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不做炮灰皇后11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所有人看她的目光都很复杂,或吃惊,或不解,或鄙夷,或嘲笑……只有司徒寒面不改色,令人难以琢磨此刻他在想什么。

    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婉嫔很费解,但她没有气馁,因为她相信她接下来的表演一定会艳惊四座的!

    想到这里,婉嫔定了定心神,开始跳自己精心准备的舞蹈,可随着她翩翩起舞,全场的气氛更加的诡异了。因为她跳得舞,和之前那几个舞姬跳得也是一模一样!

    对此娇玥面露诧色,心里却是一片清明。如果婉嫔先出场,那么惊艳四座的将会是她,可偏偏她最后出场,而且她的舞蹈,很明显的比领舞的翠乐逊色许多,若是事后婉嫔说这舞是翠乐等人剽窃她都不会有人相信。

    娇玥最反感的就是像婉嫔这种穿越人士了,带着自己身为现代人的优势,就觉得自己非同凡响处处高人一等,像婉嫔这种运用现代舞出风头的行为,说得好听点是她懂得利用自己的优势,说得难听点就是恬不知耻的将一个时代的产物纳为己有,剽窃他人成果。

    想到这里,娇玥看着婉嫔的目光里有掩藏不住的鄙夷,而在场除了面不改色的司徒寒外,所有人看婉嫔的目光都分外的鄙夷嘲讽。

    触及这些鄙夷嘲讽的目光,婉嫔开始感到不安。

    她的舞是现代很出名的一支舞,她一直都很喜欢这支舞,跳这支舞的次数最多,也跳得最好,就算是不能艳惊四座至少也能压过这些千金大小姐的的风头,可在场所有人都用一种怪异的目光看着她,就仿佛是在看一个笑话一样,令她的心蓦的一沉。

    难道古代人不喜欢这种现代舞?

    但不可能啊,绿意说她这支舞跳得很好,一定可以在葛玥的生日宴上大放光彩,绿意不会骗她的,而她也看得出绿意绝对没有说谎。

    现实和想象的落差实在太大,令她实在是难以接受,原本自信的神色不自觉的透露出丝丝的焦躁不安,舞姿也开始僵硬起来。

    察觉到了婉嫔的变化,娇玥唇角微扬,心中暗爽。

    婉嫔千思万想也想不到这支舞在她之前已经有人跳过,目前的情况令她十分的煎熬,而她现在已经站在这里了,也只能硬着头皮将这支舞跳完。

    明明是自己最喜欢跳的一支舞,可现在跳起来每一个舞步都像是踩在刀尖上一样,仿佛跳了一个世纪那么长才将这支舞跳完了。

    她额前的碎发被汗黏*湿粘在她光洁饱满的额头上,面色略显苍白,红*唇微微张开喘着气,整个人看上去有些狼狈,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听得一阵清灵的声音传来,“婉嫔娘娘,您的这支舞很美很特别啊,不知道您是在什么地方学的?”

    开口说这话的是莫雪莹,她的位置在司徒寒的一旁,不用想娇玥也知道是惠后的安排。

    莫雪莹这个人,性格刁蛮跋扈,没有容人之心,等她进了后宫,那后宫可就‘热闹’得很了。

    此刻她的唇角勾起了一抹浅浅的笑意,看着婉嫔的双眸明亮透彻,让人看不出半点的恶意。

    面对莫雪莹的问题婉嫔秀眉微蹙,顿了几秒钟,开口答道,“莫小姐过誉了,这支舞只是本宫一时灵感而作,让各位见笑了。”

    一时灵感而作?

    原本诡异的气氛更加诡异了,所有人面面相觑,开始窃窃私语起来,看着婉嫔的目光充满了怀疑,就连一直面不改色的司徒寒的神色也沉了沉,漆黑如夜的眼眸一瞬不瞬的看着婉嫔,一抹失望从他眼底闪过。

    婉嫔的舞蹈和之前伴舞的舞姬一模一样,领舞的翠乐的舞蹈虽然大体上和她一样,但少数的改动令这支舞更加令人惊艳富有灵性,当然最主要的是,翠乐说这支舞是她作的!

    如果说是翠乐剽窃婉嫔的舞蹈,那为何婉嫔的舞蹈会被翠乐逊色这么多!?而一个奴婢,又有多大的胆子敢剽窃妃嫔的舞,又有多大的胆子敢欺君罔上!?

    莫雪莹本来只是想借机羞辱婉嫔,讥讽她和一个奴婢跳一样的舞,阿谀献媚勾引司徒寒,没想到会抓住这样一个把柄,当下就诧异开口道,“婉嫔娘娘,您的这支舞,真的是您自创的吗?”

    见此,婉嫔的神色有些发怔,迟疑的点了下头。这支舞是现代舞,这里的人不可能见到过,所以她说是自创根本不会引起他人怀疑。

    可哪知见她点头,众人议论得更厉害了,礼部尚书姚兴的妻子姚夫人直接对她质问道,“婉嫔娘娘,您确定这支舞是您自创的吗?为什么和皇后娘娘的贴身丫鬟跳的一模一样?”

    闻言婉嫔脸色一白,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御史大夫陈原的夫人陈夫人看向姚夫人接着道,“金夫人,你说得这话说得可不对,皇后娘娘那贴身丫鬟跳的可比婉嫔娘娘的要好,婉嫔娘娘跳的和伴舞的舞女才是一模一样的。”

    “就是,婉嫔娘娘说这支舞是自己作的,而皇后娘娘的贴身婢女也说这支舞是她作的,那这支舞到底是谁作的……”

    “……”

    随着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婉嫔的脸色青一阵红一阵的越来越难看,整个人的身体都不可抑制的颤抖起来,因为难堪,还因为恐慌。

    这支舞在她之前竟然有人跳过!

    这明明是现代舞,如果有人会的话,那这个人必定是现代人!

    而这些人口口声声说葛玥的贴身婢女翠乐说这支舞是她自创的,难不成翠乐就是和她一样从现代跨越时空穿越而来的现代人?

    这个认知令婉嫔感到前所未有的不安。

    她在现代世界是个孤儿,她一直勤工俭学,以为大学毕业后找个好工作她的生活就会好起来,哪知现实太残酷,她最终只能在一家小报社工作,拿着薄弱的工资勉强糊口,一次车祸,让她来到了这个世界。

    她以为自己就是网络上流行的穿越小说中的穿越女主,是上天给她一次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