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少将大人的娇妻19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对上娇玥质问的眼光,南念云以为娇玥是害怕景墨,看着娇玥却是对景墨说道,“玥玥,你不要怕,有的事情必须要解决,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南念云说完不给娇玥反驳的机会又对景墨说道,“景先生,我希望你可以尊重玥玥,尊重她的想法和意愿,而不是要求她绝对的服从于你,做一个听话的傀儡……”

    “念云,你不要说了。”娇玥看了脸上没有任何情绪的景墨,开口打断了南念云的话。

    “玥玥,我是在帮你,你为什么不让我说!?”南念云一脸不解的看着娇玥,“你以前不是说你受够了这样的婚姻了吗?你不是说这样的婚姻生活很无助很想离婚吗?我是在帮你,你是我的朋友,我不想看到你伤心难过,我希望你可以幸福。”

    南念云很是情真意切的模样,听完她的话,娇玥差点就被气得吐血了!

    南念云说的话纪玥以前是说过没错,但是现在当着景墨的面这么理直气壮的说出来,还说在帮她!

    并且她后来不是还跟南念云说她想通了,觉得景墨很不错,嫁给景墨是她的福气什么的,她怎么就不说这些,就说以前那些影响他和景墨夫妻感情的话?

    而且南念云说了这话后,娇玥见景墨的脸色都有些阴沉了!

    南念云这个*贱*人!简直*贱*到了天下无敌了!

    娇玥心里气得不行,但还得忍着,很是无辜的说道,“念云,你到底在说什么啊?我不是跟你说过我嫁给我老公很幸运很幸福的吗!?你为什么要这么说!?”

    “玥玥,你不要再逃避了,你那分明就是不想让我再为你担心才说的话,我和你说无话不谈的知心朋友,我怎么会不知道你心里的想法呢!?”南念云无奈又动容的对娇玥说道。

    随着她的话落音,娇玥见景墨的脸色又阴沉了些。

    娇玥感觉自己的暴脾气快忍不住了,简直恨不得用针将南念云的嘴巴给她缝起来!

    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贱人!?

    “南念云你给我住嘴!”娇玥终于没能忍住自己的暴脾气,沉着脸一声怒吼,吓得南念云娇躯一颤,有些发懵的看着娇玥,委屈的眼泪从她的眼里滚落出来,“玥玥……”

    娇玥毫无心情去理会南念云,看向脸色有些阴沉的景墨,正想解释,可景墨轻轻的瞄了她一眼,转身就大步离开了。

    感觉情况有些严重,娇玥有些烦躁的跺了下脚。

    南念云哽咽的声音传来,“玥玥,我是不是闯祸了?”

    娇玥看向哭得梨花带雨的南念云,心里很是厌恶,反问道,“你说呢?”

    “玥玥,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是真的希望你幸福……”南念云一边哭一边说,看得娇玥倒胃口!

    这万恶的白莲花!

    “玥玥,你是不是生我的气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南念云说来说去就说自己不是故意的巴拉巴拉,她是真的希望娇玥幸福巴拉巴拉的,听得娇玥耳朵都起茧子了。

    最后娇玥懒得听了,直接丢下南念云走了。

    她现在得跟景墨好好的解释,不然好不容易好转的夫妻关系又打回原形了怎么办?

    回到家,客厅里没景墨的身影,推开卧室的门听得浴室里传来淅沥的水深,是景墨在洗澡。

    娇玥走出卧室,走到厨房将宰好了的鸡肉洗干净了,放在锅里炒香了然后加水准备炖个鸡汤,然后将米淘了放进电饭煲里煮,忙活好了方才出了厨房。

    这时候景墨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报纸。

    娇玥深深的吸了口气,平复了下自己紧张的心情,走到景墨的身旁坐下,看着景墨俊朗刚毅的面容,开口道,“老公,我有话要跟你说。”

    景墨继续看他的报纸,瞧都没瞧娇玥一眼,就像是对南念云一样直接把他当空气。

    娇玥知道这男人是生气了,以他的道行,想要看出南念云之前说的话有没有撒谎是很容易的。

    南念云之前说的话确实不是谎话。

    纪玥以前对南念云说的那些话,任谁的老公听自己的老婆这么说都会生气的,景墨虽然和很多人比都不同,但这一点也不是例外的。

    “老公,我以前是跟南念云说过那些话,但那是我还不明白你的好。而且我现在真的觉得我跟你在一起很幸福,能有你这样有才有貌,又有责任心老公,是我的幸运。”娇玥看着景墨可可怜巴巴的解释道。

    见景墨依旧看自己的报纸没有反应,娇玥又继续解释,翻来覆去的解释,解释得她自己都快崩溃了的时候,景墨方才放下手里的报纸开口了。

    “你不用解释了。”景墨看向娇玥,认真道,“以前的事情确实是我做得不好,我以后会慢慢的改的。而且我也并不是生你的气,而是生我自己的气,让你竟是生出了想和我离婚的想法。”说到这里他伸手将娇玥揽进怀里,声音有些闷闷的,“答应我,永远都不要跟我离婚好不好?”

    娇玥愣了下,原来这男人没有怪她生她的气,而是怪自己……

    娇玥的心里仿佛有一阵暖流淌过,很是动容。

    她不知道是她的情绪还是纪玥的情绪,她也懒得去纠结这些,抬头看着景墨近在咫尺的俊颜,轻轻的点了下头,应道,“我永远都不会跟你离婚的,除非你不要我了。”

    得到娇玥的回答,景墨高兴的笑了,很是迷人。

    娇玥和景墨又说了一会儿话,就去厨房里炒菜了,景墨给她打下手。

    第二日景墨刚刚离开家去部队,南念云就给她打了电话来。

    娇玥想了想,还是接通了电话。

    “有什么事儿吗?”因为昨天那事儿,娇玥的语气不太好。

    南念云的声音包含委屈,“玥玥,昨天算我错了好不好?你就别生我的气了。”

    娇玥的唇角勾起了一丝冷笑,什么叫做昨天算她错了好不好?本来就是她错了,而且还是故意的。(未完待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