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不做炮灰皇后16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说起来她脸皮可真是够厚,我要是丢了怎么大人,我都没脸活下去了……”

    听着惠嫔和丽嫔的你一言我一语,莫雪莹没有开口符合,看着婉嫔离去的方向,她的眼底有着丝丝冷意。

    那一块羊脂玉玉佩,别人不知道来头,她可清楚的很。

    司徒寒母子在被先帝派去给先太后守陵墓的期间曾生过一场大病,在他奄奄一息快要死的时候,一个江湖中人救了他并且收他为徒,传授他武功。

    司徒寒对这个师傅很是敬重,可以说没有他师傅就没有现在的司徒寒,而他的师傅一生无子,临死前收了司徒寒为义子,并把自己的家传玉佩赠与了司徒寒。

    司徒寒很看重这块玉佩,几年前她无意间看到他佩戴过一次,实在喜欢得紧便向司徒寒索要,可司徒寒想也不想的就拒绝了她,她很难过,后来惠后知道后便向她解释了这玉佩的来头,说他从来不带这块玉佩,而他那天带那块玉佩也是因为那天是他义父的忌日。而从那以后,她就再也没见他戴过。

    而那日葛玥的生日宴,她却看到这块玉佩被婉嫔戴在身上,一心里因为不爽被人抢了风头,但最主要的还是因为这块玉佩。

    能得到司徒寒的这块玉佩,可见这女人在司徒寒心里的地位。那时她方才察觉,司徒寒爱葛玥都是假象,司徒寒爱的是婉嫔!

    从小到大,她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司徒寒是个例外。

    而她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

    莫雪莹摔碎了婉嫔的玉佩这事很快的传到娇玥的耳中。

    联想起这几次,娇玥发现莫雪莹真是处处针对婉嫔,其中缘由娇玥思来想去只想到一个,那就是莫雪莹知道司徒寒和婉嫔的事情了。至于莫雪莹是怎么知道的,她不感兴趣。她现在最担心的,还是那只杳无音讯的狐狸璟珩。

    这些日子她暗中派了很多人去找也没找到,倒是找到了不少白狐狸,不过都不是璟珩,因为那些白狐狸虽然漂亮,却远不及璟珩。

    而她接下来也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再担心这狐狸,可除了让人继续去找也别无他法。

    第二日,司徒寒来到凤栖宫,明面上是和娇玥和解,实质上是试探娇玥。

    从娇玥让他纳妃开始,他就让人暗中调查娇玥,但并没有发现娇玥有任何异常的举动,更没有知道他和婉嫔以及她孩子夭折的可能性。

    虽然再三确认了,他还是有些不放心,所以决定和娇玥和解,自己亲自观察一阵子。

    娇玥怎么可能不知道司徒寒对她起了疑心,但她办事小心谨慎,让人看不出任何的端倪,更找不出破绽,俨然成为了一个因失去孩子又不能生而看淡一切的温良仁厚、品行端正的皇后。

    为了给死去的孩子和司徒寒‘祈福’,娇玥还开始吃斋念佛,那画风别提有多看破红尘了。

    而因为娇玥的吃斋念佛,司徒寒也不好留宿凤栖宫,每次来陪娇玥用完膳后就走了。

    转眼间又是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了,这半个月司徒寒除了来凤栖宫陪娇玥用膳,就没有去过别的妃嫔那里。这令新进宫的几个妃嫔们很不满,要知道除了作为正一品皇贵妃的莫雪莹在新妃进宫的第一日侍过寝,其他五位妃子都还没侍过寝。

    为此事惠后很是头疼,叫娇玥好好的劝说司徒寒为皇室开枝散叶,但又是半个月过去了,司徒寒依旧没有临幸任何妃嫔。最后惠后实在是迫不得已了,就自己亲自出马,各种劝说司徒寒,但依旧是毫无作用。

    惠后现在的心里是火急火燎的,憋了一口气没出处,就召来了娇玥,在娇玥耳边各种唠嗑抱怨,娇玥静静的听惠后说累了住了口,方才开口,“母后,您也不要太忧心了,皇上最近政务繁忙,等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

    “真不知道你这个皇后是怎么当的!?这点事都处理不好!”

    娇玥,“……”

    这老太婆还能再无理取闹一点吗?

    这男女之事她怎么处理?难不成要她把司徒寒扔那些嫔妃的床上去?

    而且就算是她这么做了,那那档子事司徒寒不愿意她也没办法啊,总不能让她代司徒寒去宠幸那些妃子吧?

    见娇玥不搭理自己,惠后心里更窝火了,怒声说道,“哀家看你根本是巴不得皇上冷落其他妃子,守着你这个不下蛋的母鸡!”

    闻言娇玥忍不住的嘴角抽搐,差点就没忍住对惠后翻白眼。

    不下蛋的母鸡?

    这不都是拜她那畜生儿子司徒寒所赐么!?好不容易下了一个都夭折了么!?

    而且作为皇帝之母,像这种‘不下蛋的母鸡’的粗话亏得她说得出口。长相不行,内在还那么粗俗,难怪先帝在世时会如此不得宠,要是换做是她是皇帝,临幸了这样一个女人,想想都觉得的是种难以言说的黑历史。

    “怎么不说话,你哑巴了吗?”见娇玥依旧不说话,惠后怪声道。

    娇玥忍着自己的暴脾气,强撑着恭敬,开口道,“母后,您有没有想过,皇上这样可能是因为对后宫的姐妹们不怎么满意吗?”

    惠后愣了下,沉思了一会儿,觉得娇玥说的很有道理,便开口问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怎么办?”

    “母后还记得大楚历来四年一次的选秀吗?”娇玥反问道。

    闻言惠后一怔,“你的意思是替皇上选秀?”

    娇玥点头。历代王朝都有规定每四年选一次秀,但司徒寒登基后‘为葛玥’废除了这一制度,葛玥也因此担上了红颜祸水的名头,背地里是被人戳着脊梁骨骂。

    “母后,选秀出来的女子都是经过重重筛选的,臣妾相信通过选秀一定会为皇上选到满意的人选的。”娇玥一脸笃定。虽然对惠后很厌恶,但心里还是默默的感激惠后给了她一个这么好的机会,提出她想让司徒寒恢复选秀制度的打算。(未完待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