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不做炮灰皇后19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想想婉嫔还真是够倒霉的,横竖都逃不过这些女人的魔爪。

    不过这也只能怪她太能作了,如果肯对司徒寒服下软,估计情况就会大不一样。

    所以说不作就不会死。

    本来娇玥是不想管这档子事的,但没想到婉嫔的贴身婢女绿意来找她了,求她为婉嫔主持公道。

    对此娇玥表示‘爱莫能助’。

    因为婉嫔脸上的伤是猫抓伤的,莫雪莹顶多就是个疏忽之责,到时候只要服个软赔个礼就啥事都没有,要处置也只能处置那只猫。

    可要知道莫雪莹那只猫可是惠后送给她养的,娇玥虽没见过,却听的宫人私下议论过那只猫,说是很稀罕的品种,浑身雪白没有一根杂毛,湛蓝色的猫眼就像是蓝天一样漂亮,很是矜娇。

    而这只猫又是一个月前西域进贡的使者代他们大王献给惠后的,说是这只猫很有灵性,能给人带来幸运。那时候恰巧惠后顽疾突发,卧病在床,这只猫来了之后,惠后的病第二天就好了。

    古代人敬鬼神之说,所以惠后就觉得这只猫真的能给人带来幸运,所以就把这只猫送给了莫雪莹,希望莫雪莹早日怀上龙嗣。

    有了这么层关系在,谁还敢处置那只猫?

    即使这只猫抓伤了婉嫔的脸又如何,要知道在这皇权****的年代,很多时候人命还比不得牲口的命,更何况那只猫只是抓伤了婉嫔,并没有害了婉嫔的命。

    虽然‘爱莫能助’,但身为皇后,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既然有人禀报了她要是不出面就太说不过去了。

    于是娇玥便随绿意去了一趟猗兰殿。

    太医刚刚给婉嫔的伤口上完药,因为上药她卸了妆容,黑眼圈和憔悴的脸色就暴露在娇玥眼前,再配上那上了药的伤口,整个人就显得特别的丑。

    看到娇玥来了,她赶紧起身带领众人向娇玥行礼。

    娇玥免了礼后,看向太医问道,“太医,婉嫔娘娘的伤口怎么样了?”

    “回皇后娘娘,婉嫔娘娘的伤口有些深,恐怕……愈合后可能会留下疤痕。”太医恭敬的回答。

    闻言婉嫔的眼圈红了又红,不过却没有过激的反应,显然太医之前是告诉了她的。

    女人都是爱美的,一想到自己脸上可能会留下疤痕,婉嫔就伤心不已,恨不得将莫雪莹的脸也抓伤。

    娇玥安慰了婉嫔一会儿,突然想起了什么,开口问道,“婉嫔,上次本宫赠你的创伤药还有没有?如果还有的话你拿来擦伤口,不会留下疤痕的。”

    听娇玥这么说婉嫔的神色有些闪躲,“皇后娘娘,您给药我已经用完了。”

    其实娇玥给的药她早就扔了,一点都没有用,她觉得娇玥肯定在里面下了别的什么药想害她。

    闻言娇玥心地讪讪,她不用想也知道婉嫔肯定把那药扔了,但她也不点破,颇为遗憾的说道,“那真是太可惜了,那药对伤口修复作用很大,有次本宫割破了手,很深的伤口,擦了一点疤痕都没留。”说着还把手伸出来给婉嫔看,雪白柔嫩的肌肤吹弹可破,果真是没有伤口。

    而娇玥煞有介事的模样让婉嫔信以为真了,心里面十分懊恼当初怎么就把那药扔了。

    娇玥又安慰了婉嫔一会儿,正要离开,婉嫔叫住了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吗?”娇玥一脸狐疑的问。

    婉嫔咬了咬牙,硬着头皮说道,“皇后娘娘,莫贵妃三番两次的为难臣妾,如今她的猫抓伤了臣妾的脸,难道这件事就要这么算了吗?”说到这里她的声音已经有些哽咽,“臣妾从来没想过和人挣什么,臣妾只想平平静静的过日子,难道这也有错吗?”

    婉嫔估计也知道其中的厉害关系,但一想到这些日子以来她受尽莫雪莹等人的欺辱,她心里就堵着一口气,实在难以下咽。

    听了婉嫔的话,娇玥一脸的同情的叹了口气,别有深意的说道,“婉嫔,在这后宫之中,没有谁对谁错。皇上喜欢谁,宠爱谁,谁就是对的,你能明白本宫的意思吗?”

    “……难道我们就只能依附皇上宠爱而活吗?”闻言婉嫔沉默了一会儿,反问道。

    娇玥不可置否的点了下头。

    得到娇玥的回答,婉嫔有些不甘心的抿了抿唇,垂眸不语。

    “你好好休息,本宫还有事就先走了。”娇玥不知道自己的话婉嫔听没听进去,反正她想说的已经说了,婉嫔要怎么做是她自己的事情,与她没有半毛钱关系。

    娇玥走后,婉嫔很是烦躁的揉了揉额头。

    她觉得娇玥说的话说得很有道理,但她真的要原谅司徒寒,忘记他带给她的伤害,像那些悲哀的女人一样争夺他的宠爱吗?

    婉嫔很纠结。一想到司徒寒恢复了选秀制度,不久后司徒寒就会拥有有更多的女人,她的心就一阵阵的绞痛。

    如今的日子已经是度日如年了,往后的日子还不得生不如死?

    她到底该怎么办?

    娇玥回到凤栖宫的时候,莫雪莹抱着那只猫在凤栖宫已经等候多时,见娇玥回来了,她抱着那只猫起身向娇玥迎上去,行礼道,“皇后娘娘,小白抓伤了婉嫔妹妹,是臣妾的错,臣妾和小白是来请罪的。”

    闻言娇玥看向莫雪莹怀里的那只猫,对上那只猫湛蓝色的猫眼时,娇玥怔住。

    因为这只猫的眼睛,和狐狸璟珩的眼睛一模一样,就连它的神态也和狐狸璟珩如出一辙,见娇玥盯着自己看,它傲娇的闭上眼睛,一副我不想看到你的欠揍模样。

    如果不是一只是狐狸一只是猫的话,娇玥都觉得这它就是狐狸璟珩。

    “皇后娘娘,您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见娇玥看着自己的猫发呆,莫雪莹狐疑的问。

    闻声娇玥回过神来,“没事,我只是觉得这只猫很漂亮。”

    闻言莫雪莹不可置否的笑了笑,伸手抚了抚这只猫雪白的毛,然后说道,“皇后娘娘,臣妾听说您去了猗兰殿……婉嫔妹妹现在怎么样了?”说到这里莫雪莹已是一脸的愧疚自责,“都怪臣妾不好,若是婉嫔娘娘脸上留了疤,臣妾这辈子都会良心不安的。”

    娇玥见此嘴角抽了抽,“这事也不能全怪你,你也不必太自责了。”

    婉嫔又在娇玥面前表现了一番自己有多么自责不安后,方才向娇玥告退,说是去给婉嫔赔礼道歉去,就在她走到门口的时候,那只猫一下子从她的怀里跳了下来,几步跳到娇玥的脚边,抬头眯着眼看着莫雪莹,骄矜高冷。(未完待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