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不做炮灰皇后22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比如今晚上司徒寒明明都在莫雪莹宫里落脚了,可婉嫔却突然身体很不适,让桂香把司徒寒从莫雪莹宫里请到了猗兰殿之类的,反正就是用尽了手段对付莫雪莹

    莫雪莹虽心思细腻,做事张弛有度,但面对婉嫔这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她实在是忍不下去了,又想到这些日子以来,无论自己怎么做司徒寒对她都是一如既往的疏离和冷落,索性破罐子破摔不忍了,开始反击婉嫔。

    莫雪莹虽然没有司徒寒的宠爱,却有惠后和莫家这两座大靠山,司徒寒就算是想偏袒婉嫔都不好偏袒太过了。

    而除了莫雪莹和婉嫔争锋相对外,其他妃子之间的斗争也是层出不穷,但她们虽然各自相斗,却都一致的对付婉嫔,比如婉嫔的膳食出了问题之类的。

    婉嫔虽然日防夜防,防得了一次两次,却不是每次都防得过的,所以也有中招的时候。

    相比各妃子之间的明争暗斗,娇玥的日子便过得十分的清闲寡淡了,每日除了‘吃斋念佛’就是种花种草的,在宫中树立了一个清心寡欲、与世无争的皇后形象,就连司徒寒这疑心病重的人都被娇玥这一形象迷惑了。

    而惠后看娇玥这么清心寡欲像个软柿子一样,以娇玥太过随和仁慈不能管理好后宫为理由,开始剥夺娇玥手里皇后权利了,提拔莫雪莹协理后宫,帮助娇玥管理后宫之事。

    对此娇玥表示毫无意见,因为她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

    身在后宫,面对后宫女人之间的斗争很难独善其身。所以她才会在人前树立自己清心寡欲、与世无争的形象,让各妃子觉得她对她们构不成威胁。

    而她又是皇后,是司徒寒的正妻,有这层身份在,那些妃子就不敢像以前对待婉嫔那样对付她,对她各种羞辱刁难。这样她便能在后宫中独善其身,置身事外,坐山观虎斗,然后在关键时候推下波助下澜,把司徒寒的后宫给他搅得不得安宁。

    莫雪莹虽然是协理后宫,但事实上管理后宫的大权已经落在她的手里了,莫雪莹大权在握后,在后宫斗争中婉嫔就逐渐开始占下风,开始各种吃亏。

    面对这种情况,司徒寒也从得到了婉嫔的心的喜悦中清醒了过来,觉得自己被幸福冲昏了头脑,对婉嫔的恩宠太过,将婉嫔推到了风尖浪口上。

    所以为了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他开始宠爱其他的妃子,雨露均沾。

    但婉嫔并不理解司徒寒的用心良苦,面对司徒寒对其他妃子的宠幸,她是既难过又焦急,难过的是自己心爱的男人对自己用情不专,焦急的是怕自己会渐渐失宠,沦落到以前那种处处受人欺压、任人宰割的境地。所以忍着不与司徒寒因为此事发生争执。

    而那些妃子得到了司徒寒的临幸后,觉得自己司徒寒对婉嫔已经失去了一时新鲜,所以又开始奚落羞辱婉嫔。但好歹司徒寒现在是雨露均沾没有落下婉嫔,所以婉嫔现在的处境和以前相比也是好很多的,只是面对后宫的明争暗斗和莫雪莹的步步紧逼,她有的时候觉得有些疲于应付。

    但为了在后宫站住脚,她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使出浑身解数来争宠。

    以前婉嫔从来不屑和司徒寒讨要什么好处和特权,但现在的婉嫔在面对后宫的明争暗斗和莫雪莹的步步紧逼,她便在司徒寒来找她的时候,有意无意的向司徒寒提出一些要求。

    刚开始的时候司徒寒都满足了她的要求,可是渐渐的司徒寒对她的态度开始变了,他对婉嫔的态度越来越冷淡,来猗兰殿的次数也渐渐减少,对她的要求也越少答应了。

    司徒寒会喜欢婉嫔,其主要原因就是婉嫔的与众不同。

    但现在的婉嫔和前世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前世的婉嫔仗着自己的现代人的优势,清高,自命不凡,不屑与人争宠,而现在的婉嫔被现实打磨得失去了棱角,变得和后宫里的其他妃嫔一样,为了争宠不折手段,已经不再是与众不同的特别了。

    所以在婉嫔向司徒寒提出要求的时候,估计司徒寒心里对婉嫔就开始失望了。

    而婉嫔非但没有察觉,还继续向司徒寒提出各种要求,便令司徒寒彻底的失望了,觉得自己当初是错看了婉嫔,认为婉嫔当初对自己的抗拒都不过是欲情故纵想引起他的注意而已,想到自己当初竟然被这样一个心机深沉的女子玩得团团转,司徒寒觉得是一种难以启齿的黑历史。

    现在的婉嫔是真的失宠了。

    司徒寒不再跨足猗兰殿半步,甚至是婉嫔去找他他也是各种敷衍打发避而不见,对婉嫔的态度是冷漠至极。

    而随着司徒寒态度的改变,宫里的其他妃子对付婉嫔就开始像最初一样肆无忌惮起来,婉嫔在后宫的日子是过得一天不如一天。

    这不这日莫雪莹的血玉不见了,然后又在婉嫔的身上搜到,于是莫雪莹便以婉嫔偷盗,品德败坏为由请命惠后将婉嫔的妃位从嫔降为良人,成为了后宫目前妃位最低的妃子。

    昔日的婉嫔也就是现在的婉良人当然不依,她是被莫雪莹冤枉的,她去找司徒寒希望司徒寒站出来为她洗刷冤屈,可司徒寒压根不理她不说,对莫雪莹是一如既往的宠幸。

    婉良人认为自己失宠肯定是因为莫雪莹离间和陷害,觉得自己一定要把这件事弄清楚,让司徒寒看清莫雪莹的嘴脸,让他回到她的身边。

    但现在司徒寒对自己不管不顾,而惠后又是站在莫雪莹那边的,她便想到了娇玥这个存在感不高的皇后了,现在只有娇玥是她唯一的希望了。

    “皇后娘娘,臣妾真的没有偷莫贵妃的血玉,臣妾是被冤枉的,还求皇后娘娘为臣妾查明真相,还臣妾一个清白。”婉良人跪在娇玥的面前,哽咽着说道,梨花带雨好惹人怜。

    (未完待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