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少将大人的娇妻01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先休息一会儿吧。”娇玥疲累的说道。

    “好。”

    娇玥径直躺在空间里睡觉,因为太累很快的便睡过去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了,迷迷糊糊间感觉有人在抚~摸自己的身体,还没缓过神来,嘴唇就被人咬了一口,疼得她一声惊呼,下意识的伸手去推咬她的人,可双手下一刻就被人用力往上一折,固定在头顶,再也不能动弹。

    娇玥一直都是个要强的,这种被动的感觉让她倍感不爽,睁开双眼想要看看到底是哪个不怕死的居然敢这么对她!?可眼前的这一幕,惊得她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此刻,她整个人躺在一张陌生的大床上,身上的裙子早已凌乱不堪,一个陌生的男人喘着粗气儿压在她的身上!那双如夜般深沉冰冷的眸子直直的盯着她,就像是一只蓄势待发的豹子,那种无形的威力和压迫感,让她一阵心慌意乱!

    见她没再反抗了,他方才松开她的双手,颀长健硕的身子慢慢地直起,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伸手脱掉了他的军装,一颗颗的解开了衬衣口子,小麦色强壮结实的胸*膛上,有着两道刺眼的刀疤,为他凭添几分狂野的气息。

    这男人的气场,强大到令她心惊肉跳,让她一时之间完全忘记了思考,直到他俯下身,结实的胸*膛重重的压了下来,薄唇狂乱的吻住了她的唇,她才反应了过来,连忙手推脚踢想要挣脱男人的掣肘,哪知道这句身体软绵绵的竟是使不出什么力气,花拳绣腿的打在男人身上,不痛不痒。

    “唔……你放开……放开我!”她的喉咙里嘴里破破碎碎的吐出了一句话,小脸一片涨红,心里面简直是想要杀人的心都有了!

    男人完全无视掉娇玥的挣扎和反抗,他的手,顺着她纤细的腰,沿着她曼妙的曲线慢慢往上移,所过之处,仿佛电流流过。

    那种从未有过的异样的感觉,让娇玥倍感羞耻和害怕,在男人的唇离开了她的唇向下移的时候,口不择言的大骂。

    “我靠你个禽兽!变*态!大*色*狼!我让你放开我你听不到吗!?你信不信本小姐阉了你!让你不能人道断子绝孙……”

    在娇玥大骂中,男人停下了动作,抬起涨红的脸,喘着粗气,用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着她。

    “怕了吧?知道怕了就放开本小姐,要不然本小姐要你好看!”见男人停下了动作,娇玥心里微微松了口气,继续威胁道。

    见男人一动也不动,娇玥心里是越来越急了,刚要开口说话,男人伸手一把就撕毁了她的裙子,三两下就除掉了两个人之间所有的障碍……

    这下娇玥是彻底的慌了,伸手推着男人的胸膛,语无伦次的说道,“我、我有钱,你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就算是要我所有的钱我都可以给……”

    “乖,别闹,给我……”男人伸出一根手指压住了她喋喋不休的小嘴儿,沙哑低沉的声音格外的蛊惑人心,深邃的眼眸、挺拔的鼻梁,殷红的薄唇,看起来都异常的风*流从容。

    但是娇玥可没闲心去欣赏一个侵*犯自己的男人有多刚毅俊朗,她不停的挣扎,可力量太悬殊她完全不是男人的对手。最后实在没办法了,她用自己好不容易挣脱的一只手,猛得袭击了男人的那地方……

    那污*力*滔滔的动作和画面,娇玥这辈子都不愿意想起。

    那地方被袭击,男人痛得闷哼一声,所有的欲*望也被浇灭了,而且那地方的痛起来太要命了,他一把松开了娇玥,绷着脸的站起身来,微眯着双眸深深的看了娇玥一眼,转身去浴室了。

    娇玥见此赶紧起身,慌忙的拿起一旁的裙子快速的套上,逃似得离开了这间房,想要赶紧离开这里,可到了玄关处才发现要密码才能打开门,可她根本不知道密码!

    最后娇玥躲进了客房的衣柜里,努力平息自己的呼吸和心情,将那在她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再次在她睡着时送入任务世界的慕从心骂了千万遍,方才开始接收宿主前世的经历。

    这个世界是现代世界。

    这具身体的名字叫做纪玥,是个普通的小老百姓,她嫁的人是一个军人,名字叫景墨。

    纪玥和景墨是典型的父母包办婚姻,但是不同的是两家人的家庭条件相差十万八千里。景墨的家庭是典型的高干家庭,爷爷景孝成是老革命、老将军。父亲景远天,担任c市军区政委。母亲萧岚,是萧氏集团的千金。

    景墨从小在军区大院长大,比一般的孩子都要早熟,说得好听点儿那是沉稳,说得难听点儿那就是年少老成。他十八岁的时候便正式入伍,到二十四岁的时候,就已经是少将了,和纪玥结婚的时候他二十九岁,比纪玥大整整七岁。

    对于家里面给他安排的这个小妻子,景墨并没有什么感情。

    一直以来围在他身边的女人都不少,但是他却没有心思谈感情,于是便拖延到了现在,反正也没找到合适的,而且纪玥长得娇俏动人,性子也温顺,所以便按照母亲的要求娶了她。

    在他看来,婚姻的价值无疑就是满足自己的欲*望和繁衍后代,他对结婚的对象也没什么要求,唯一的要求就是对方必须身心忠诚,温顺懂事。

    可是纪玥却很怕他,看着他的眼里总是有着胆怯和怯懦,和他**的时候,每次搞得都像他强*奸*她一样,虽然对他很顺从,可是却总是让人觉得唯唯诺诺的。

    久而久之,他就对这样的纪玥感到厌烦,但是从小他就坚信一个原则,男人,就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既然纪玥是他的女人,他自然不会亏待她。

    他把自己所有的钱都交给她管理,让她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可是两夫妻的感情就是一直这么不近不远、不冷不淡的,而且景墨白天很少在家,两个人相处的时间,基本上都是在床上。(未完待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