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不做炮灰皇后18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被司徒寒抓住手的娇玥,面色温婉,心里早已将司徒寒的十八代祖宗都问候了一遍。

    都这种时候了,司徒寒还不忘在众妃面前跟她‘秀恩爱’,简直就是无限给她拉仇恨值,实在是太阴毒奸诈了。

    娇玥不动声色的抽回了自己的手,“谢皇上关心,臣妾恭敬不如从命。”

    司徒寒又对娇玥嘘寒问暖了一会儿方才离开了,娇玥遣散了众人后就原路返回。走了一段路,翠乐开口,用只有两个人听得见的声音说道,“娘娘,您觉得德妃娘娘是不是婉嫔娘娘推下水的?”

    娇玥的步子顿了下,反问道,“你觉得呢?”

    “奴婢不知道,但奴婢觉得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娇玥笑笑,不可置否。

    婉嫔就算是再笨,也不会笨到众目睽睽之下推德妃下水,只不过那么多人一口咬定是她,她就算是清白的也会被说成黑的。

    不过说实在的她还挺佩服婉嫔的忍耐力的,因为那支舞的原因,她在后宫处处受人白眼,这些新妃得不到司徒寒的垂怜怨气太重,都拿‘不得宠’的婉嫔出气,各种刁难婉嫔,但她居然都忍过去了,真不愧是女主。

    第二日德妃便醒过来了,面对司徒寒的审问,德妃的回答是她自己没站稳掉进湖中的,和婉嫔无关。

    德妃的回答让在场的莫雪莹差点忍不住站出来甩德妃两耳光,她千算万算都算不到德妃居然会为婉嫔开脱。但德妃的回答并没有让娇玥感到意外。

    司徒寒是皇帝,他若有心想包庇一个人并不是什么难事,令德妃为婉嫔开脱对他来说当然也不是什么难事了。

    婉嫔如何不知自己能这么轻易的洗脱冤屈肯定是司徒寒帮她的,但她一点都不感激司徒寒。因为她觉得所有事情都是因司徒寒而起,如果司徒寒没有纳这些妃子,这些事情就不会发生。

    即使司徒寒这一个多月以来没有临幸那些妃子,她也难以原谅他违背了他对她许下的承诺。而且这一个多月来,她受了那么多的委屈,司徒寒也没有关心过她。

    所以这天晚上司徒寒来她寝殿的时候,他们又发生了争执。

    “不管我怎么做,你还是想离开对吗?”司徒寒声音冰冷,烛光印在他的眼眸里,明明灭灭。

    “是。”婉嫔毫不犹豫的回答,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她已经受够了,她只想尽快的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离开司徒寒……即使她真的很舍不得离开他……

    “我说过我不会放你走的,你就算是死也只能死在皇宫里!”司徒寒一把恼怒的一把抓住了婉嫔的手腕,眼眸里一片冰寒。

    “司徒寒,你这又是何必?”婉嫔的手腕被司徒寒捏得生疼,但她硬是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声音清冷的说道,“我也说过我不爱你,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会想办法离开这里!”

    闻言司徒寒眼里的寒意更重了,手上的力道也重了几分,盯着婉嫔的眼睛看了好一会儿,方才松开了婉嫔的手,咬牙切齿的说道,“好,很好,我们走着瞧,总有一天你会来求我的!”

    司徒寒说完就离开了,徒留婉嫔独自一人黯然流泪。

    第二日傍晚,娇玥用完晚膳正要沐浴的时候,晴月匆匆跑了进来,额头上有着细细的汗水。

    “发生什么事了跑这么急?”娇玥伸手将额前的一缕头发顺到耳后,狐疑看着晴月。

    晴月深深的吸了几口气,平复了下自己的呼吸,方才说道,“娘娘,皇上今晚去了贤妃那儿。”

    娇玥微诧,但很快的敛了神色,淡然说道,“贤妃是皇上的妃子,皇上去她那儿有什么好奇怪的?”

    听娇玥这么说,晴月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下,走到娇玥身边,从为娇玥梳头的宫女的手里将梳子拿过来,为娇玥梳理秀发,看着镜子里娇玥平静的脸色,狐疑的问道,“娘娘,您难道就没有一点难过吗?”

    她现在真是越来越看不懂自己这个主子了,从知道皇上和婉嫔私下相会和为皇上纳妃,再到现在,她觉得主子真的变了好多,让她觉得有些陌生。

    “难过有什么用?就算是平常人家三妻四妾也纯属正常,更别说皇上了。”娇玥淡然说完便岔开了话题,“我让翠乐学的那些东西她学得怎么样了?”

    “娘娘不必担心,翠乐很努力,学得很快。”

    “那就好。”娇玥点了下头,翠乐可是她手中一张王牌。

    接下来这段时间,司徒寒每晚都去了一个妃嫔那里过夜,但唯独没有去婉嫔那里。

    据桂香传来的消息,婉嫔这段时间是茶不思饭不想,过得十分不如意。

    想想也是,自己心爱的男人辗转那么多个女人的床榻,婉嫔这个现代人的心得有多宽才会过得好啊!

    不过娇玥是一点都不同情她,因为这都怪婉嫔自己太能作了,把司徒寒的心都伤透了。

    其实司徒寒这么做,估计也是想报复婉嫔。

    完全就是相互伤害的节奏。

    所以当惠后提出来恢复选秀制度的时候,司徒寒只是沉默了一会儿就点头应了。

    司徒寒一答应,惠后便赶紧差内务府着手选秀的事了,生怕司徒寒会反悔似得。

    这个消息很快就在朝中和后宫传开了。

    葛天一听到这个消息就进宫来找娇玥,担心娇玥会为此事伤心难过。

    但看着气色比司徒寒纳妃之时还要好的娇玥便放心了,嘱咐娇玥放宽心,做一个合格的皇后。

    娇玥看着这个才四十多岁头发已经白了过半的父亲,想到前世他一生为国家征战沙场,最后却落得个通敌卖国不得好死的下场,娇玥就心寒难过不已,对司徒寒是越发的反感厌恶。

    送走葛天后不久,就听得刚从外面回来的翠乐说婉嫔被莫雪莹养的一只猫抓伤了脸。

    对此娇玥只是置之一笑。

    以前那些妃子没得司徒寒宠幸的时候,是个个都拿婉嫔出气,现在得宠了,便是登高踩低拿婉嫔开涮。

    (未完待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