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不做炮灰皇后32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晴月点头,面色凝重道,“不知道婉贵妃是从哪儿得到的消息,知道皇上被娘娘您困在了行宫,让孟旭颜联合曹德,打着‘清君侧’的旗号救出皇上,弹劾娘娘您。”

    孟旭颜是婉贵妃培养起来的势力,掌管大楚五一分之一的兵权,而曹德是御林军的统领,为人正直,从不结党营私,在朝中很有威信。

    而此次娇玥将司徒寒软禁在行宫里,把持朝政,这和挟天子以令诸侯没什么两样,事关国家大事,以曹德的为人肯定是不会坐视不理的。

    御林军担任保护帝王和护卫皇城的职责驻扎皇城,若是御林军造反,那简直是易如反掌的事情,所以历朝御林军首领要不是为人刚正不阿恪尽职守,便是皇帝的亲信,毕竟谁会让一个会对自己不利的人来保护自己?

    所以如果曹德答应了婉贵妃策反娇玥,那对娇玥将会非常的不利。

    是以晴月才会这样的担忧。

    相对于晴月的担忧,娇玥倒是很淡定,只是淡淡的‘哦’了声,然后回了句‘本宫知道了。’,便没了任何反应。

    “娘娘,您是不是有什么对策了?”见娇玥如此淡定,晴月好奇的问道。

    “嗯。”娇玥轻轻的点了下头,然后说道,“你不必太担心,你只要按本宫说的做就行了。”

    因为有桂香做内应,娇玥对婉贵妃的一举一动都很清楚,曹得被孟旭颜说服了。

    真的不得不说,这女人除了仗着自己是穿越人士就自以为是外,还是有可取之处的。

    比如打着‘清君侧’这样的名义对付娇玥救出司徒寒,事成后她可就是大楚的大功臣,娇玥被拉下位后皇后之位便非她莫属了。

    而她既然知道司徒寒被娇玥困在了行宫,自然也就知道了司徒寒的身体状况已经无法承受得住国家重担了,到时候说服司徒熠登基为帝,而她便以垂帘听政辅佐自己的儿子。

    而且就算是司徒寒不愿意退位,那司徒熠也是司徒寒这辈子唯一的儿子,司徒寒早晚都会把皇位传给司徒熠的,总比做受娇玥控制的傀儡皇帝好得多。

    婉贵妃的计划是十天后让孟旭颜因病告假不上早朝,去行宫救司徒寒。

    擒贼先擒王,婉贵妃打的主意是让曹德带领御林军突袭正在上早朝的娇玥和众大臣,活捉娇玥和葛天一行人。

    娇玥派葛天麾下的一名将士带领部分军队潜伏在行宫以北一千米,守株待兔的等着孟旭颜带领军队攻入行宫后再去‘救驾’。

    而葛天则带领大部分军队守在皇宫外,曹德一开始行动娇玥便发出讯号,他便会带领大军杀进皇宫。

    在这一年里娇玥掌也握了御林军中部分势力,虽不及曹德一半,但足以抵御曹德到葛天的大军杀进皇宫,从而里应外合拿下曹德。

    娇玥的计划进展的得很顺利,孟旭颜和曹得纷纷被娇玥活抓打入了天牢,始作俑者婉贵妃也被娇玥打入了天牢候审,而所谓的‘清君侧’的正义之师成为了企图逼宫谋反的叛军。

    娇玥在晴月的陪同下去了趟天牢。

    娇玥让晴月在天牢外侯着,自己跟着狱卒去关押婉贵妃的牢房。

    天牢里的环境潮湿阴暗死气沉沉的,蟑螂老鼠随处可见。

    娇玥跟着狱卒走在长长的甬道上,远远的就听见地牢深处传来一阵的声音。

    “放我出去,我要见葛玥!葛玥,你这个贪心狠毒的女人,你害死了我未出世的孩子,软禁皇上把持朝政,你怎么还不罢手,把本宫关在这里,将我和熠儿分开,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到底什么地方得罪你了让你这么对我……”

    不用猜也知道说这话的是婉贵妃,声声凄厉如泣如诉,句句都在斥责娇玥狠心恶毒,欲壑难填。

    她的声音很沙哑,不知道叫了多久了。

    有人抬了椅子放在牢房前,恭恭敬敬的把娇玥请到椅子上坐着。

    一见娇玥,婉贵妃的情绪更激动了,声音也提高了好几倍,“葛玥,你已经害死了我未出生的孩子,为什么还要将我和熠儿分开!?同为女人,你难道就不能体谅我?把熠儿还给我吗……”

    婉贵妃话还没说完,就有狱卒打开牢门去抓她,她挣扎着说道,“你们要干什么!?快放开我!葛玥,你想要对我做什么!?你这个狠毒的女人,就一定要赶尽杀绝吗!?”

    娇玥懒懒的靠在椅子上,打量着被狱卒按跪在地上的婉贵妃。

    穿着一身脏兮兮的囚衣的婉嫔头发凌乱,精致的容貌上沾了很多污垢……整个人的形象完全不容直视。

    “葛玥,你倒是回答我啊!?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要将我和熠儿分开?为什么呜呜呜……”被按在地上挣扎无用的婉贵妃说着说着竟是崩溃的哭了起来,眼泪从脸上滚落下来,形成了两道乌黑的泪痕,看上去十分狼狈。

    婉贵妃说来说去就这么几句话,娇玥听得挺无语的,冷哼一声,慢悠悠的开口道,“你串通孟旭颜和曹德,欲逼宫谋反,本宫没把你就地正法就已经是法外开恩了,至于你而你儿子司徒熠,朕若是不将你们分开,难不成还要把他和你关在一起?”

    “葛玥!你……你强词夺理!”婉贵妃被娇玥这话呛的气不顺,“是你软禁皇上把持朝政,意图谋反的人是你!自古以来邪不胜正,我劝你还是立刻将我放了,把大权交还皇上!”

    邪不胜正?

    闻言娇玥很想笑,什么是邪什么是正?

    她自管理朝政以来,一直尽心尽力处理朝政,造福百姓,没有主动害过一个无辜的人,对得起黎明百姓,她问心无愧。

    不过娇玥懒得跟这女人说这些,好整以暇的笑道,“我就是把持朝政不放你你能怎样?”

    “你……!”婉贵妃一噎,无从反驳,她现在已沦为阶下囚,根本不能把娇玥怎么样。

    “我什么我!?”娇玥敛了笑意,非常霸气的说道,“本宫告诉你你最好给本宫恭恭敬敬的,否则哪天本宫心情不爽了,本宫分分钟弄死你你信不信!?”

    闻言婉贵妃的脸色变得很难堪,娇玥这幅仿佛上帝一样操控她的生死的既视感令她十分不爽,她绝对不会屈服于娇玥的***威之下!正要开口,又听得娇玥说道,“要是你不怕死,那等你死了本宫就让你儿子来跟你陪葬。”

    婉贵妃被娇玥彻底的噎住,纵然心里万分不甘也只能闭嘴,心里的不甘和恨意仿佛要将她的心撑破一样。(未完待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