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不做炮灰皇后02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虽然婉嫔流产一事没有查清楚,却并没有影响司徒寒对葛玥的宠爱,自从葛玥怀孕后,各种赏赐补品什么的纷至沓来,比婉嫔怀孕的时候不知道要受宠多少倍。

    而婉嫔虽然记恨葛玥害死了自己腹中之子,但毫无办法。而且经过流产这事后,她改变了不少,也不再争宠了,安分守己。

    即将成为的母亲的葛玥完全能体会失去孩子的痛苦,虽说婉嫔的孩子不是她害死的,但婉嫔终究是喝了她送来的血燕窝才会被人有机可乘害得她流产,所以她对婉嫔是即同情又愧疚,将司徒寒赏赐的补品分了不少给婉嫔,希望她将养好身体,而婉嫔也是恭敬的一一收下,并派人向她致谢。

    婉嫔的流产风波到此告一段落,而葛玥也安心养胎,希望自己能为司徒寒生下健健康康的皇长子。

    辛辛苦苦怀胎十月后,葛玥终于如愿以偿的为司徒寒生下了皇长子,可是很不幸的,孩子在生下地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便夭折了,原因是由于母体虚弱,导致孩子先天不足。

    孩子的夭折令葛玥伤心欲绝,司徒寒每天下朝后寸步不离的陪在她身边劝她将养好身体,孩子以后还会再有才令她振作起来。

    出了月子的一个月后恰巧是葛玥的生辰,以往葛玥生辰都只是在宫里设宴一桌请后宫三个妃嫔聚一聚,而这次司徒寒为了让葛玥高兴,决定大摆宴席请各个大臣的女眷参加,还请了皇城出名的杂耍团进宫祝贺。

    宴会上歌舞升平,有不千金小姐借为皇后庆祝为由展示自己的才艺,想博得司徒寒的青睐,简直就是百花齐放、争奇斗艳。

    最后出场的是因身体不适没来参加宴会的婉嫔,她的穿着打扮很是别出心裁,加上她本就出众的相貌一下就引起了全场人的关注,而她独特新颖的舞蹈更是引人叹为观止,令所有千金小姐的表演黯然失色,而她也一舞成名,名声大噪。

    而司徒寒似乎也被这个平日里不起眼的妃子惊艳到了,虽然他明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但从那以后,他除了去葛玥的寝宫歇息外,还隔三差五的去婉嫔那里。

    虽然婉嫔引起了司徒寒的注意,但司徒寒对婉嫔的恩宠是远不及葛玥的,所以葛玥心里虽然不舒服,但想着司徒寒对自己的好,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

    可偏偏婉嫔开始处处暗中与葛玥作对,有一次当面冲撞了葛玥,葛玥让人掌了婉嫔的嘴,还扣了婉嫔一个月的月俸。

    对此司徒寒虽然没说什么,对葛玥的态度冷淡了许多,一个月很少来她的寝殿了,但也没有去婉嫔的寝殿,所以葛玥也没多在意,只以为司徒寒政务繁忙,为此还天天亲自顿补品让人给司徒寒送去。

    而后敌国来犯,葛天带领众将士抵御敌国,最终却传来葛天通敌卖国的消息,有盖有敌国皇帝玉玺印的书信等证据,被押回京都听司徒寒发落。

    一得知这个消息,葛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司徒寒求情,让司徒寒为她爹洗漱冤屈。她很了解自己父亲的为人,是绝对不可能做通敌卖国的事情的,可司徒寒却对她避而不见!

    于是她只好跪在御书房外求见司徒寒,直到敌不过烈日被晒昏迷了过去。

    当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醒来后才发现自己身在一个陈旧的宫殿,而她的身边只有一个很刻薄的老嬷嬷在伺候。

    这个老嬷嬷告诉她,她已经被司徒寒打入冷宫,而她一个罪臣之女是不配做皇后的,如今已经是废后了,而她的父亲也已经判决十天后五马分尸!

    乍一听这个消息她尤不敢相信司徒寒会这么对她!

    他曾今跟她说,他会爱她呵护她一辈子,让她成为全天下最尊贵幸福的女人。

    而他明明知道她父亲的为人,却在几天之内草草的判了罪!

    难道他曾今对她的承诺对她的好都是假的吗!?

    她必须要见司徒寒一面,把所有的事情当面问清楚,就算当年的一切都是虚情假意,她也要求他看在她父亲助他登上皇位的份上饶她父亲一死。

    她费尽心思才从冷宫中逃了出来,无意间听闻今晚司徒寒在婉贵妃的寝宫就寝。

    而这个婉贵妃不是别人,正是她的死对头婉嫔!

    虽然伤心绝望,但里葛天行刑不过只剩三天时间,她顾不得这些。

    她去了司徒寒新赐给婉嫔的寝殿,这时司徒寒和婉嫔已经就寝,她让人给她通传,可守卫的人都轰她走,其中有人认出了她就是废后,为了讨好婉嫔对她进行了各种羞辱谩骂,有的甚至还动手打她。

    而听到动静赶出来的婉贵妃身边的大宫女红绿意还当场给了她几巴掌,说她心如蛇蝎谋害了婉贵妃腹中之子,如今落到这样的境地是报应!

    最后葛玥被打得遍体凌伤奄奄一息,然后被拖回了冷宫关起来,无人问津,连口水都没得喝。

    而在她父亲行刑的前一天,婉嫔来见了她一面。

    “葛玥,你当初对我腹中之子痛下杀手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今天?这真是恶有恶报!像你这种恶毒的女人,就应该千刀万剐,本宫求皇上留你一命,你可还满意?”

    “葛玥,我真是为你感到悲哀,一直活在谎言之中,你以为皇上爱你对吗?你错了,皇上他爱的是我,他从来都没有爱过你,最初和你在一起不过是想得到你们葛家的势力,而登基后立你为后不过是忌惮葛家的势力。”

    “这事你也不能怪皇上,要怪就怪你是葛家的儿女,葛家权倾朝野,你爹手握朝廷三分之一的精锐兵马,若不将你们葛家拿下,后患无穷!”

    “你以为你一直怀不上孩子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吗?你错了,其实是皇上命人在你的膳食里下了避孕的药,这种药无色无味难以察觉,而且对身体的损伤极大,所以即使你有幸诞下皇子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先天不足而夭折,怎么样,失去自己的孩子的滋味不好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