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不做炮灰皇后01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一阵胜过一阵的疼痛袭来,她越来越虚弱无力,眼看着她快撑不下去了,下腹一阵空虚,紧接着是孩子哇哇的哭声,迷迷糊糊的只听得有人说是个小皇子的时候,她就完全没意识了。

    娇玥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

    守在一旁的小宫女见她醒来,满脸的忧郁一扫而空,红着眼圈叫她,“娘娘,您终于醒了!您都睡了三天了。”

    “……我睡了三天了?”娇玥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异常沙哑。

    “是啊娘娘,太医说你身体虚弱,需要好好休息。”小宫女一边解释一遍扶娇玥坐倚在床头。

    “我的儿子呢?”娇玥浑身无力的靠在软枕上,她记得来这里的时候她生了个儿子,开口询问。

    听得娇玥这样问,小宫女面露难色,但很快的就换上一副笑脸,对娇玥说道,“娘娘,**娘刚刚给小皇子喂了奶哄小皇子睡下了。娘娘饿了吧,我去给娘娘张罗点吃的。”

    看着目光有些闪躲的小宫女,娇玥皱了下眉,也没有多问,点头道,“好,我也饿了。”

    闻言小宫女如得大赦速速退下了。

    娇玥闭上眼睛,开始接收宿主记忆。

    这个世界是古代世界,也就是她先前所经历的现代世界的前年以前的世界,所在的大盛王朝是现代世界里没有记载的一个盛世王朝。

    宿主的名字叫做葛玥,是当朝大将军葛天的独女。

    葛玥十六岁及笄后,前来求亲的皇亲贵胄,达官贵人踏破了丞相府的门槛,其中最为显贵的便是当朝太子和七皇子。

    众所周知太子虽已经立为储君,但皇上对七皇子更为宠信,颇有要传位与七皇子的意思,而朝中的势力也分了太子党和七皇子党和中立党,而葛天为人正直,不参与太子党和七皇子党的斗争,一直保持中立。

    而葛天身为大将军,手握大盛王朝三分之一的兵权,太子和七皇子都争相拉拢他,所以在葛玥及笄后,一直上门求亲,希望以结姻亲的方式得到葛天相助。

    葛天自然是不一样自己的女儿嫁给太子过着七皇子,当然葛玥也不愿意,因为她向往的爱情是没有任何目的性的,所以拒绝了太子司徒明和七皇子司徒骥的提亲。

    后来葛玥在一次出府游玩时遇到劫匪,一个男子从天而降救了她,这个男子英俊潇洒的外貌和英雄气概深深地令她着迷。

    而这个男子正是当朝的五皇子司徒寒,他的生母是一个相貌平平的婢女,皇上在醉酒的情况下宠幸了她一次就怀上了司徒寒,但她并不得皇上宠爱,因为她卑微的身份和普通的相貌令皇上厌恶,还连累了司徒寒一出生就不受宠,母子两处处受人挤压排斥。

    后来皇太后病逝,司徒寒母子便被皇上派去给皇太后守陵园,而这一去便是五年,皇帝的朝臣们似乎都忘了这位皇子的存在。

    知道了司徒寒的身世,葛玥十分心疼同情司徒寒,而经过后来的相处,她便和司徒寒‘相爱’了,在得知司徒寒夺嫡野心后更是央求葛天帮助司徒寒。

    葛天起初不答应的,可见女儿痴心不改,甚至是为了这事闹绝食大病了一场后便动摇了决心,而后司徒寒也发毒誓向他承诺这辈子绝不辜负葛玥,他日一登基便立葛玥为后后,他便答应帮助司徒寒夺嫡。

    后来司徒寒在葛家的帮助下如愿夺得帝位,也按承诺一登基便迎娶葛玥为后,并为她空置后宫,不纳新妃,后宫里除了她和司徒寒还是皇子时的三个侍妾的嫔妃外,就没其他的妃嫔了。

    而自从娶了葛玥后,司徒寒除了公务繁忙时都留宿葛玥的未央宫,独宠葛玥一人。

    葛玥是幸福的,可让她感到十分不安的是和司徒寒成亲三年,并没有为司徒寒生育过一男半女。而朝堂上下又有不少大臣想送自己的女儿进宫为妃,以巩固家族的利益,所以劝谏司徒寒广纳妃嫔的折子是一波接着一波。

    葛玥虽是个传统女人,又深爱司徒寒,自然是不愿意别的女人分走司徒寒的宠爱,但皇帝膝下无子会引起朝堂动荡不安,因为她也昧着自己的心劝司徒寒纳妃。

    但司徒寒并没有听葛玥的劝,他说他这辈子都只要葛玥一人,不会再纳妃嫔。

    虽然司徒寒能登上皇位葛家功不可没,但司徒寒终究是帝王,却对她说只要她一个,这让葛玥感动得落泪,心里暗自发誓一定要为司徒寒生下皇太子。

    为了怀上孩子,她处处求医,喝了不少调理身体的补汤补药,可肚子依旧没消息。

    而就在这时候,一直不受宠的婉嫔突然有了身孕,得知这个消息的葛玥心里像猫爪似得难受,但司徒寒再三向她解释,说是婉嫔得知自己那夜醉酒后送解酒汤才与婉嫔发生关系让婉嫔怀孕,这才让葛玥心里释然了些。

    婉嫔怀孕的消息很快在后宫之中传开,一时之间所有人的纷纷巴结婉嫔,而司徒寒的生母惠后更是对婉嫔关爱备至。

    婉嫔在葛玥之前怀孕,肯定会动摇葛玥皇后的地位。

    而这个婉嫔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以前在宫里不过是个小透明,挣破了头都得不到司徒寒的宠爱,而现在仗着怀孕恃宠生骄,各种矫揉造作挑衅葛玥的皇后权威。比如各种以怀孕身体不适的理由不来给葛玥这个皇后请安以及将准备在她寝宫里歇息的司徒寒请走之类的。

    葛玥身为皇后,对怀上自己心爱的男人的子嗣的婉嫔虽是厌恶嫉恨,但想着婉嫔肚子里的是司徒寒的孩子,而且这孩子和司徒寒的命运很相似,都是自己的父亲醉酒后埋下的种,而司徒寒似乎也为此对婉嫔格外的宠爱照顾,所以她也咬牙忍了尽心尽力的照顾婉嫔,还把司徒寒赐给她的西域进贡上好她都舍不得吃的血燕窝吩咐了御膳房炖给婉嫔食用。

    可让她想不到的是,婉嫔吃了她的血燕窝流产了!而太医检验出血燕窝里有大量的藏红花!

    这令太后勃然大怒,要司徒寒以皇后善妒谋害皇嗣的罪名废后,将葛玥打入冷宫,可就在这时候,葛玥被太医诊出怀孕了。

    太后就算是再生气,也不能跟葛玥肚子里自己的皇嗣置气,于是葛玥只能免除了葛玥的处罚,而葛玥也喊冤让司徒寒彻查婉嫔流产一事,但结果却是不了了之。