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少将大人的娇妻25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上次她和景墨回来的时候衣柜里还有她以前的衣服,现在却是除了这几件睡裙一件都没有了,娇玥不用想也知道这是谁干的。

    在这家里,敢动她东西的,只有三人,也就是景爷爷景爸爸还有萧岚,景爷爷和景爸爸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所以这事肯定是萧岚干的。

    娇玥觉得估计那佣人撞了她一身的果汁儿,也是萧岚吩咐的,毕竟如果她衣服没被弄湿她还可以将就着穿自己这身衣服睡一晚不是?而且景墨的睡衣也只剩下一套了,她总不能跟景墨抢睡衣吧?

    可这一点娇玥还真想多了,萧岚只是让人将娇玥的那些衣服扔了,留几套性感的真丝睡裙,纯属觉得自己儿子儿媳回来歇息的时候,帮他们助助兴而已,没想到天公如此作美。

    娇玥将这几套睡裙看了看,长度都刚好能够遮住*屁*股,但只要稍稍不注意,就会走光的那种,而且还都是吊带款式的,低*胸*的那种,穿上胸前的风光简直是一览无余,再加上是真丝的特别滑,一不小心估计就滑掉了。

    总之就是特别好脱的那种。

    娇玥完全不忍直视。

    目光落在景墨被熨好整齐在衣柜里的衬衣上,娇玥想也没想的就拿了一件换洗。

    这衣服可比那睡裙保险了不知道多少倍。

    娇玥让人将自己那身衣服拿去洗了,她现在只有那么套衣服,明天总不能穿着景墨的衣服出门吧?

    景墨回来的时候,娇玥正穿着他的衬衣坐在梳妆台前用吹风机吹头发,他的衬衣很大,穿在娇玥又肥又长,身上完全可以当裙子了,显得娇玥的身材十分娇小玲珑,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性感韵味儿。

    因为吹风机的‘嗡嗡嗡’的声音有些大,娇玥并没有听到景墨开门走进来的声音,直到他走到他身后,她才从镜子里看到她身后的他。

    她还没来得及说话,景墨就从她手里拿过吹风机帮她吹头发。

    娇玥的长发很是五黑柔顺,景墨很喜欢她的头发,喜欢它们散落在床单上开出一朵妖娆的花,喜欢它们缠绕在他的手指手臂的感觉。

    娇玥透过镜子看了一会儿仔细为她吹头发的景墨,方才开口,“我的睡衣和衣服都不见了,所以才穿你的衣服。”

    为了避免尴尬,娇玥索性将那几件特别性感的真丝睡裙给藏起来,直接说自己没衣服穿才穿景墨的。

    景墨轻轻的‘嗯’了声,继续为娇玥吹头发。

    替娇玥吹完头发后他就去洗澡去了,因为时间还早,娇玥躺在床上睡不着。景墨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就见娇玥睁大着眼睛看着天花板,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那么出神,就连他出来了她都没发现。

    景墨走到娇玥身旁掀开被子躺下,因为自己只穿了件衬衣,为了避免走光,所以娇玥的睡姿显得特别的拘谨。

    “在想什么那么入神?”他沉声问道。

    “没想什么。”娇玥笑着答道,“只是在想我弟弟快中考了,也不知道他能不能考上c中。”

    “别担心了,以小舅子的成绩,考上c中完全没有问题,而且还能进尖子班。”

    景墨说着伸手握住了娇玥一只手,娇玥才发现他的手心很热很热,很灼人,她下意识的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可景墨没给她这个机会,握紧了她的这只手一翻身就将她压在了身下。

    隔得那样近,他急促温热的呼吸打在她的脸上,隔着两层薄薄的衣料,娇玥感觉到他的体温和他的手心一样,滚烫得吓人。

    娇玥知道他想干什么,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

    她还没做好准备。

    “我……”娇玥开口想要找个理由拒绝,可她刚说了一个字就被景墨打断了。

    “我已经四个多月没有碰过你了。”他的声音饱含*情*欲又带着浓浓的委屈,“你的身体还没好吗?”

    娇玥刚刚本来就想说她的身体还没好,可被景墨这么问出来,她却无法点头承认,满眼都是景墨俊朗的脸。

    “来例假了?”见娇玥不说话,景墨问道。

    娇玥很想点头,可哪知对上景墨深情无线的眼神,她竟是恍惚了,鬼使神差的摇头。

    “给我好不好?”景墨憋着自己忍了好久的*欲*望征求娇玥的答应,“我会很温柔很温柔的。”

    娇玥抿着唇,不答应也不拒绝,总之心里挺纠结迷茫的。

    经过这几个月的相处,这个男人真的为她改变了很多,她看在眼里不是不感动的。娇玥是真的很喜欢景墨这个占有欲强而别扭,对感情和婚姻都很负责的男子,虽然这种喜欢的程度还没到爱,可她并不排斥景墨的存在。

    而且纪玥的愿望是和景墨一起好好过日子,而她现在是景墨的妻子,这种事情是迟早的事……

    见娇玥不说话,景墨轻轻的啄了一下她的唇,深邃的双眸深深的凝望着她,“纪玥,我想我是爱上你了,真的爱上了。”

    以前对她好是出于作为丈夫的责任,而现在……他说不清楚那种感觉,反正就是见到她他很激动,和她在一起他觉得很安心快乐,没有见到她他的脑海里就一直想着她……

    娇玥迷茫彷徨的双眸在景墨开口说爱上她的那一刻,突然变得湿润,眼泪毫无预兆的从她的眼里滚落下来,这时候她心里很难过,只想哭,不知道是她的情绪还是纪玥的情绪。

    景墨见此低头去吻去他的泪水,又去吻她的眼睛,他呼出来的热气令娇玥不得不闭上眼睛。

    景墨吻干了娇玥的泪渍,见娇玥不反抗,又辗转吻遍了她的额头,她的脸颊,她的鼻子,然后吻住了她的唇。

    他的吻霸道却不失温柔,他的气息干净很好闻……

    娇玥想,就这样吧,既然她占了他妻子的身体,替他的妻子完成愿望,就应该接纳他,做好一个妻子,给他一生的幸福。

    娇玥穿着的衬衣的扣子不知什么时候什么时候解开了一颗,露出了她精致完美的锁*骨。(未完待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