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买马

    佐天这一走,吴索伟三人也都纷纷转身跟了上去。八??一?中文网  S?SS.9XDS.COM

    “大哥,你说我们要不要跟过去?”萧沐风看着前面四人的背影有些犹豫不决。

    陈非凡笑着拍了拍身旁的两个兄弟道:“走!我们跟上去。”

    佐天走在最前面,在他后面是吴索伟他们三人,而陈非凡三兄弟则在后面紧紧地跟着,一行七人依然穿梭在小道之间。

    走了大概有一刻钟的时间,正当他们几人都有些摸不着方向不知自己身在何处时,佐天突然脚步一停指着前面不远处一马厩道:“到了。”

    顺着佐天的所指方向,其余六人放眼看去,那马厩虽有些破旧矮小,但仔细辨听里面倒是真有马声。

    “老头!”佐天朝马厩一旁一间小破屋喊道。

    “来了!”一年龄大约六十上下的老人从那间屋子中慢腾腾地走了出来,看到佐天七人,先是一愣,然后笑呵呵道:“原来是你呀!真是稀客,来买马?”

    “四匹!要好马!”佐天道。

    “呵!你这小子,还是老样子,说话那么干脆!”那老头一边道一边朝马厩走去。

    “你们买马干什么?”萧沐风还是忍不住问道。

    “上惊天山!”佐天主动回答道。

    “今晚?”陈非凡问道。

    “怎么可能!”李沐瑶笑道:“当然是明天早上了!”

    “你们买马真的是要去惊天山?”萧沐风到现在还是有些不太信他们,虽然吴索伟他们三人是有些不像暗风盟平时的作风,但佐天毕竟是夜鹰帮的人,说离开暗风盟的也是他们四人而已,是真是假,无从查询。

    “恩!”李沐瑶似乎没听出萧沐风话里有话,点点头道:“因为我们感觉到那里有些不寻常的东西,所以想去那里看看。”

    “你们会去山顶吗?”张晓华有些期待道。

    “是的!”吴索伟点点头道:“爬山当然要去山顶呀!”

    “大哥,我们也去吧。”张晓华朝陈非凡道。

    “你们真的要去山顶?”陈非凡问道。

    李沐瑶有些不耐烦了,“怎么你们老是要我们重复几遍才能搞清楚。对!我们是要去惊天山,我们要去山顶!难道你们还要跟我们去?”

    “恩!”陈非凡点点头道:“我们就是想跟你们一起去!”

    李沐瑶还想说话,张凡突然在一旁欣喜道:“好呀!你们也一起来,这样上山热闹点!”

    几人谈话间,那老头牵了四匹马从马厩中走了出来:“小子,你要的四匹马!”

    “老头!我以后可能不会再来了!”佐天接过马绳语气有些低沉道。

    那老头哈哈一笑道:“我知道!去吧!”

    “我是说我今生都不会再来了!”佐天语气又微微加重了一些。

    老头先是一愣,紧接着叹了一口气道:“小子,你跟我来一下,我有话要说!”

    看着佐天跟在那老头身后两人一前一后朝那小屋走去,张晓华朝身旁的吴索伟三人问道:“你们认识那老人吗?”

    “不认识!”三人都摇头道。

    既然两人进屋有话要谈,那么剩下的六人只好待在这里,一边细细打量着那四匹从马厩里拉出来的好马,一边大家找话聊。

    “你们三位来自哪里?看你们的打扮,应该不是我们龙鼎国的人。”陈非凡朝吴索伟问道。

    吴索伟抓了抓头,又看了看身边的两个同伴,然后朝陈非凡道:“不知道说出来你们信不信。”

    “为何不信?”陈非凡有些不解道:“你们说你们不是暗风盟的人,我们都信了,还有什么我们不能信的?”

    “刚才不是和你们说了嘛,我们来自另一个世界!”李沐瑶道。

    “那到底什么是另一个世界?”张晓华问道。

    李沐瑶把额头一拍,然后朝张凡道:“你和他们说说。”

    张凡认真的想了想道:“就这样和你们说吧,我们不是龙鼎国的人,我们也不是龙鼎国以外国家的人。如果硬要说的话,那……那我们就是从天外而来的。懂不?”

    “懂了!”陈非凡三人点了点头道。

    “不过!”张晓华又道:“天外之地,就连称为半仙的无拘派也没有那么高的造诣去那里,你们又是如何从天外过来的?”

    “这……”这个问题让吴索伟三人倒是有些难以开口。

    陈非凡也看到了三人有些为难,忙道:“算了!算了!三弟,你也别问了。我们也不问他们三人来自何方了,只要不是暗风盟的人,不做伤天害理之事,那么我们就可以当他们三人是朋友。”

    “你们和佐天是如何认识的?”萧沐风问道。

    吴索伟仔细回想了一下道:“大概是在五天前的夜里,他带着一帮夜鹰帮的人,我们就是在那时相遇的!”

    “五天前?”张晓华有些感到惊讶,“难道你们不知道暗风盟是什么吗?”

    李沐瑶道:“我们知道,暗风盟在你们江湖中是邪派,所以我们就让佐天脱离了那个帮派。”

    “什么?!!”陈非凡三人都大感意外。

    “不信,你们就去问问佐天好了!”张凡道。

    “你们看,他出来了!”吴索伟指着那间小屋方向道。

    只见佐天从那小屋中慢慢地走了出来,此时离他们两人刚才进屋已有小半个时辰左右,虽然夜色有点暗得无法让人完全看清楚人的脸庞,但陈非凡还是隐约地看见佐天脸上有少许泪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