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不做炮灰皇后12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可现在得知了除她之外还有人是穿越而来的,这让她觉得自己的地位受到了威胁……

    看着婉嫔很是尴尬不安的神色,娇玥心底讪讪。仗着穿越人士的优势,就自以为可以玩转这个世界万众瞩目当女主,真把这个世界的人都当猴耍吗?

    真是极度自我可笑至极!

    “婉嫔娘娘……”看着婉嫔神色变换丰富的脸,莫雪莹欲言又止,一副很难置信的样子,“这支舞该不会是……”

    “我没有!”对上婉嫔做作的目光,婉嫔一口否决。可她否决得太快情绪太激动,怎么看都让人觉得她是心虚。

    “婉嫔娘娘,您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想说这支舞该不会是你练舞的时候不小心被人瞧了吧。”莫雪莹一脸委屈,认真的解释。

    可她这话无疑是火上浇油,众人的情绪变得很激动,因为他们心里已经认定了是婉嫔剽窃翠乐的舞,而莫雪莹这话对于他们来说就是颠倒是非!

    众人对婉嫔的责骂和鄙夷令娇玥不由得多看莫雪莹一眼。

    她一直以为莫雪莹只是个刁蛮耍横的主儿,没想到这女人也不简单啊,看来以后司徒寒的后宫更有意思了。

    这样的场景,令婉嫔难堪得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看着煎熬不已的婉嫔,莫雪莹心里十分的爽快。

    她为博得司徒寒的青睐用尽心思排练了一支舞,令其他千金的表演黯然失色,可翠乐那奴婢那舞出,便夺去了她的风头,她心里窝火,怒气正无处宣泄,婉嫔就送上门来了,她不拿婉嫔出气才怪。

    “太后,臣女认为这事有关婉嫔娘娘的名誉,所以臣女认为,这事应该查清楚。”莫雪莹站起身,向惠后行礼道。

    闻言婉嫔的脸色更加难看了,现在不管她说什么都不会有人相信,莫雪莹这分明就是想让她更难堪!

    她求救似得看向司徒寒,希望他替她解围,可司徒寒直接无视掉她求救的目光,这令她呼吸一滞,他也不相信她吗?

    这个认知令婉嫔心痛得无以复加,眼眸里泪光闪闪,贝齿紧咬努力的不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

    “传翠乐。”惠后嫌弃的看了婉嫔,开口道。

    不一会儿,翠乐便走了进来,看到大殿中央婉嫔的衣着的时候,她很明显的一愣,满脸的不敢置信,但她为人机灵,很快的便敛了神色走到惠后面前,行礼道,“奴婢参加太后,不知太后召奴婢所为何事?”

    “翠乐,你实话告诉哀家,今天你跳的那支舞,真的是你编排的?”惠后眼神犀利,声音严肃。

    “是。”翠乐一脸诚实,坦坦荡荡的回答。

    对于翠乐的表现,娇玥很满意。

    为了不让婉嫔怀疑到她头上,更为了让翠乐和婉嫔狗咬狗,她让翠乐和这几个舞姬隐瞒这支舞是她教的事实。翠乐为了让司徒寒刮目相看当然乐得如此,而那几个舞姬得到的好处便是提前出宫,一生富贵。

    “那你有什么证据证明这支舞是你编排的呢?”惠后问道。

    “回太后,那几个舞姬都可以为奴婢作证这支舞是我们私下编排很久才排好的。”

    “母后,这一点臣妾也可以作证,这支舞确实是翠乐花了好大的心思才编排好的。”娇玥适时开口,成功的证明了翠乐的‘清白’。

    “婉嫔,你还有什么话好说?”惠后看向婉嫔厉声问道。

    “臣妾无话可说。”婉嫔声音低沉,神色憔悴。她明白现在自己是百口莫辩。

    “那你是承认这支舞是你剽窃来的了?”惠后的语气之间难掩鄙夷。

    “我……是!”婉嫔本想否认剽窃一事,但自己若是否认,那惠后势必会追根究底,到时候她的身份被人质疑事情可就麻烦了。所以她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了!

    婉嫔一承认,所有人看婉嫔鄙夷嘲讽的目光便更加肆无忌惮起来。

    “皇上,婉嫔剽窃他人成果,欺君罔上,你看怎么处理?”惠后看向司徒寒询问道。

    “皇上,臣妾只是很想为皇后娘娘跳一支舞庆祝皇后娘娘生辰,一时糊涂鬼迷了心窍,还望皇上恕罪。”闻言婉嫔连忙跪下,努力平复自己的呼吸。

    司徒寒看着跪在地上的婉嫔,眸光微凝,沉默了一会儿,看向娇玥,方才开口道,“皇后,今日是你的生辰,依你看这事怎么处理?”

    欺君罔上是大罪,轻者杖责三十,重者按律株连九族。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司徒寒不处罚就太说不过去了,可处罚得轻了难堵悠悠之口,并且就算是杖责婉嫔三十大板司徒寒也是不忍心的。

    而今天是葛玥的生辰,只要娇玥不追究其他人也就无话可说了,并且因为婉嫔流产一事葛玥对婉嫔一直心有愧疚肯定不会责罚婉嫔,所以司徒寒才将这事交给娇玥处理。

    娇玥如何不知司徒寒心里的算盘?瞧瞧他一脸温柔,和刚刚的无视完全是判若两人嘛,不就是觉得她不会追究才把这事推给她的吗?

    很好,算计她是吧?

    可她就是不走套路!

    “虽然婉嫔是想为本宫庆祝生辰……”娇玥一副颇为为难的开口,“但国法不可违,欺君罔上,轻者杖责三十,就罚婉嫔杖责三十吧。”

    闻言婉嫔脸色一白,这三十大板下去,她屁股不开花才怪!

    她再次求救的看向司徒寒,希望司徒寒可以帮她,可司徒寒看都不看她一眼,直接道,“来人,将婉嫔拖下去,杖打三十!”

    他的眼底有着丝丝的心疼和不忍,说完便不去看满脸悴然的婉嫔。虽然很失望婉嫔今日的所作所为,但他对婉嫔的情意还在的。

    处理了这事,娇玥心里十分痛快,这种痛快是发自内心深处的,她知道这是葛玥本身的情绪。

    宴会结束后,娇玥便询问司徒寒相中了那些千金,因着娇玥逼他纳妃和娇玥不给他面子处罚了婉嫔,司徒寒看着娇玥就来气,甩袖丢下一句‘你看着办’便毫不回头的离开了,不想和娇玥多待一分钟。

    娇玥行礼恭送司徒寒离开,唇角勾起了一丝淡笑。

    看来司徒寒真是被气糊涂了,连选枕边人这事都甩给了她,如此任性的信任,那她也不能让他失望啊!

    娇玥用一盏茶的功夫便将花名册拟了出来,除了既定的莫雪莹,上面的五个人选可都是她为司徒寒‘精挑细选’的呢!

    娇玥将拟好的花名册让晴月交给杨公公,翠乐从头到尾娇玥一直站在她的身旁,心事重重。(未完待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