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六章 疑似穿越客

    王鸣盯着方士玉道:“方胖子,你可记得刚才的状态?”

    方士玉点点头,道:“记得。”

    王鸣暗自点头,现在的方士玉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最为关键的是他内心深处那种怯弱没有了。

    “我送你一句话:外息诸缘,内心无喘,心如墙壁,可以入道。”

    方士玉眼睛一亮,喃喃道:“外息诸缘,内心无喘,心如墙壁,可以入道。”

    外息诸缘,不就是什么都要放下吗?包括了自己最喜欢的猪娃。

    方士玉越琢磨越有道理。

    他很清楚,刚才的状态可遇不可求。从那状态一出来,他就立刻不跟顾盼兮打了。不是不敢打,他现在胆气壮,而是打不过。

    方士玉向羊氏三兄弟摆了摆手,一溜烟跑了。

    看着方士玉的背影,王鸣真的有一种“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的感觉。

    看来,来帝都是对的,宋缺误打误撞悟出了一套醉拳,方士玉刚刚也进入玄而又玄的境界,居然可以跟顾盼兮战一个平手,剑神的招式也似乎悟出不少,更关键的是方士玉整个精气神都跟以前不一样了。

    至于方士玉的身上的神虫,这就是一个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炸了。

    王鸣也可以重复他刚才灭杀神虫的步骤在方士玉身上也来一遍,但是这里面有问题,方士玉的神虫可比他身上大许多,能不能灭杀王鸣没有把握。

    王鸣很清楚,他只有一次出手机会,一旦灭杀不成,很可能方士玉的小命就没了。

    神界降下神子来,不仅仅是登望仙台希望得到仙界传承那么简单,说不定里面还有大阴谋。

    至于到底是什么阴谋,王鸣猜不出,也不想了解。现在,王鸣只希望帝都大比早些结束,他好置身事外。

    大好的终南山等着他,说不定通往神界与仙界的终南洞天也正在等着他,打开这个洞天,神界与仙界大可以去得,还在意别的什么。

    世间荣辱兴衰,自有定数,岂是王鸣这个半截子杀出来的人能改变的?

    顾盼兮落回地面,想问王鸣为何昨夜未归,却想到这话不该她问出来,而是花因罗。顾盼兮没有开口问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她看到鸣哥身后不远处的花青萝。凭着女人的直觉,顾盼兮察觉出不对,但是到底是哪里不对她也说不清,她只是没来由知道她该走。

    顾盼兮翩然离开,直到她回到中殿她才忽然醒觉:她为什么要走?

    这时,王鸣转过身,对花青萝道:“青萝大姐,我有个事跟你要商量一下。”

    花青萝点点头,然后纵身一跃跳上后殿的屋顶。

    王鸣自然跟上,只是心里有些打鼓,他只是找花青萝说说羊氏三兄弟入五雷门的事,但是花青萝却似乎也有话要对他说。

    青萝大姐不会向他表白吧?

    想到这,王鸣心里不怕了,再坏不过是这个结果。

    花青萝挥了挥手,二人周围百花缭绕,外头看不到里头,里头却可以看外头。

    王鸣心中一动,这比他的云阵还要更高妙。

    王鸣道:“青萝大姐,一直还没有恭喜你已晋大武神境界。”

    花青萝并没有急着说话,只是看着王鸣。

    王鸣被花青萝看得有些不自在,道:“青萝大姐为何这般看着我?”

    “我答应你。”花青萝忽然说道。

    王鸣心道我说什么了你就说答应我?

    “我家三宝入五雷宗的事。”

    王鸣面色微变,花青萝还真是厉害啊,而且他注意到花青萝提到的是“五雷宗”,也就是说只要他需重立了五雷宗山门,她才答应。

    “但有一个条件。”

    “青萝大姐尽管放心,有我在,自会照顾三兄弟周全。”

    这回轮到花青萝脸色微变,看了王鸣一会,点了点头,道:“我还有一事要问。”

    “说。”

    “‘只羡鸳鸯不羡仙’你是哪里听到的?”

    王鸣一头雾水,怎么问起这个来了,口中答道:“只是偶然所得,灵光闪现,说的有些玄就好像自己都管不住自己的嘴。”

    “是吗?”花青萝定定地望着王鸣。她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问了,因为她不问或许会一直纠结这个问题。

    花青萝的眼神有些怪,就像是一个即将溺水的人一般无助的望着他,这是什么情况?王鸣不清楚,他清楚一点花青萝的情况有些不好。

    “我们现在在这里,身体在这里,守着心,心也在这里,这就是修行。但是,有时候我们守不住,偶尔就会胡思乱想,我有些词不达意,不知道青萝大姐明不明白?”

    花青萝点点头。

    “就像有的人会做梦,有的甚至是白日梦,我之所以修行这么快,就是因为我的梦中会出现一些奇怪的场景,一些词句只是其中之一而已。”

    “梦中得仙人传授,典籍中的确有这么一种说法。”

    王鸣面色讪讪,道:“青萝大姐,我不好说太多。”

    “我理解。”

    王鸣迟疑了一下,问道:“那么那一句,有什么问题?”

    花青萝道:“我的亡夫曾经对我念过那一句。”

    王鸣闻言一愣。

    “那我听过的……”说到这,花青萝停顿了一下,面颊微红,“那是我听过最美的情话。”

    王鸣终于明白花青萝为什么这些天看自己眼神异样了,这是把自己当“亡夫”看了,尴尬的笑了笑,道:“还真是凑巧啊。”

    花青萝转过身,望着天,道:“不知道你相不相信人死之后会有转世?”

    王鸣摇了摇头道:“不好说。”

    “亡夫相信,他就曾经对我说过,如果他有一天死了,请相信那不是死,而是他去了另一个世界。”

    王鸣就觉得脑袋“嗡”了一下,他现在很怀疑花青萝死去的夫君也是位穿越客。想到这,王鸣说道:“或许真有另一个世界,一切重头再来。”

    “真的重头再来吗?”花青萝神情有些痴,“重新再找一个人,相识……”

    王鸣终于意识到花青萝不对在哪里了,她可能陷入某种魔障之中,赶紧口诵清心咒。

    花青萝脸色顿时为之一清,喃喃道:“我怎么呢?”

    王鸣淡然道:“无事,刚刚我所诵咒名为清心咒,青萝大姐听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