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狂暴

    此时的雪漫天纷飞,越下越大,越下越密,有点妨碍了众人的视线。八一?中?文网?  S?S?S㈠.?9?X?D㈧S?.COM

    阿星和胡老四两人面对各自的雪熊都能对付过来,特别是胡老四面前的那头半成年公熊,根本就对胡老四手中的那把猎叉毫无办法,只能依靠着蛮力和皮厚死死地撑着。

    但小布这边却遇到了麻烦,这三头雪熊中,小布所面对的这头成年公熊是最狡猾也是最强悍的,手中的那柄钢叉对它来说只是个难缠的东西罢了,根本就无法真正伤到它。

    眼前这头公熊实在太过彪悍,那熊掌的力道非常巨大,小布刚才第一次刺杀就是被那熊掌硬生生地给拍了下来,那生猛地蛮力使得小布紧握的猎叉差点脱手而出。

    “我来帮你!”刘华快步来到了小布的身边,此时此景他也看出了这边的情况有些不妙。

    看着刘华站在了小布的左边,张晓华也立马上前一步站在小布的右边道:“一人一边,我也来帮你!”

    “好!你们一人一边,我中间,咱们一起杀!”小布也不是那种死要面子的人,既然自己一个人不行那就必须要帮手来帮忙,一个人死撑下去吃亏得还是自己。

    既然手上握有兵器的人都行动了,陈非凡也不能站在原地不动,当即朝萧沐风轻声道:“你去胡老四那边,我去阿星那边,注意晓华那边。”萧沐风点了点头抽出了腰间的子更剑,快步朝胡老四那边走去。

    众人知道这战斗必须战决,雪已经越下越大,天气也越来越冷了,劈山派他们四人有炙热草在,但其余六人只是衣服穿得厚了点,再待下去就有点吃不消了,另外还要提防其它雪熊过来。

    阿星和胡老四那两边比较好办,不出意外的话,估计再几个回合下来便会有个结果,唯有小布那边大家有些放心不下。

    看到对方又有两人过来帮忙,这头公熊显然要比一般的牲畜聪明,后腿一挺立马站了起来,但又不敢向前,只是一个尽地叫唤。

    张晓华、刘华、小布,三人各自看了对方一眼,心中都略微有了一些打算。

    忽然,张晓华和刘华两人各自手持兵器,一右一左朝那头雪熊急冲了上去。

    那雪熊反应也不慢,左右两只熊掌同时招呼上去,左右两掌不偏不倚都拍在两人的剑面和刀面上,只是这巨大的怪力使得两人的剑都往中间靠拢,这让原本想乘机中间偷袭的小布无计可施。

    不过,张晓华左手上还有寒剑在,刚才被那雪熊所拍挡住的是右手所握的暑剑,而此时寒剑可以畅通无阻地刺向那雪熊的腹部。

    这雪熊的皮毛非常厚实,张晓华用力一捅,却也只是稍稍刺进了一点。“吼!”那雪熊显然被这一刺感到有些痛楚了,竟然低头朝张晓华咬过来。

    “蹲下!”身后的小布大声道。

    张晓华一听连忙迅下蹲,左手一抖便拔出了雪熊腹中的寒剑,与此同时小布也已从身后杀到。

    猎叉掠过张晓华的头顶,直直朝那眼前巨大的熊头刺去,那雪熊反应出奇地快,头一偏,猎叉从它的耳边滑过但还是带去了一些血肉,当然这还没完,那雪熊忍痛回转脑袋,一口咬住了猎叉。

    纵使小布如何用力抽拉都无济于事,那猎叉被那雪熊咬得死死的。

    但野兽毕竟是野兽,嘴上用了蛮力就顾不上双掌之间的刀剑了,左侧的刘华看准时机,从熊掌内侧抽出大刀,便向它的颈部砍去。

    这熊也知道那刀的危险,但又不愿放弃嘴上的猎叉,连忙举起右掌阻挡,只是此时的熊掌似乎没了刚才的那股劲气,大刀砍在上面转眼之间就留下了一道红色的血痕。

    在刘华砍出那一刀的同时,张晓华也有了行动,早在刚才下蹲的时候他就有了目标,那便是雪熊直立的后腿,这熊本来就是四条腿走路的动物,此时立起身是为了能更加开阔视线和让前掌更加有利于攻击前方,但一旦重新变回四脚着地的话,那它便会低人一等,攻势上也会弱几分。

