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少将大人的娇妻23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娇玥轻轻一笑,还算礼貌的回答道,“还行吧,也不是特别感兴趣,只是过来瞧瞧,见见世面。”

    叶梓晨这样的搭讪,就是想引起他们共同的话题,然后借机提出一起学习切磋什么的。

    她才不会上当。

    而且这叶梓晨突然出现在这里,以私人侦探所负责人提供给她的种种迹象来看,叶梓晨是开始行动了。

    想对她使美男计,还真觉得自己是万人迷,她会被他迷得像纪玥一样,弃景墨这个精魄选他这糟糠?

    “呵呵,原来如此,我还说如果纪小姐对剑道感兴趣的话,我可以给纪小姐指点一二。”他最喜欢的武术就是剑道,还是剑道高手。

    叶梓晨虽然这样说,但对娇玥的回答叶梓晨将信将疑,因为他是打听到了娇玥最近总喜欢往剑道馆跑才特意来的。

    “呵呵,叶先生真是太客气了,我要真想学的话不是还有教练吗?用不着劳烦叶先生。”娇玥答道。

    “怎么会呢?”叶梓晨轻轻的笑了,看着娇玥的眼里满是温柔,“能为纪小姐服务,是我的荣幸。”

    娇玥勾了勾唇,“叶先生真是会说笑。”

    “我是认真的。”叶梓晨用她那双迷人的桃花眼深深的凝望着娇玥,但娇玥丝毫不为之所动,又和叶梓晨说了几句,然后假装突然想起了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没做,剑道也没练就离开了。

    她可不想和叶梓晨那种渣男多待,要不是因为自己的计划,娇玥都懒得跟叶梓晨多说那些话浪费自己宝贵的时间。

    因为时间还早,娇玥去了桑拿房做桑拿后方才回家了。

    接下来这段时间,叶梓晨便如前世接近纪玥那般接近娇玥,和娇玥打电话发短信什么的,而娇玥给叶梓晨的回应也如纪玥那般。

    前世因为纪玥以为叶梓晨接近她是因为南念云,所以给予叶梓晨的回应也只是很单纯的把叶梓晨当朋友的回应。

    虽然对这厚脸皮不要脸的男人很反感,但只要不是肢体上的接触她还是能忍耐的。

    而她和景墨的关系,经过她的努力,已经变得很融洽了。

    以前一天到晚不苟言笑的景墨,现在面对娇玥会露出那种专属于娇玥的笑容,两人周末经常一起出去玩儿。

    这天景墨陪娇玥去逛街,娇玥拉着景墨去男士服装店买衣服。

    景墨看娇玥给他选了好几套,他皱眉说道,“我穿不了那么多的。”

    他平时穿的衣服本就不缺,而且他一年下来,基本上有将近三百天都穿着军装。

    “没事,周六周末一天换一套,轮着穿都穿一遍。”娇玥说完又补充了一句,“你喜欢看你穿平时服装的样子,很帅。”

    景墨的身材,是很多男人拼死拼活的锻炼都锻炼不来的,堪比电视上精选男模,完全就是天生的衣服架子,不一样的衣服穿在他身上,都会被他穿出不一样的感觉,真的很帅。

    虽然景墨穿军装的样子也是帅呆了酷毙了,但穿着军装的他给她的压迫感实在太强了,而且还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距离感。而穿平常的衣服显得他容易接近一些,所以娇玥还是比较喜欢看景墨穿平常衣服的样子。

    本来有些反对买这么多衣服的景墨听娇玥这么一说,就不再多说什么,很配合的去试衣间换衣服。

    不得不说景墨真的是天真的衣服架子,这几套衣服穿在他身上都很不错,就连导购员都忍不住夸赞,“这些衣服虽然好看,但很挑人,很多人都穿着都不好看,但这位先生穿着,简直比我们模特穿着还要好看很多!”

    自古以来卖东西的就不会说自己的东西不好的,这导购员也不例外,她说的这话虽然有夸自己衣服的因素,但这话说得一点不假。

    娇玥很是满意的去付钱了,景墨见娇玥去付钱,立刻上前几步止住了娇玥,从自己的衣兜里掏出一张卡,对收银员说道,“刷我的卡。”

    导购员应着正要从景墨手中接过卡,但是又被娇玥制止住了,“不行,今天必须刷我的。”娇玥说完抬头看着景墨,“明天是你的生日,这是我送你的生日礼物。”

    闻言景墨愣了下,方才记起明天是他的生日,看着娇玥的眼里多了一丝动容。

    他没有想到娇玥会记得他的生日。

    娇玥见景墨不再说话,将自己的卡递给了收银员,这一次景墨没有制止了。

    说起来她给他买礼物的钱都是他的,娇玥心里面其实挺别扭的,不过谁让她没工作没收入?

    心里别扭着,娇玥却暗下决定,明年的生日礼物的钱她一定要自己赚。

    接下来景墨陪娇玥去买了鞋子和衣服。

    不过娇玥发现一个问题,景墨给她挑的衣服都是比较保守的衣服,而如果她挑了件不太保守的,景墨就会说不好看,不让娇玥买。

    娇玥心里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不过有他人在场她没有问出来。

    虽然对景墨挑的有些衣服不太满意,但考虑到明天是他的生日,娇玥还是很乖的听了景墨的话。

    因为这些服装店都是高级的服装店,有送货上门的服务,所以倒用不着景墨大包小包的提着。

    回家的路上,娇玥小鸟依人的挂在景墨的臂弯,走到人少的路段,她朝景墨说道,“老公,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景墨道。

    “你先答应我,无论我问什么老实回答。”娇玥撒娇的说道。

    这还是娇玥第一次对景墨撒娇,景墨觉得娇玥问他的问题肯定就是一个坑,可他却还是忍不住的点头答应了。

    见景墨答应,娇玥狡黠一笑,问道,“我以前那些不见了的衣服,是不是被你偷的?”

    今天景墨给她选的衣服都是比较保守的衣服,而且不保守的他还不让买,这让她突然想起来了她不见了的那些衣服都是比较不保守的,而且那次他问景墨去纪家要穿哪件衣服,景墨是说什么来着,哦对了,是‘只要不该露的地方遮住了就行了’!

    所以娇玥觉得自己那些消失了的比较不保守的衣服肯定是被景墨拿走了。(未完待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