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九章 智而近妖

    帝都,六月十一日,午后照例是流火满天,如果没有穹顶遮挡天空帝都又会狼藉一片。

    帝都老百姓不明白为何持续三天如此极端恶劣的天气——酷寒与酷热交替,老百姓看得着的是帝宫以及皇族为他们撑起了一片天,因而白天晚上都有老百姓到最近的人皇庙里去烧香祷告。

    也有不少传言,说这天灾就是因为皇族不敬神灵导致的,甚至有人暗中撺掇着一些老百姓到帝宫前去请愿。

    有一些人真去了,数百个虔诚的老汉老太太在帝宫的金水桥外。他们双手举天,悲呼哀嚎,如果不是帝宫禁卫的阻拦有激动的老汉一头撞死在金水桥外的玉石栏杆上。

    大多数的帝都人选择沉默,没有过激的行为。

    街坊之间闲聊,说遇到这等情形,如果是别的国都这时候早就人心惶惶,有人收拾东西逃离了。

    他们不一样,哪怕是贫民那是皇城根的,自比别处的人更沉得住气。饶是如此,人们心头大多郁郁,心里面总有什么东西难以排遣,是焦虑还是惧怕,或者兼而有之。

    就在这时,帝都各大赌坊传来消息,他们宣称入夜时分将会有前所未有的、丰富多彩的赌盘呈现,理由是对帝都赌客这么多年来的支持。

    其中有一个赌盘立刻吸引所有赌客的注意。

    明天早上有雪还是没有雪?

    赌坊从未出现过这样的赌盘,这让赌客感觉到分外刺激。

    天色方暗,越来越多的人走出他们的街坊里弄,前往西市赌坊准备豪赌一把。

    九大赌坊的石门都点上了灯,几位大佬亲自在大门口望风,看着人潮涌动,心中感叹,金香玉果然是个妖孽,人心都被她算尽了。

    金香玉对他们说,只要他们设计出一个又一个吊人胃口的赌盘,赌客会被往年这个时候增加。金香玉的解释,越是环境恶劣情况不明,众人越是感迷茫彷徨的时候就越是急需一种活动来排遣、发泄那些郁结在心的情绪。

    “赌客等待开盘的时候,天塌下来会他也不会管。”

    赌坊的大老板们觉得金香玉这句话绝对是金句,等她死后可以把这句话镌刻在赌神殿内的石碑上。

    各大赌坊的望风官们汇总各类情报信息,然后反复调整赔率。

    西市,五雷门新宅,王鸣在中堂听柳夭夭的汇报。

    昨天晚上,王鸣等人忙碌一晚上打井成功,而柳夭夭也没闲着,居然跑到十全赌坊迅速跟赌坊老板金香玉达成协议。

    “明天天气会怎样?”

    “下周稻谷价格会怎样?”

    “今年夏收会怎样?”

    王鸣服了,这些赌盘极富现代金融色彩。

    股票、期货这些玩意难道说掌握所有的信息就能预测明天的行情?说到底,抛开前期的情报收集、整理、分析,最后得出结论做选择的时候还是靠“赌”!

    而且……王鸣看着眼前单膝跪地的柳夭夭,不知怎的他一点都没觉得她在显示她的卑下,却像是一条盘着的蛇。

    美女蛇,可以极致妖娆,也可以极度可怕。

    就天资聪慧而言,柳夭夭已经跟张霞举不相上下了,有些地方甚至还有过之而不及。

    “起来说话。”王鸣淡淡的说道。

    柳夭夭盈盈起身,面色恭敬,等待王鸣发话。

    “你很聪明。”

    柳夭夭道:“少门主谬赞了。”

    “说说吧,都打探到什么消息?”

    柳夭夭精致的面庞露出一丝异色,果然什么都逃不过少门主的眼睛。柳夭夭“攀上”金香玉,固然是为了能在帝都赌坊业插上一脚,为五雷门财源广进打下基础,更重要的是打探消息。

    赌坊要设置各类赌盘,就必须把帝都方方面面的情况摸清楚,可以说与金香玉合作,柳夭夭就等于立刻拥有一支强大的情报队伍。

    柳夭夭利用第一次国战所得与十全赌坊合作,一套借力打力可谓耍得炉火纯青。

    “启禀少门主,国战之日神武帝没有露面,到现在三天都没有露面,有传言说神武帝已被神界用非常手段困住。”

    王鸣目光微凛,道:“前日国战之时,有人执掌小神州窥视小神州内的一举一动,不知是不是神武帝?”

    “有可能是,也有可能不是,只要具有神尊之能就可以掌控小神州。”

    “小神州威力如何?”王鸣问道。

    “预估与神王实力相当。”柳夭夭目光如水,侃侃而谈,“神王在人界出手,必打一个折扣。就这点而言,小神州的出现坚定了保皇派的信心。”

    “保皇派?”

    “现如今站在皇族一边的被称作保皇派,站在神界一边称之卫神派,帝都大小势力约有三分之二为保皇派。”

    王鸣点点头,道:“如果帝都都能不能占上风的话,那么神武帝也就必要下封神令开启人神争端了。”

    “各州国卫神派的势力稍稍占上风一些,但没有压倒之势力,天下都在看帝都。”

    “明天天气会怎样?”王鸣突然问道。

    “明天天气会晴。”

    “这么肯定?”

    “事不过三,今天是第三天,双方试探得差不多,底线以及实力大致知晓,没有必要再进行下去了。”

    王鸣眼睛一亮,道:“是因为望仙台吗?”

    柳夭夭心道自己是结合许多情报分析出来的结果,少门主却是一语中的,遂点点头道:“三界中仙界高高在上,无论是人界还是神界都对仙界心向往之,在他们争斗之前神宫与帝宫必须联手才能开启望仙台,所以在此之前他们会暂时偃旗息鼓,暂告一段落。”

    “望仙台?”王鸣口中喃喃,双目异彩连连。

    从越州他就想着望仙台,诸多仙缘他倒是不怎么稀罕,他是王氏子弟,又有无上雷法,只需要一门深入即可。

    雷法知道既是金丹之道,又是符箓之道,而王鸣之前所学种种雷法符箓在此界只能发挥千分之一万分之一,诸如隐神符,云宫符之类的。而之所以那些符箓失效就是因为他不知道这世界的根本符,一旦让他找到根本符,他之前所学的种种符箓在书写符心的时候把这根本符再加上去即可,到那个时候驭神驱鬼都是分分钟的事情,实力激增。

    因而,王鸣在望仙台最想得到的就是人界根本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