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少将大人的娇妻02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由于景家和纪家的家庭差距,纪玥本就为自己的出生自卑,再加上性子自小就温顺怯懦,所以听话的按照萧岚的要求没有出去工作,每天都只是待在家里面做做家务,照顾景墨。

    只是景墨白天很少在家,家里时常都是她一个人,冷冷清清的。再加上她和景墨的夫妻关系冷淡,所以这样的婚姻生活,让她感到很是无望痛苦。

    后来在一个同学生日聚会上,她结识了她高中时学校的校花南念云。

    南念云不止长得十分漂亮,出生好性格也很好,人缘非常的不错,走到哪里都是焦点。而纪月的性格很内向,一直以来都寡言少语的,人缘很一般,虽然长得也很漂亮,但存在感很低。

    但就是天差地别的两个人,在这次同学生日聚会上结识后,逐渐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闺蜜。

    纪月从小到大都没有什么朋友,很是珍惜和南念云的友谊。

    南念云时常陪着她出去玩打发时间,陪她去逛街、带她去ktv等娱乐场所,这让纪玥原本无聊的生活渐渐好转。再后来,在她们两一起去一个农庄里玩的时候,遇到了叶梓晨。

    叶梓晨是她们高中的校草,也是纪玥一直暗恋着的人。当然,这件事她从来都没有对别人说过,包括南念云,因为南念云和叶梓晨在高中的时候,是校园公认的情侣……

    也就是从那天起,叶梓晨开始频频联系她。纪玥一直以为,自己是南念云的朋友,而叶梓晨接近自己,只是因为想要追求南念云而已。

    直到有一次,她喝醉了酒,和叶梓晨发生了关系。

    这让她感到非常的害怕,因为她出轨了,她怕景墨知道这件事。

    叶梓晨不停的向她道歉,并且说出了让她十分震惊的话。

    他看着她的眼眸中,满是认真,“玥玥,我爱你,我知道你已经结婚了,我原本打算一辈子也不说出来,可是现在我们已经发生了关系,我也没什么好顾忌的了,我知道你过得不幸福,只要你愿意,等你和景墨离婚后,我们就结婚好不好?让我来照顾你给你幸福好不好?”

    那是她一直爱着的男子,他也爱她,他说要娶她,这对婚姻不幸福的纪玥来说,充满了诱惑,而且她已经和叶梓晨发生关系了,景墨若是知道了肯定也会和她离婚的,于是在各种纠结考量之下,她终于下定决心和景墨离婚。

    景墨没有想到,一向害怕顺从自己的小妻子,竟然背叛他,给他戴了顶绿帽子!虽然他不爱纪玥,可是这对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一种莫大的耻辱,更何况是自尊心一直很强的他?

    可是不管怎么样,已经背叛自己的女人,他是不会要了,于是便毫不犹豫的和纪玥离了婚。

    纪玥的父亲的是一个思想很保守传统的人,出了这样的事后,他不愿认这个女儿,不让她进娘家门。

    纪玥虽然伤心,但是一想到自己终于摆脱这样无望的婚姻,可以和自己心爱的男人在一起,她就觉得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是值得的。

    可是当她拿着离婚协议书去找叶梓晨的时候,叶梓晨却翻脸不认账了!他狠狠的羞辱了她一番,他说他只是玩她而已,是她自己太*贱了,才会相信男人在床上说的话。

    纪玥万万没想到,叶梓晨居然会玩弄自己的感情,她为他抛弃了家庭,被自己的父亲赶出家门,却只得到了他的一个‘贱’字!

    伤心欲绝的她,在酒吧里买醉,却被几个男人***了,而且这起****案很快的就在c市传开了,后来又有人传出她出轨离婚的丑闻,原本同情她的人都反过来唾弃她,说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有的人甚至说,她这样的女人,活该被*******而她也没脸见自己的父亲,更没脸继续待在c市,所以便去了别的城市。

    只是祸不单行,背井离乡的她想要找份工作,却被骗进了传*销*窝,她一直都在想办法逃跑,可每一次都失败了,被抓回去后等待她表示非人的折磨。

    纪月被解救出来,已经是三年后的事情了。

    而她经历了这三年,早已没有力气去追求光明,她回到了c市,经人介绍去了一家大酒店,名义上是酒店的员工,其实已经成为了一个名副其实的三*陪小姐,也就是陪吃陪喝*陪*睡。

    有一天,她急急忙忙的赶去一个顾客的房间的时候,在拐角处不小心撞到了两个人。

    她下意识的抬头想要道歉,可是眼前的这一幕,把‘对不起’这三个字卡在了她喉咙里,眼睛倏的瞪大,怨恨的看着其中一个人。

    这个人正是叶梓晨,而且他一身酒气,已经喝醉了,另一个男人扶着他摇摇坠坠的身体。

    经过三年的煎熬和折磨的纪玥,厚厚的脂粉包裹着沧桑,让人很难将现在的她和当初娇俏可人的纪月看成同一个人,更何况叶梓晨喝醉了,所以叶梓晨没有认出纪月来。

    “走路没长眼睛啊!?撞了人连句对不起都不知道说吗?还有你这是什么眼神儿?信不信我立刻就去找你们经理,把你开除了!”扶着叶梓晨的男人恶狠狠的说道,闻到纪月身上廉价香水的味道,一脸的厌恶。

    “阿杰,算了,不要跟个女人计较,小心哪天她们让你生不如死……”叶梓晨醉醺醺的说道,“早知今日,当初我就该不理睬她……”

    闻言叫阿杰的男人冷哼一声,将注意力从纪月身上转移了,看着叶梓晨鄙夷的说道,“你以为我是你啊?为了个女人把自己搞成这样,没出息!”

    “呵呵呵……”叶梓晨苦笑,“是啊,我没出息,她的心里一直都没有我,但我就是喜欢她,爱她……”

    听得叶梓晨这么说,叫阿杰的男人长叹一口气,“既然你那么喜欢南念云,就应该努力的追求啊?居然还为了她想方设法的让纪月和景墨离婚,让她和景墨可以修成正果,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未完待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