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高手

    那人笑着朝钱啸云道:“反正我不是来打架的,我是来吃饭的。八?一中文??网  S≤S≈S=.≤9≈XDS.COM”

    “咯咯!”凌雅妮笑道:“这位大侠,既然是你来吃饭的,那好办呀!我已让人在莲花舍摆下酒宴,是否能去那里继续吃?”

    “大侠,请帮我们教训这些家伙!”方公子有些着急道,什么怕这人会答应凌雅妮的话。

    “我不是什么大侠!我的道号袭空。”那人又拿起桌上一壶酒一口饮掉了半壶道:“那里有比这里好吃的东西吗?”

    凌雅妮一听笑意更浓了:“有!那里比这里的东西好吃多了!”

    “好!我去!”那人很爽快的答应道。

    一听到最后的帮手都答应对方了,那方公子有些气愤道:“大侠,我给你好吃好喝,你竟然不帮我?”

    那人放下手中的那壶酒朝道袍上擦了擦双手道:“你还是叫我道长吧!”

    方公子有些郁闷,一开始时是袭空道长他自己说叫他大侠,而现在却又要改口叫他道长了。

    让方公子更郁闷的是今天这酒席也是为他而摆,自己今早在赤吞山上不小心失足落崖,幸亏这袭空道长出手相救,才逃过一劫。要不是对他的武功十分欣赏,想把他收为手下,自己才懒得理这个有些古里古怪的家伙。

    “我说道长,人家可是欺负到我们头上来了,他们是想赶我们走。”方公子提醒道。

    那袭空道长自从刚才擦完手后,就碰都不碰这一桌的酒菜了,而是朝凌雅妮微微一笑,然后对着方公子回答道:“方公子,人家也是需要嘛!走吧,既然他们都为我们在另一处摆好酒宴,我们何乐而不为呢?”

    “我们不能就这样算了!”连公子在一旁咬牙道,丢人丢面子,他们惊天三公子何时有这种事生过,要不是今天刚好没带什么高手出来,也不会走到现在这地步。

    “那你想怎么样?”袭空道长问道。

    褚公子帮忙回答道:“至少要给我们一个交代!”

    “那好吧。”袭空道长看着陈非凡他们几人道:“他们打了你们几个手下,那我就打倒他们其中一人,这样大家算扯平,如何?”

    “不行!”连公子语气坚决道。

    “我觉得很好!”钱啸云忽然开口道。

    凌雅妮有些惊讶的看着钱啸云,而贾艳佳却笑着轻拍了一下钱啸云的肩膀道“可不要让我表姐失望哦。”

    楚紫涵站在一旁依旧没有说话,似乎没有听到贾雅妮刚才那句话,而陈非凡此时就站在楚紫涵的外侧,觉得这场合自己根本就插不上嘴,所以也选择了沉默。

    “好吧!”方公子权衡之下勉强答应道。

    袭空道长哈哈一笑,指着陈非凡道:“那我就和他打。”

    “啊!”袭空道长这突然的举动让陈非凡有些意外,不光是他,连其余几人也都感到很意外。

    “为何是我?”陈非凡有些不解道。

    “因为你的剑!”袭空道长道。

    陈非凡把幻影灵剑拿了起来,笑了笑道:“让您见笑了,但我不想和你打。”

    “为什么?”袭空道长问道。

    “因为他想和你打!”陈非凡指着前方已经跃跃欲试的钱啸云道。

    当陈非凡拒绝应战时,袭空道长脸上那失望的表情一览无遗,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看来缘分还未到。”

    钱啸云抱拳道:“道长,既然陈公子不和你打,那就让钱某陪你比试一番。”

    袭空道长收回注视陈非凡的目光,然后看了一眼钱啸云,向后退一步,把手一摆道:“好吧!来,让本道长试试你的本事,使出你的全力,不管用什么兵器,我都奉陪到底。”

    “好!”钱啸云也不废话,转眼迅抽出腰间的青云剑,然后疾步向前一刺。

    只见一道青光闪现,把在袭空道长身边的那惊天城三公子吓得一哆嗦,而那袭空道长却微微一笑,竟然用右手两指稳稳夹住那青云剑的段。

    这一招,让钱啸云心中一惊,虽说只是试探,但也至少用上了七成度和六成力量,想不到还是被人轻松挡住,而且对方还只是用了两根手指而已。

    “还来吗?”袭空道长眯眼道。

    钱啸云把剑一抽道:“再来。”

    袭空道长一点头,然后伸出右手道:“贫道就用右手和你比划几招。”

    钱啸云没有因为对方如此不重视比试而气愤,反而更加冷静应对,因为他知道能轻易挡下自己刚才这一剑的人,武功肯定在自己之上,至于比自己强多少,那就要看接下来的交手了。

    袭空道长朝后又往后退了几步,和钱啸云隔了三四步的距离,因为这样方便对方用剑,然后重新把手一摆道:“来吧!”

    又是让自己攻过去,在喜欢之人面前如此丢脸,让钱啸云觉得有些面子上过不去,这次他没有丝毫的保留,用上了十成十的功力,无论是度还是力量上都比刚才有了很大的提升,青云剑也在一瞬间幻化出三剑,分别刺向袭空道长的头部、胸部和腹部。

    “当!”一声脆响,众人刚才只看见钱啸云冲了过去,紧接着便看见袭空道长依然站在原地,而钱啸云却向后猛退了几步,然后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袭空道长,中间的过程没人看清,因为这一切来得太快也去得太快。

    “还来吗?”袭空道长一脸微笑道。

    钱啸云看着前方这个深不可测的对手,摆了摆手苦笑道:“不打了!我认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