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不做炮灰皇后17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毫无意外娇玥的这个提议惠后没有过多的犹豫就答应了,只是这一次她没有让娇玥跟司徒寒说这事,决定自己亲自跟司徒寒说。

    对此娇玥什么都没表示,惠后不让她说很显然是不信任她了,觉得司徒寒冷落新妃肯定是她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做了什么。

    不过这样更好,司徒寒本就因为纳妃之事怀疑她,她要是再让司徒寒选秀司徒寒不更怀疑她才怪,所以惠后自己亲自去说最好不过。

    回到凤栖宫不久,就有人来禀报,说德妃掉入了湖中,被人救上来之后昏迷不醒,命在旦夕。

    娇玥命人去将这事禀报司徒寒后,就跟着来人去了御花园。

    快到目的地的时候,就听得莫雪莹冷说道,“婉嫔,你将德妃推入湖中,若是德妃有个三长两短,你就等着偿命吧!”

    婉嫔泪如雨下,不停的摇头,妆容都花了,“不是我不是我,是她自己掉下去的……”

    娇玥眯了眯眼,沉声开口,“这是怎么回事?”

    众人闻声向娇玥看过来,然后向娇玥行礼,娇玥款款走到众人跟前,就见德妃一身湿透的躺在地上,昏迷不醒。

    “德妃的情况怎么样了?”

    “回皇后娘娘,德妃娘娘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好好的静养一段时间就没事了。”为德妃施救的老太医恭敬回答。

    娇玥点了下头,吩咐道,“翠乐,派人把德妃送回钟翠宫,让人好好照料着。”

    “是。”翠乐行礼道。

    将德妃送走后,娇玥看向莫雪莹和婉嫔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莫雪莹向行了个礼,答道,“皇后娘娘,是婉嫔将德妃推入湖中……”

    “你胡说!”婉嫔指着莫雪莹颤声说道,“我根本就没有推她,是她自己掉下去的!”

    “我胡说!?”莫雪莹冷笑,“这么多人都看到了,你还想狡辩?”

    “就是,我们分明看见是你伸手推德妃娘娘下去的,你还不承认。”丽嫔开口指证道,随着众妃都开口符合,婉嫔急的快要哭出声来,慌忙的解释,“我真的没有推她,是她自己没站稳掉下去的,我伸手只是想去拉她……”

    “婉嫔,到了现在你还想狡辩!?”莫雪莹厉声打断了婉嫔的话,目光讥诮。

    听得她们的一言一语,娇玥也理清了头绪,看向婉嫔问道,“婉嫔,是不是你将德妃推入水中的?”

    闻言婉嫔连忙朝娇玥跪了下来,啜泣道,“皇后娘娘,臣妾真的没有推德妃娘娘,是德妃娘娘脚下打滑掉下去的,臣妾伸手只是想去拉德妃娘娘,还望皇后娘娘明鉴,还臣妾一个公道……”

    “皇后娘娘,您千万不要听信婉嫔的片面之词,我们这么多人还会看错吗?”莫雪莹向娇玥行礼道。

    “贵妃娘娘,你口口声声说是我推德妃娘娘,这样做对我有什么好处吗?”婉嫔睁大双眸瞪着莫雪莹,锐声反问。

    “因为几日前你对德妃不敬,德妃让人掌了你的嘴,你怀恨在心。”

    “我没有!”听得莫雪莹这话婉嫔一口否认,一想到几日前德妃的刁难和这一个月来的日子,她就委屈不已。

    她从来没想过要跟这些女人挣什么,可这些女人就是不放过她,难道在后宫之中,真的只有皇帝的庇佑才能保全自己吗?难道要她和这些女人争宠吗?

    不,她做不到,她不要像这些女人一样悲哀,为一个男人争风吃醋。

    “这是怎么回事?”这时候一道阴冷的男音传来,娇玥回头一看,就见司徒寒一行人气势汹汹的往这边走来,娇玥带领众人向司徒寒行礼,司徒寒伸手扶过娇玥,目光轻轻的扫了眼跪在地上的婉嫔,再次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德妃好端端的怎么会跌落水里?”

    娇玥将来龙去脉都给司徒寒说了遍,司徒寒眼眸微眯,看着婉嫔问道,“是不是你把德妃推到水中的?”

    闻言婉嫔抬头,对上司徒寒森冷的目光,目光淡然清冷,唇角含着一抹若有若无的讥诮,已经不复方才的紧张害怕。

    娇玥心底一讪,在司徒寒面前就摆着一副高冷的模样,女主果然矫情。

    婉嫔开口,“如果我说不是,皇上会相信吗?”

    司徒寒眸光微沉,没有言语,莫雪莹见此向司徒寒行礼道,“皇上,我们亲眼所见是婉嫔推德妃下水的,还望皇上给德妃一个公道。”

    莫雪莹的话落音,一众妃嫔都符合起来,纷纷指证婉嫔。

    司徒寒看着跪在地上的婉嫔,沉默了一会儿,方才开口,“德妃现在还在昏迷之中,这件事情还有待查证,等德妃醒了再说。来人,将婉嫔押回猗兰殿,没有朕的批准,不准放她出猗兰殿半步,谁也不能去看她。”

    不知道司徒寒和婉嫔的关系的只以为司徒寒是想把事情查清楚,但莫雪莹知道司徒寒这分明是有意包庇婉嫔,找机会为婉嫔洗脱嫌疑,她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是司徒寒一记冷眼看过来,她只得住口,看着被人带下去的婉嫔,心里恨得牙痒痒的。

    今日之事本来是她和德妃串通好了将婉嫔推到湖里,想借机淹死婉嫔,然后说是婉嫔自己失足落水。

    没想到德妃那个蠢货,没把婉嫔推下去不说,自己还掉下去了,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不过以德妃的手段,肯定会倒打一耙说是婉嫔推自己下水的,到时候她倒要看看司徒寒要怎么给婉嫔洗脱嫌疑。

    婉嫔被带走后,娇玥看了眼神色冷硬的司徒寒,自责道,“皇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是臣妾的疏忽,还请皇上责罚。”

    闻言司徒寒缓了缓神色,伸手扶过娇玥,“这件事情与皇后无关,皇后无需自责。”

    “谢皇上。”

    “你身体不好,这件事朕会亲自查清楚,你回宫好好的歇着。”司徒寒语气温柔,看着娇玥的眼神更是温柔,宽厚的大掌包裹住娇玥的手,一副呵护备至、宠溺无比的模样,看得一些妃子都嫉妒得红了眼。(未完待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