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不做炮灰皇后31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行宫主事将这事禀报给了娇玥,娇玥表示随便司徒寒怎么折腾,她就是不去见他。

    反正她已经仁至义尽,吃的喝的都让人给他送过去了,他爱吃不吃,反正遭罪的不是她的身体。

    要知道司徒寒被软禁的条件可比前世葛玥在冷宫里的条件好多了,好吃好喝的供着不说,还有人伺候他的日常起居。

    她倒是想看看司徒寒不吃不喝能撑多久。

    司徒寒不吃不喝的闹了几天,没把娇玥闹来,身体就先吃不消了,又捱了两天实在是撑不下去了,便开始吃东西喝药了。

    对此娇玥‘莫可奈何’的叹了口气。

    这人啊,就是要吃点苦才肯老实。

    一个月后,娇玥才去行宫见司徒寒。

    此刻的司徒寒靠在床头,脸色苍白,眼圈乌青乌青的,原本性感的薄唇干燥不已,眼眸黯淡无光,整个一虚弱不已,苟延残喘的形象。

    见到娇玥,司徒寒的情绪立刻变得很激动,布满血丝的双眸死死的瞪着娇玥,一副恨不得将娇玥生吞活剥的样子,“葛玥!你这个狠毒女人!朕对你不薄,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朕!?”

    他翻身下床朝娇玥走来,可双腿颤抖无力,没走几步就跌倒在了地上摔了个狗啃泥,好不狼狈。

    娇玥‘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对上司徒寒充满愤怒和恨意的目光,莲步款款,笑得风情万种,走到司徒寒的面前,俯视着匍匐在地的司徒寒,声音清脆,“皇上,臣妾知道您万分想见臣妾,可也用不着这么激动啊,瞧瞧您现在的样子,哪里还有一点君王的样子?”

    娇玥说着叹了口气,一副莫可奈何的样子。

    “葛玥!”司徒寒豹眼欲裂,脸色阴鸷的盯着娇玥。

    “皇上,您怎么这样看着臣妾,臣妾好怕怕……”娇玥说着伸手轻轻拍了几下自己的心口,漂亮的大眼睛眨巴着,一副纯良无害的无辜模样。

    司徒寒被气得呼吸都不顺畅了,深吸了口,再一次问道,“葛玥,朕待你不薄,你为何要这么对朕!?”

    “皇上,您待臣妾真是很不薄啊!”娇玥依旧微笑着,可语气却冷了下来,“只是臣妾受不起皇上您的不薄啊。”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见娇玥如此阴阳怪气,司徒寒神色微怔。

    “皇上,您是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还装不知道啊?”娇玥轻哼一声,也不再和司徒寒装腔作势了,讥讽的问道。

    见司徒寒怔住,她蹲下身来,看着司徒寒的目光阴冷,“皇上,您难道忘了,为避免臣妾怀孕,您在臣妾的膳食里下药,损害了臣妾的身体,好容易怀孕生下孩子,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因先天不足而夭折的事情了吗?”

    闻言,司徒寒看着娇玥的双眸变得晦涩无比,“你……都知道了?”

    娇玥冷笑一声,不可置否。

    “是翠乐还是杨志得告诉你的?”

    这件事情他做得滴水不漏,根本让人看不出丝毫的破绽,而这件事情又只有他和翠乐还有杨公公知道,除了想到是这两人中有人出卖了他,他实在是想不通娇玥是怎么知道的。

    面对司徒寒的问题,娇玥勾唇一笑,语气清冷,“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司徒寒的脸色难堪到了极点。

    娇玥完全无视掉司徒寒难堪的脸色,开口道,“皇上,臣妾认识你的时候,你不过是一个不受宠无权无势的皇子,是我求我爹帮助你夺得了皇位,在你决定给臣妾下药的时候,心中可有过一点的愧疚和于心不忍?”

    娇玥黑白分明的眼透着清冽的冷意,仿佛要从司徒寒的眼里看到他的心里去一样,令司徒寒不由得移开了和娇玥对视的视线。

    “朕也不想这样做,可是朕是一国之君,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司徒寒有些底气不足的回答道,“你爹掌管大楚三分之一的兵权,朕不得不防。”

    “不得不防?”娇玥冷哼道,“我爹为大楚征战多年,在沙场上好几次都险些丧命,为人忠厚耿直,根本就不会做欺君之事!是你自己疑心病重,贪得无厌!”末了娇玥又补充了一句,“简直就是狼心狗肺猪狗不如。”

    听了娇玥的话原本有些愧疚的司徒寒这么说自己,脸色立刻挂不住了,“你说什么!?”

    “我说……”娇玥清了清嗓子,提高了声音说道,“你狼心狗肺猪狗不如。”

    “葛玥,你……”司徒寒被娇玥这肆无忌惮的模样气得呼吸都不畅了,话还没说完就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咳得撕心裂肺满脸涨红,很是痛苦的模样。

    娇玥见此满意的站起身来,‘好心’的提醒道,“皇上,您的身体不好,切忌情绪不要太激动,虽然肾*亏不*举是治不好了,但身体还能慢慢调理起来让自己好受一点哒~”

    闻言司徒寒咳得更凶了,唇角还溢出了丝丝鲜血。

    娇玥见此‘无奈’的叹了口气,命人去请照料司徒寒的太医后就离开了行宫。

    第二日行宫主事向娇玥禀报,说司徒寒重病陷入昏迷,情况很不乐观,让娇玥早做打算。

    司徒寒现在的身体虽然被拖垮,但并不会殃及生命。昨日她说得话虽气人,但也不至于把司徒寒气死吧?

    想当初他忍辱负重那么多年,现在居然被她几句话气成这样,娇玥真搞不懂这男人到底在想些什么。

    不过最后,司徒寒还是度过了这个危机活了下来。

    还真是应了那句话,祸害遗千年。

    司徒寒这超级大祸害,哪儿会那么容易就死了?

    半个月的时间眨眼而过,听行宫主事说这半个月司徒寒老实了下来,也不再作死了,安安心心的养身体,即使他那身体怎么养也就那样了。

    这日下午娇玥正在批阅奏折的时候,去与桂香接头的晴月快步走了进来,脸色有些不好。

    “怎么了?是不是婉贵妃又有什么动作了?”娇玥放下手里的奏折问道。(未完待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