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不做炮灰皇后04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闻言娇玥很不耐烦的看了眼翠乐,为了让她喝个**鸽汤把司徒寒都搬出来了,还真是‘用心良苦’啊!娇玥语气讥讽道,“本宫说了本宫没胃口!难不成你还想给本宫灌下去!?”

    娇玥语气冷漠,声音不大却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力,她过于反常的表现让翠乐浑身一僵,端着碗利索的跪下,颤声开口,“娘娘误会奴婢了,奴婢只是担心娘娘身体……”

    “本宫身体好得很,不需要你一个奴才为本宫担心!”娇玥冷声打断了翠乐的话,她的话刚落音,一道男音就从殿外传来。

    “是谁惹朕的皇后不高兴了?”司徒寒走了进来,身姿英挺,俊美的脸庞仿佛是上帝最出色的艺术品,尤其是那一双深邃的眼眸,如夜般深邃神秘。

    是个皮相完美的男人,不过皮相再好他的心也是无比黑暗丑陋的。

    一见司徒寒,翠乐赶紧道,“皇上,奴婢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会惹娘娘不高兴了……”

    葛玥平日里对翠乐是极好的,一进门就见翠乐跪在地上,司徒寒眼底闪过一丝猜疑,该不会是葛玥发现了什么?

    虽然怀疑葛玥是不是发现了什么端倪,但司徒寒还是面不改色,从一个不受宠的皇子登上皇位,他最擅长的就是伪装。

    他没有理会翠乐的话,边向娇玥走来边问,“玥儿,告诉朕这是怎么回事?朕为你做主。”

    娇玥心里讪讪,看着在她床沿坐下的一脸柔情的司徒寒,抿了抿唇,声音低柔,“皇上,其实也没什么事,臣妾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很是难过不安,总觉得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闻言司徒寒只当娇玥是胡思乱想,伸手握住娇玥放在被子上的手,宠溺道,“傻瓜,你现在还在坐月子,别胡思乱想了。”

    “可是臣妾真的很不安……”说道这里,她顿了下,满脸担忧害怕的问,“母子连心,该不会是我们的儿子出什么事了吧?”

    闻言司徒寒深脸色微微一沉没有言语,见此娇玥慌张的一把抓住司徒寒的手,声音止不住的颤抖,“皇上,是不是我们的儿子真的出事了?”

    “玥儿,不要胡思乱想了,我们的儿子没事。”司徒寒回过神来,安慰的说道。

    “那皇上命人把我们的儿子抱过来,我要看看他。”娇玥一瞬不瞬的看着司徒寒的眼睛,巴掌大的小脸苍白虚弱,诚惶诚恐的模样看上去很是无助可怜。

    记忆里葛玥生产后醒来,司徒寒因为‘心疼’葛玥害怕她承受不起这个打击,命人不准告诉葛玥孩子已经夭折的事情,而是过了几天实在是瞒不下去了才对她说出了实情,然后就是对葛玥各种安慰劝导,寸步不离伴随左右,让葛玥坚强起来,完完全全的诠释了好丈夫的形象。

    听娇玥这么说,司徒寒知道瞒不下去了,一脸忧郁,半晌才开口,“玥儿,孩子……”说到这里他仿佛说不下去了,见他一副不忍的模样,娇玥忍住心里的反感很是配合的催促道,“皇上,你快告诉臣妾,我们的孩子到底怎么了?”

    司徒寒叹了一声,看着娇玥的目光很是难过悲悯,“玥儿,因为你母体虚弱,导致我们的孩子先天不足……已经夭折了。”

    “皇上,你说什么?我们的孩子夭折了?”闻言娇玥浑身一颤,本就苍白的脸色瞬间更加苍白,有些语无伦次了,“皇上,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我们的孩子没有夭折,皇上你只是在跟臣妾开玩笑,皇上,是不是这样……”

    她的双手用力的抓住司徒寒的手,仿佛抓住唯一的救命稻草,指甲深深的掐入司徒寒皮肉里却‘毫无察觉’,即使司徒寒这个皮糙肉厚的习武之人都被她掐的火辣辣的疼。

    “玥儿,我们的孩子真的夭折了……”司徒寒满脸忧伤,心疼的开口,说到这里娇玥的力道突然加重了几分,疼得他倒吸一口凉气,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可娇玥抓得死死的他根本抽不出,又不好用力抽出来,只好忍痛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很难接受,可这一切已经发生了,你一定要坚强……”

    “不,我不相信!”娇玥猛得打断司徒寒的话,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疼得司徒寒俊脸都快扭曲了,“我们的孩子怎么可能会死?我都还没来得及看看他,抱抱他,他怎么就死了!?”

    娇玥不停的摇头,声音沙哑哽咽,眼泪顺着脸庞大颗大颗的滚落下来,抓住司徒寒的双手用尽了全力,疼得司徒寒实在是忍不住了,一把将娇玥揽进怀里,趁娇玥手一松的时候抽回被掐得青青紫紫的手。

    “玥儿,别哭了,你一定要振作起来,孩子我们以后还会的……”司徒寒一边安慰着一边轻拍娇玥的背,哪知娇玥听了他的安慰反而哭得更凶了,鼻涕眼泪全部都蹭到他的龙袍上,黏糊糊的恶心得他头皮发麻,却还得耐着性子安慰,“玥儿,别难过了,太医说你身体虚弱,需要好好的休养,等你把身体养好了,我们再生几个,你想生多少就生多少好不好?”

    “皇上……”娇玥不停的低泣着,时不时的把鼻涕眼泪擦到司徒寒身上,司徒寒忍住对娇玥的嫌弃一直安慰,直到娇玥不哭了才吩咐一直跪在地上不敢吱声的翠乐,“皇后娘娘三天没进食了,这么久**鸽汤已经凉了,去给皇后娘娘重新张罗些清淡营养的膳食。”

    “是,奴婢这就去张罗。”翠乐赶紧站起身,端着冷掉的**鸽汤退下了。

    翠乐走后不久,晴月就已经领着太医赶到娇玥寝殿门口,一进门就见娇玥在司徒寒怀里伤心的啜泣,心想着小皇子夭折的事情娘娘肯定知道了,轻轻的叹了口气,心里面很是为娇玥感到难过。

    “皇上,刘太医到了。”晴月走到司徒寒身边恭敬道。

    闻言司徒寒如得大赦,赶紧松开娇玥,让晴月请刘太医进来。

    刘太医为娇玥把了脉,起身对司徒寒行礼道,“皇上,娘娘身体只是过于虚弱,并无大碍,好好的调理休养就好了。”

    司徒寒点了下头,示意太医退下。

    太医退下后不久娇便以国事为重将司徒寒打发走了。

    司徒寒走出娇玥的寝殿,低头看了眼胸前亮晶晶的鼻涕印子,心里一阵恶心,赶紧回自己的寝殿洗澡换衣服去了。

    司徒寒走后,娇玥抬手看了看自己的手指甲,发现有两个指甲里面有丝丝血迹,估计司徒寒被掐出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