    想法是多,但时间紧迫,毫不犹豫,寒暑双剑同时刺向了雪熊的左后腿,纵使它的皮毛再硬,也硬被刺出一个小口子。

    那雪熊后腿吃了一记痛后,低吼了一声,左右两个熊掌“砰”的一声猛然着地,显然已经无法直立起来了。

    “杀!”三人都不想错过这样的好机会,刚才雪熊那一嘶吼,小布已从它张开的口中抽出了猎叉,后退了半步后,直接朝那雪熊的眉心刺去,刘华则站在一旁双手握刀用力朝那雪熊的背部砍去,而张晓华一个侧滚躲过雪熊的前扑后,认准了它的那条刚落地的左前腿,用剑狠狠地刺了上去。

    三面受敌,使得这熊尾顾不上来了,小布的那猎叉这一挑刺,虽没弄瞎熊的眼睛,但也让它的额头蹦出了鲜血。张晓华那两剑都刺在同一点上,这让雪熊的左前腿疼得猛然往里一缩。

    三人中最后劈到的是刘华,最有威胁的一招也是出自于他,前面三个师兄都因为大意轻敌丢了刀,他也想乘此时机挽回一下劈山派的面子,于是就用上了裂石刀法中的劈刀术,这一劈,势大力沉,不但厚实的熊背上出现了一道深可见骨的血痕,而且力量大的能让那熊四腿一软直接趴在了雪地上。

    不过很快雪熊又重新站了起来,不但站了起来,而且还是重新直立了起来,此时的它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声,双眼的瞳孔随之变成了血红色。

    “不好!”阿星和胡老四同时脸色一变心中暗道,“这熊要狂了。”

    这熊要抓狂了,在它身边的三人最先受到波及,一掌,刘华被那雪熊打飞到半空中,这一掌出得实在太快,还未来得及做任何反应,连人带刀就已经飞出了几步远,撞在一棵大树上,然后顺着那棵树滑躺在了地上。

    “咳!”一口鲜血从刘华的口中慢慢地溢了出来,显然这一掌让他受伤了。

    第一掌过后,不到一个呼吸间,紧接着第二掌带着强大的劲风击向了正对面的小布,虽然反应上面小布要比刘华快上一些,但快上几分又如何,这一掌,无论是度还是力量,都是他无法承受的。

    在斜飞了几丈后,小布一头栽倒在雪地里,起都起不来了,而他手中的那把猎叉此时就直直地插在他不远处的雪地上。

    阿星和胡老四在知道事情不妙时就加快了度,拼命刺杀各自的猎物,虽然身上都带了些伤,但在小布被打飞之时,两人也终于解决掉了各自的目标,里面那头最小的,还未成年,连牙都没长齐,根本就没任何威胁,现如今威胁最大的那就那头已经狂的公熊。

    “嗷!”又是一声吼叫,那头公熊朝第三个目标扑去,那第三个目标就是不远处刚刚从地上爬起来满脸惊讶又带有一丝恐惧的张晓华。

    “晓华有危险,快!”陈非凡和萧沐风同时奔了过来。

    此时离张晓华最近的是万勇他们三人,只是他们三人手中都没兵器,站在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晓华!退!”萧沐风知道来不及了,连忙用力一掷,子更剑不亏是江湖十大剑之一,剑身锋利,这一剑狠狠地刺入了那熊的左肋,但那熊却毫无知觉,依旧朝前面的张晓华奋力扑去。

    虽然有些慌张,但张晓华还是边退边挥舞着手中的寒暑双剑,只是不到一个回合,这两把短剑就被那熊左右各一掌打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