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不做炮灰皇后26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这司徒寒一病,那些妃子为了表现自己对他的关心,立刻是亲自熬了补汤啊什么的来看司徒寒。

    看着这这张张美貌无比、温婉关切的脸,司徒寒只觉得一阵恶寒。

    想到自己被这些虚伪又虚荣的女人害成了这样,气得让人把这些妃子全部都赶了出去,没有他的命令不许放这些妃子进来,只留下那善解人意不与人争宠的翠乐在一旁伺候。

    娇玥动手熬了人参汤亲自给司徒寒送去。

    司徒寒有气无力的躺在龙床上,因为肾*亏,他的面色憔悴,眼圈乌黑乌黑的,整个人看上去很是颓废。

    见娇玥来了,他让翠乐把自己扶了起来,“玥儿,你来了。”

    娇玥应了声,将人参汤递给了晴月,走到司徒寒床边坐下,关切的问道,“皇上,您的身体好点了吗?”

    听得娇玥这么问,司徒寒心里针扎一般的难受。

    想到太医说的他就算是恢复了身体也会大不如前,还有可能不*举,他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但为了不让娇玥察觉,他强撑着笑容答道,“玥儿,你不用担心,太医说朕休养一段时间就好了。”

    娇玥点了下头,“那臣妾就放心了。”说完看向晴月,让晴月把人参汤给她端了过来。

    “皇上,这是臣妾亲自为你熬的人参汤,快趁热喝吧。”娇玥从晴月手里接过人参汤,拿起勺子舀了一勺递到司徒寒的面前,司徒寒犹豫了下,觉得娇玥不会害自己,就配合的喝了。

    喂司徒寒喝完人参汤后,娇玥又陪司徒寒说了一会儿话才离开了。

    第二日娇玥召见了翠乐。

    摒退了所有人,娇玥开门见山的问道,“皇上的身体一向健朗,为什么无缘无故的突然就病倒了?”

    翠乐被娇玥这问题问得有些莫名其妙,摇头道,“臣妾也不知道,皇上不肯跟臣妾说,臣妾问太医,太医说皇上只是操劳过度。”

    “如果只是操劳过度的话,那休养一段时间便好,但本宫看皇上好像有什么烦心事。”娇玥一脸严肃的说道。

    “娘娘觉得皇上病了不是操劳过度,而是其他的原因?”翠乐恍然大悟的问道。

    “本宫只是怀疑而已,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待查证。”娇玥回答道。

    听了娇玥这话翠乐明了娇玥找自己是想让她去查证此事,随即问道,“皇后娘娘想要臣妾怎么做?”

    “皇上用膳喝药是不是你伺候的?”

    “是。”

    “你为本宫取一点皇上喝的药便可以了。”

    下午时分翠乐就把取来的药给娇玥送来了,娇玥拿到药立刻就让信得过的太医检查,检查出来的结果是这是调理身体,治肾*亏的药。

    这样的结果完全在娇玥的意料之中。

    司徒寒吃了那么多春*药,再加上她教给翠乐的菜式,想不肾亏都不行。

    司徒寒如此信任翠乐,估计想破脑袋也想不到翠乐做的菜式是她教的,更想不到其实她在教翠乐的时候,就调制了一种调料。

    这种调料是用几种药材调制的,可以令菜肴更加美味,但若是长期食用,便会严重伤人的身体。最主要的是这调料本身无毒,入菜经过加热才会产生毒素,但这种毒素无色无味,根本检查不出来。

    这种调料的制成方法还是他们那个世界才有的,这种药除了给人的身体造成巨大的损伤外,还会导致生育能力下降。

    所以司徒寒和那些妃子们干事了那么多次,那些妃子还是没有怀孕。

    这招很阴损,但司徒寒让人在葛玥膳食里下药,害得葛玥失去了生育能力不说,还严重损伤了葛玥的身体,所以她这么做只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对付司徒寒这种薄情寡义的男人,绝对不能心慈手软。

    本来安按照司徒寒食用这种调料的次数来算,他在两年之内都不会有事,可那些妃子给她吃了那么多的春*药,导致司徒寒纵*欲*过度的同事,还加快了药效的发生,所以一年不到,司徒寒便病倒了。

    果然女人多了不是什么好事,‘操’劳过度的不说,还会各种被算计。

    第二日娇玥又动手熬了人参汤亲自给司徒寒送去,只不过这一次的人参汤多加了点料。

    这时候司徒寒正在翠乐的服侍下喝药,娇玥走过去从翠乐手里把药碗接过来,让翠乐退下,自己喂司徒寒喝药。

    司徒寒见娇玥愁眉不展,关切的问道,“玥儿,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闻言娇玥咬了下唇,红着眼摇头回答,“我没事。”

    一副其实就是有事,她不想说了让他担心的样子。

    司徒寒眉头微皱,“真的没事吗?”

    娇玥勉强一笑,答道,“皇上您放心,臣妾真的没事。”说着舀了一勺药递到司徒寒的嘴边,“皇上快把药喝了,不然就凉了。”

    司徒寒点了下头,配合的喝了药,只是他一直看着娇玥,一副探究的神情。

    娇玥把药碗递给晴月,又让晴月把人参汤端来,喂司徒寒喝人参汤。

    人参汤一入口,司徒寒的眉头就皱了起来,看着娇玥问道,“这人参汤的味道怎么和前几次的不一样?”

    闻言娇玥浑身一颤,目光有些闪躲,“臣妾在里面多加了一味补身的药材,所以味道有些不同。”

    “真的是这样吗?”司徒寒的眉头更皱了,漆黑如夜的双眸一瞬不瞬的盯着娇玥。

    “真的。”娇玥的神色透露出点点不安。

    “玥儿,你骗不了我。”司徒寒语气严肃,“我再问你一遍,这里面到底加了什么?”

    “皇上,臣妾……”娇玥一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的模样,看得司徒寒的眉头都皱出了一个‘川’字,提高了声音低吼道,“说!到底加了什么!?”

    娇玥被司徒寒吼得娇躯一震,还没来得及开口,一直站在一起的晴月就‘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皇上,您可千万别生娘娘的气,娘娘这么做只是为了您好,娘娘……”

    “晴月,不许胡说!”娇玥厉声打断了晴月的话。

    (未完待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