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不做炮灰皇后05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而且司徒寒这人有洁癖,她擦了司徒寒一身的眼泪鼻涕,他心里肯定嫌弃厌恶死她了,却还得扮演好一个好丈夫不能推开她,也真把他整得够呛。

    娇玥心里暗爽,对于司徒寒这种演技派的渣男千万不要客气,逮着机会就狠狠得整他一把,怄他一顿也好给自己过过瘾。

    “娘娘,您别伤心了,您还年轻,孩子以后还会有的,现在最重要的是养好身体”见娇玥沉默不语,开口安慰。

    娇玥点了下头,闭目养神。

    又过了一会儿,翠乐便端着刚做好的膳食进门了,盛了碗鸡汤端到娇玥的面前,恭敬道,“娘娘,膳食已经准备好了,先喝口鸡汤吧。”

    娇玥睁开眼,淡淡的瞅了眼翠乐端来的鸡汤,摇了摇头,虚弱道,“本宫现在不想喝鸡汤,倒是很想吃晴月做的鱼片粥。”

    “娘娘,奴婢这就给你做去。”闻言晴月笑着向娇玥行了个礼就去给娇玥做鱼片粥去了。

    晴月走后娇玥继续闭目养神,完全无视掉站在她身边的翠乐,她虽然很想处置了翠乐这个忘恩负义卖主求荣的丫头,但为了不打草惊蛇她只能继续将翠乐留在身边。

    在接收葛玥经历的时候,娇玥便知道了现在的婉嫔已经不是当初的婉嫔了,因为她的情况和东方宁玉很相似,都是在宴会上跳的舞都属于现代世界,所以婉嫔应该和东方宁玉一样,都是来自现代世界的穿越女主!

    娇玥猜测原本的婉嫔死于小产,因为按照婉嫔的性格小产后肯定会大闹一场,但实际上并非如此,所以现在的婉嫔就是在原本的婉嫔小产死后穿越来的。

    确定了婉嫔的真实身份,娇玥心里有了打算。

    婉嫔身上所具有的优势,无非就是与这个世界的女性相比所存在的差异,而这些差异使她与众不同,更能吸引住司徒寒的目光,博得司徒寒的爱。

    换言之,如果婉嫔不再具备这些优势,她根本就没可能吸引住司徒寒的目光,更别说得到司徒寒的爱了。

    所以她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之一,便是毁掉婉嫔作为现代世界的穿越女主所具备的优势。到时候她倒要看看,已经不再与众不同的婉嫔到底还有没有让司徒寒爱上她的本事!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放下她要做的就是尽快调理好自己的身体,因为离葛玥生辰只有两个多月的时间了,时间紧迫容不得她慢慢的调理自己的身体。

    翠乐已经背叛了她,所以翠乐张罗的膳食娇玥是不会再食用,娇玥便将张罗膳食的事情全部都交给了晴月。但以免翠乐起疑,她这段时间时时刻刻的将翠乐带在身边,一来以免翠乐起疑,二来也可以监视翠乐让她翻不起什么风浪。

    在坐月子这段时间里,司徒寒的母亲惠后来看过娇玥几次,言语之间透露出对娇玥深深的不满。

    自己的儿子空置后宫独宠葛玥一人,可偏偏葛玥的肚子不争气,成亲三年都没生下一男半女。好不容易婉嫔有了身孕,却因葛玥一碗血药弄掉了,本来想就此除掉葛玥,哪知葛玥在这时候怀孕了。

    她想着婉嫔的孩子已经没有了,再处罚葛玥那孩子也活不过来,若是葛玥能为自己的儿子生下一男半女也好,所以就放过了葛玥,可是哪知孩子生下地没一会儿就夭折了!

    太医说葛玥这次生产损伤太大,以后都不可能再有身孕了。

    每次惠后来看娇玥都会提示娇玥为司徒寒扩充后宫,可娇玥一副不痛不痒的样子,不知道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总之就是对为司徒寒扩充后宫只字不提。

    惠后对娇玥是又怒又恨,觉得再这样下去司徒寒就要绝后了,而罪魁祸首就是葛玥,心胸狭隘没有容人的气度,谋害皇嗣,霸占着司徒寒不让司徒寒扩充后宫,简直不配为一国之母。

    而这期间婉嫔也来看过娇玥几次,不过她不是一个人来的,是跟其他两个嫔妃一起来的。

    相对于其他两位嫔妃,婉嫔比较沉默,存在感很低,让人生不出敌意来,和以前势利谄媚、爱出风头的婉嫔截然不同,葛玥栽在她手上一点都不足为奇。

    这日司徒寒来凤栖宫跟她商量为她举行生日宴的事情,娇玥意思意思的推脱了几次就应了司徒寒的安排,事情决定下来后司徒寒陪了娇玥一会儿娇玥便让他离开了。

    “娘娘,为什么这段日子皇上想留下来陪您您都劝皇上离开啊。”晴月很是不解的问道,闻声翠乐为娇玥整理衣摆的手顿了下,随即继续为娇玥整理衣摆。

    娇玥不动声色瞥了翠乐一眼,然后道,“以本宫现在的情况把皇上留在凤栖宫里于理不合,太后对本宫已经很不满了,本宫不想再多生事端了,”

    哪有妃子坐月子还留皇帝在自己寝殿里过夜的?虽然是司徒寒自己来的,可这是传出去所有人都会说她这个皇后不懂规矩,独断专宠,只会令太后对她更加的不满。

    当然,娇玥这么说只是个借口,她只是纯粹不想和司徒寒这虚情假意的男人共处一室而已。

    出了月子后,娇玥就开始着手自己的计划,召见了宫里最出色几个舞姬。

    她打算将前世婉嫔跳得那支舞亲自教给这几个舞姬,虽然现代舞和古代舞差别很大,但这几个舞姬都很有天赋,在一个月内学习练习好这支舞不是什么问题。

    一天的练习下来,娇玥累得只想倒床大睡一觉。

    翠乐给娇玥端来了一杯茶,“娘娘,您今天教那些舞姬跳得那支舞好美啊,奴婢从来都没见过呢。”

    “这只是本宫无聊的时候想到的。”娇玥漫不经心的回答,接过翠乐递来的茶的放到一旁,然后吩咐晴月退下,抬眸看着翠乐严肃开口,“翠乐,你跟了本宫多少年了?”

    “回娘娘,奴婢六岁起就跟着娘娘,到现在已经已经十二年了。”翠乐虽然不明白娇玥为何突然这么问,却还是恭敬的回答娇玥的问题。

    娇玥点了下头,神色落寞,伤怀道,“翠乐,虽然你们不说,本宫也知道,以本宫现在的身体,恐怕无法再为皇上生儿育女了……”

    “娘娘,您别这么说,您一定能为皇上生下皇太子的。”听娇玥这么说,翠乐连忙安慰道。

    闻言娇玥轻轻叹了口气,“翠乐,你不用安慰本宫,本宫现在已经想通了……”说到这里娇玥伸手牵过翠乐的手,一脸凝重的问,“翠乐,本宫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想问一问你,你想不想当皇上的妃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