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七章 九大赌坊谁最浪

    西市,赌神殿,帝都最大的九家赌坊的大老板聚在一起。

    “今年没法玩了。”

    “皇族跟神界杠上了,谁还关注帝都大比?”

    “国战越州逆袭成为第一,本来接下来赌局大有可为啊。”

    “谁说不是,赌客们最喜欢的就是杀出一匹黑马这样的事!”

    “可惜,我们谁也不敢落神武帝跟神界的赌盘!”

    “这可是数千年第一大赌局,不能设赌盘真是让人心痒痒。”

    “是啊,这就好像是一个多年没沾酒的酒鬼,忽然闻到了琼浆玉液的酒香一样,着实让人垂涎欲滴啊,看得到却吃不到,真是要人命啊。”

    “谁敢下这赌盘啊?下场可不是八方赌坊那样关门整顿,那可是要杀头掉脑袋的。”说话的人是七喜赌坊的老板,他的名字许多人都知道,大家都叫七哥。

    七哥看了一眼十全赌坊的老板金香玉,双目火辣,心道这金香玉一点都不比西市天香坊里头牌差,这身段,这模样,啧啧……真不是盖的。

    七哥看金香玉,其他人的目光也都落在金香玉身上。

    帝都九大赌坊,前几天都没有十全赌坊,就是说这金香玉再漂亮也没用,列席的资格都没有,就是因为她的赌坊的实力在帝都排名只有第十六。

    在座的高矮胖瘦美丑都有,但这些都不论,论的只是实力。

    八方赌坊也是倒霉,先是一个越州豪客押国战越州第一一万上等灵石票,接着越州五雷门的宋胖子直接来押了两万上等灵石票。这两个人的大手笔当时很是让他们羡慕嫉妒恨,纷纷调高了越州的赔率,结果剩下八家合起来也不过是一万上等灵石票。

    正当他们以为八方赌坊这下铁定三万上等灵石票入账,成为此次国战赌盘的第一赢家的时候,结果越州真拿了第一。

    事后各大赌坊都得到了小神州国战的详细战报,他们反反复复分析,得出的结论是其他国战队真没有放水,他们真的用尽全力了。一开始,荆州与闽州战队直接围了“越州”城,接着在登山的时候帝都、越州、扬州战队都对越州的王鸣与顾盼兮群起而攻之,华州战队那个资料最少的药不思展现出骇人的实力,结果还是被王鸣扛下来了。越州得第一,真的是险而又险。

    对于这样的结果,八方赌坊只能认倒霉。

    两百的赔率,八方赌坊多年积攒的老底给掏掉多半,据说第一个下注的越州豪客还提出接盘八方赌坊的,被老八义正言辞的拒绝了。

    赔钱就赔钱,最后还被来自越州的乡巴佬给吞了,真要这样老八直接一头撞死得了。

    八方赌坊放了大血,实力大降,帝都九大赌坊的位置自然就坐不住,与此同时一直排名第十的十全赌坊自然就上一位。

    今日午后开会,诸位赌坊大老板本不想带金香玉玩的,老八多年的情分在这里,但是“九大赌坊”那是帝都赌客耳熟能详的,这召集“九大赌坊”会议只有八大赌坊老板在场,消息传出去,人家还以为帝都的博彩业怎么着了,帝都赌客们下赌的热情都会影响。

    出于这个考虑,他们才让金香玉参加。

    金香玉来了,他们也就应付了事,没怎么拿正眼看她,即便瞧上一眼的也跟老七一样一双眼睛色迷迷的,纯当看美女。

    七哥看着金香玉,道:“金香玉,你是第一次参加九大赌坊会议,如今这个局面,不知你有什么破局的好办法?”

    众人一看,有戏可看了。

    九大赌坊,这七喜赌坊跟八方赌坊两位私下的关系最好,老八下去了换上了一个娘们,老七有意见啊。

    众人一想,今天的会议注定无果,看看热闹也不算白来。

    金香玉淡淡一笑道:“诸位大佬在上,小女子怎好妄言?”

    七哥眼睛眉毛都挤一块,露出极为猥琐的笑,道:“小女子自然不会妄言,浪叫才是其最拿手的。”

    众人闻言老七还真敢说,在勾栏院的荤话也在这里说出来了,金香玉搞不好会发飙。

    七哥脸一沉道:“如果没什么好说的,恐怕下一次会议就轮不到你们十方赌坊了。”说到这,他停顿了一下,脸色得意起来,“那么这一次九大赌坊会议,也许是你唯一的机会。”

    老七这话说的有道理,八方赌坊虽然元气大伤,但是如果八方赌坊背后的势力大注资,在接下来一系列的赌盘好好运作一下,说不定就可以翻盘,毕竟八方赌坊那些优秀的望风官、荷官都还在。

    金香玉开口:“七哥是否听过一句话?”

    金香玉其声如黄鹂出谷,真的好听。

    众人一个个心道,这么有才艺的小娘们为什么不躺着赚钱,偏偏要跟着一帮大老爷们劳心劳力的赚钱。

    “说。”

    金香玉淡淡一笑道:“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七哥脸色一变。

    金香玉环顾四周,道:“既然七哥发话了,那小女子就谈谈自己的浅见,也算是抛砖引玉。”

    众人脸色纷纷有些惊讶,这金香玉还真有办法?

    在座的都是鬼精鬼精的人,一个两个……八个都觉得没办法,你这小女子会有什么办法?

    七哥脸色愈冷,心道这小娘们就死撑场面,鬼都不信她会有好办法。

    “第一个赌盘,明日天气是晴还是寒暑交替。这个赌盘是即日赌盘,每日傍晚开始都可以开盘。”

    众人闻言顿时眼睛一亮,有门啊。

    “第二个赌盘是短期赌盘,七天后粮食以及诸多货品的价格是涨还是跌。”

    众人心里立刻喝了一声彩,就连七哥脸色也变了,心道就金香玉贡献的这两个点子立刻就让她坐稳了这赌神殿内的第九把交椅。

    众赌坊大佬纷纷想到,为什么他们就没有想到这点子。

    这数千年的大赌盘他们根本不需要直接下赌盘,说是神武帝赢还是神界赢,没必要,就是分析两方面谁赢谁输之后产生的连带结果就是。

    赌明天的天气如何,赌未来粮食的价格上涨还是下跌这总可以吧,让人挑不出理去。裹关键的是根据这两点,他们还可以设计出很多小赌盘,这样一来他们这些赌坊的态度一下就模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