有一点办法。

    说也奇怪,如此大雪之中,这火却是越烧越大,十人也就乘着火势安全的回到了石屋。

    那么多人一进来,动静也就大了些,一下子吵醒了屋内的所有人。

    点灯、谈话、擦药,一时间整个屋子又重新热闹了起来。

    吴索伟三人看到胡老四和阿星拖来的那头死熊,似乎是看到什么稀奇事物一样,竟然两眼放光,都跑了过来在那死熊身上摸来摸去,三人此时的样子让人有些好笑。

    满屋子的人闹腾了将近半个时辰后,又重新静了下来,不过此时睡觉的位置又重新安排了一下,小布和刘华因为伤比较重,都睡到了床上,而阿木和阿古则睡到了地上。

    昨晚上的事似乎并没有影响众人的作息,天刚蒙蒙亮,胡老四和万勇他们就已经收拾好包袱准备下山了。

    这次成功拿到熊血,使得他们四人脸上始终挂着笑容,刘华所受的是内伤,经骨都好着,再经过一晚上的调养,行走已无大碍。

    看着屋内一帮人都出来送行,四人更加高兴了,各自都免不了互邀一下。

    这次杀雪熊,众人都知道最后一击全靠陈非凡那一剑,离别之前,万勇笑着朝陈非凡道:“陈兄弟,这个多亏你帮忙,下次一定要来我们那里坐坐。”

    “一定一定!”

    面对着这个比自己年轻差不多十岁,但武功却不在自己之下的人,万勇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开口道:“陈兄弟,下次来我们劈山派,能否和我比试一番?”

    “比试?”陈非凡略微想了想便点头道:“好!下次就让我领教一下你们劈山派的裂石刀法。”

    “哈哈!够爽快!我们劈山派就在林方镇,随时恭候,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看着五人慢慢下山的背影,萧沐风来到陈非凡身边道:“大哥,你就这样答应他们了?”

    “裂山派怎么说也算是正派,多一个朋友就多一份力量,暗风盟不是靠我们三人之力就能铲除的。”

    “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你怎么那么快就答应万勇的比武?”

    “放心吧,只是让他看看剑气而已,我不会用绝招。”

    陈非凡知道萧沐风在担心什么,昨晚自己在危机时刻被迫用出了剑气,那么下次比武万勇一定会千方百计逼自己用剑气,这等于是把最强的招数给露了出来,行走江湖最重要的就是不能轻易显露最强一击,这是最强的杀招,也是保命的一招。一年前的陈非凡或许不知道绝招的重要,而现在的他深知这个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