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少将大人的娇妻28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叶梓晨心疼安慰着南念云,两个人都没有发现娇玥的到来。

    娇玥一脸关怀的朝南念云问道,“念云,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听到娇玥的声音,两人方才看向娇玥,南念云几乎是立刻站起身,扑到了娇玥怀里,痛苦的说道,“玥玥,我该怎么办?我爸爸得了癌症活不久了,而他唯一的心愿就是看着我结婚,可是我真的不想嫁人呜呜呜……”

    “南伯父得了癌症!?”娇玥恍如不敢置信的问道,“这是真的吗?什么时候的事儿?”

    南念云的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一样大颗大颗的从她的眼里滚落下来,滴在娇玥的衣服上,娇玥觉得很恶心,但又不好推开南念云,只能忍着。

    “已经是……是好几天的事了,但我、我是今天才知道的,之前……之前我爸妈一直瞒着我,而我妈不想我、我爸带着遗憾离开,所以还是告诉了我……”南念云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话都说不通顺了,“我不想……不想我爸带着遗憾离开,可、可是我……我真的不想嫁人呜呜呜……”

    听完南念云的话,娇玥叹了口气,伸手轻轻拍着南念云的背,用很不幸难过的语气安慰南念云,“念云,你不要再哭了,这种时候,你应该坚强起来,南伯父需要你,你妈妈也需要你……”

    听得娇玥这么说,叶梓晨也跟着符合,“念云,纪小姐说得没错,伯父和伯母都需要你,你一定要坚强起来。”

    “我知道我……我应该坚强起来,可我真的好难过……事情为什么会……会变成这样……”她深爱的男人不属于自己,而她的爸爸也要离开她了,为什么老天爷要对她这么残忍……

    娇玥和叶梓晨又安慰了好一阵子,南念云还是一直哭,最后开始喝酒,想要借酒消愁,还不停的让娇玥和叶梓晨陪她一起喝。

    看着南念云这幅死去活来,闹腾得不行的样子,娇玥十分的心烦厌恶看不惯。那种失去亲人的痛娇玥能理解,可生活还得继续,为了自己的亲人,更应该坚强起来,让逝者安心,给家人一个依靠。

    若是南念云的父亲真死了,最伤心难过的莫过于她的母亲了,在这种时候她的母亲最需要她,可像南念云这样,不能给她母亲依靠就罢了,还只会给她母亲添乱。

    生出这样不理事儿的女儿,娇玥都替南母觉得心累。

    被南念云强拉着喝了几口,娇玥只觉得喉咙里火辣辣的呛得难受,眼泪也要流下来了,这酒的度数也太高了。

    还好她进来的时候吃了解酒药,否则非被灌倒不可。

    而且她吃的不是一般的解酒药,而是他们那个世界特有的解酒药。

    说起来娇玥还真幸运自己是玄幻世界里的人,而她除了修炼幻术外,还学过炼丹,这种解酒药,还只是他们那里最低级的药丸儿,只要是炼丹师就没有不会的,而且还根本不需要用炼丹炉和真气,否则她还真就没法做出这种解酒药。

    但做这种解酒药的有几种药材这个世界里并没有,所以这解酒药的效果被减弱了一大半,但起比这个时代药店里卖的解酒药的效果,还是强了好几倍。

    叶梓晨也喝了不少酒,但他是生意场上的人,酒量早就练出来了。而且期间他还去了两趟洗手间,因为每个包厢配套了洗手间,娇玥借上洗手间去了趟,一推开门就闻到了一大股酒味儿,估计叶梓晨进来上洗手间是抠喉咙把自己喝进去的酒弄吐出来。

    这在第一个任务去谈生意喝酒的时候娇玥也干过几次,可即使酒吐出来了还是有些不舒服,所以娇玥后来也做了解酒药事先服下。

    因为酒太烈,南念云喝了没多久就醉倒了,这时候娇玥也佯装喝醉了躺在沙发上,不过她颗不想装醉鬼,所以就安安静静的躺着。

    虽然叶梓晨将他喝得酒都吐得差不多了,可终究不能全部吐出来,所以他也有些醉了,脸色微红。

    见娇玥和南念云都‘醉倒’了,他又去了躺洗手间,用冷水洗了把脸后,神智又清醒了不少。

    从洗手间出来,他走到南念云身边蹲下,痴痴的凝望着南念云的脸,深情无限的说道,“念云,我知道你这么苦恼,是因为景墨。也知道因为纪玥,你不敢追求你的幸福。我今天就可以成全你了……”

    “你这么单纯,善良,景墨一定会喜欢你的……你的眼光很不错,景墨是一个很出色的男子,我祝你和景墨幸福。”

    “虽然我很不甘心,但只要你可以幸福,我就可以为你豁出一切。”

    叶梓晨还对南念云说了很多,无非就是说南念云多好多好,为了她他可以不顾一切,希望南念云一生幸福啥啥的,还缅怀了他们曾经的高中时光,要多深情有多深情,要多痴情就有多痴情。

    如果被算计的对象不是自己,娇玥估计都会被这男人的深情给感动了。

    从叶梓晨的表现来看,娇玥确定了南念云没有参与谋害她或者说是纪玥,不过南念云这小白花的女主光环也太大了,只要她伤心流泪了,不用自己出手,就有人为她效劳。

    这时候叶梓晨站起身走到娇玥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娇玥,眼底一片薄凉。

    “纪玥,为了念云的幸福,就只能牺牲你了。”他薄唇轻启,语气不瘟不火,“你怪不得我,要怪就怪你是景墨的妻子,占了念云的位置。”

    听得叶梓晨这话,娇玥真想站起来给叶梓晨两巴掌,揪着他的耳朵告诉他,什么叫她占了南念云的位置?她是景墨心甘情愿娶进门的妻子,南念云算个什么东西!?

    叶梓晨说完给南念云的保姆打了电话,半个小时后,南念云的保姆和司机就将南念云接走了。

    送走了南念云,叶梓晨才半扶半抱的把娇玥放到了他的宾利车子里面,将娇玥带去了一家普通的宾馆。(未完待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